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118.贺氏兄妹久别重逢--贺子珍

118.贺氏兄妹久别重逢--贺子珍

2019-05-27
27 2019-05

11:16

118.贺氏兄妹久别重逢--贺子珍


上海是近代中国最大的城市,于1949年5月27日在陈毅、粟裕率领 的第三野战军和第二野战军的会攻下解放。


贺氏姐妹一下车,就看见了前来迎接的哥哥贺敏学和嫂子李立英。贺 子珍和哥哥从1934年分别后已是15年没有见面了,兄妹劫后重逢自是一 番景象。但是,兄妹们简单地谈了一些别后的个人情况后,就谈起了上海 解放之事。


贺敏学说:“在上海解放中,我们二十七军是三野的主力攻城部队之 一。但是,上海战役,是我们所遇的一次最特殊的战役。20多万守敌,有蒋 介石亲临督阵,要拼死固守6个月,以等待美军的援助。市区内外遍布 3000座美式碉堡,4000个钢筋水泥永备工事,1万多野战卫星工事,2万多 颗地雷,老蒋守城司令汤恩伯称这些阵地‘比斯大林格勒还强固33%’。在 这样的情况下要攻占上海,同时又要严格保存市区建筑、工厂、电力、交通 等设施的完好,就绝非易事了。有人形容这是‘瓷器店里打老鼠’。对此,总 前委已确定这样一条原则:尽量将市区守敌调至外围歼灭,以避免在市区 大打。然而,钓‘鱼’出城,敌人又岂会乖乖就范?”


这时,贺怡兴趣来了: “那你们是怎么把汤恩伯这个大头鱼调出来的呢?”


“1949年5月12日,三野第九、第十两个兵团,向沪市外围守敌发起了攻击。13日,月浦守敌凭借坚固工事,拼死争夺,双方伤亡枕藉,中央社大吹国军胜利,然而,他们这些防御工事帮了我们的忙啊。汤恩伯自恃有本钱固守,将市区部队调来增援外围,我们于是将计就计。果然,随着我们在月浦等地步步推进、在浦东直逼高桥,汤恩伯终于沉不住气,将驻守市区的第七十五军调到浦东,然后被我们逐口吃掉了。我们在外围的钳形攻势,又迫使大量敌军缩守吴淞口两侧地区以保其出海逃生之路。”贺敏学继续说,“上海市区的国民党军大减,为攻取市区造成了有利态势。23日,各部队发起全线总攻,向市区突击,我们军也接到了陈毅打来的电话:‘你们马上要攻打市区了,一定要军政全胜,一定要把人民的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24日午夜1时,3路猛插市区,胜利会合在跑马厅广场,苏州河以南的市区全部解决了战斗。”

“啊,报纸上不是说上海是27日解放的吗?怎么战斗就全部解决了 呢? ”贺子珍在哈尔滨看过报纸,记得上海解放的时间。


“解决战斗只是苏州河以南的市区,河北还在汤恩伯手里。25日上午, 我们向苏州河北的突击受阻,桥头上牺牲了不少战士,有些指战员声纷要 求开炮,我们坚决制止了开炮的要求,并制定了一个较大迂回和黑夜偷渡 相结合的方案。与此同时,经上海地下党组织联系,我们军开始与北岸守 敌淞沪警备副司令刘昌义接触。刘表示愿意谈判。”贺敏学讲述了上海解 放的过程,“25日夜晚,大雨滂沱之中,陈毅同志等人乘车由丹阳进抵南翔 镇。午夜1时,陈毅答复我们与刘昌义谈判情况的报告说。接受刘昌义投 诚。限刘部于26日上午4时前集中在江湾指定地点待命。刘昌义接此电照办不误。我们就开人了苏州河以北地区。”



“战斗就结束了? ”贺怡问。

“战斗还没最后解决。26日下午,固守在闸北电厂的国民党青年军二 三O师还在负隅顽抗。我们硬打怕破坏了电厂水厂,幵展政治攻势,又找 不到线索。陈毅在电话中问明这个师是川军,是副师长许照在指挥,说: ‘那好,你们査査陆军大学教授蒋子英的下落,他当过许照的教官,让他出 面劝许照投降。’我们很快把蒋子英的电话号码查出。接电话的蒋子英做 梦也没想到共产党人对情况如此熟悉,连声表示:‘我照办!立即照办!’结 果,一做工作,许照就投降了。5月27日上午9时,上海全部解放!”


“上海战役打了 15天,歼敌15.3万,城市完好无损。真了不起呀! ”贺 氏姐妹对上海之役的杰出指挥佩服不已。


“我们还有让上海人惊讶的呢! ”贺敏学笑笑,接着说,“5月27日,枪 声停息后的第一个清晨,当市民们打开家门时,惊奇地发现马路两边湿漉 漉的地上,睡满了身穿黄布军装的解放军战士。英勇攻取了大上海的胜利 之师却睡马路,这旷古未有的景象强烈震动了上海市民群众!我们进城的 第一招就贏得了民心!”


这时,贺怡髙兴地告诉大家说:“我们在北平的时候,听毛泽东说,我 们马上就要建国了!人民共和国马上就要成立了!”

这一消息更是令人振奋!


贺氏兄妹久别重逢,万分欣喜,贺宅笑声不断。三兄妹从20年代就踏上革命道路,几十年经历了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终于,他们看到了胜利,看到了共和国呼之欲出的光芒。


上一篇:117.火车从天津南下去了上海--贺子珍

下一篇:119.陈毅还是老样子,不过好像比以前更活泼了--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2984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