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103. 女儿因为和男孩子玩而第一次挨打--贺子珍

103. 女儿因为和男孩子玩而第一次挨打--贺子珍

2019-05-27
27 2019-05

10:32

103. 女儿因为和男孩子玩而第一次挨打--贺子珍


环境改变着人。战争的环境越来越沉闷和窒息,没有战友,远离亲人, 孤寂生活的艰苦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使贺子珍无处渲泄,这也使贺子珍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


伊万诺夫的冬天是相当寒冷的,这个冬天又比以往冬天更冷。一天, 下起了一场两尺多深的大雪,第二天却放晴了。娇娇同一帮和她差不多大 小的孩子在雪地里玩。这群孩子中,大部分是女孩,有一两个男孩。他们堆 雪人,滚雪球,接着玩起印雪印的游戏。


印雪印,就是孩子们在没有人踩踏过的雪地上,张开双手,张开双腿, 平卧在雪上,在厚厚的积雪上印下自己的身子的印痕。印完之后,别的孩 子拉着他的手直直地把他提起来。印雪印的要求是,印子要清晰,周边没有损坏。孩子们商量进行比赛,每人印一排,看谁印得漂亮、清晰。这个游戏新鲜、好玩,娇娇玩得高兴极了。


娇娇回家后,她玩乐的兴致还很高,于是,在妈妈的面前,滔滔不绝说起来:“妈妈,今天我们在雪地里玩时,还有两位哥哥,他……”

“什么?你竟然和男孩子玩!”贺子珍停下手中的毛线活儿,望着女儿大声说。


娇娇害怕了。贺子珍继续说:“以后不许你同这些孩子玩,更不许玩雪印。一个女孩子同男孩子混在一起,躺在雪地上玩,成何体统?你不觉得害臊?”


娇娇一听,很不高兴地申辩说:“一起玩的大多是女孩子,只有一两个男孩子嘛。”

“一两个男孩子也不行,他们就不会使坏? ”贺子珍见娇娇不服气,声音更大了。


“他们没有使坏。我们在门前玩。邻居的阿姨也在那里,在晾床单。”娇娇想用邻家阿姨的在场,证明妈妈的多心、自己的正确。谁知贺子珍听了 这番话,更加激怒了,走过来,“啪!啪! ”对娇娇就是两板屁股。


这是娇娇第一次挨打!她委屈极了,拉开嗓门大哭起来。她哭,不是疼,而是抗议。这一来更惹怒了贺子珍,又狠狠地抓住娇娇打起来,娇娇的哭声惊动了四邻,许多人前来劝解,贺子珍仍余怒未消。


但众人走后,贺子珍却忍不住又抱住女儿大哭起来。


原来,贺子珍对女儿的担心并非是空穴来风,前一阵附近就发生过一起凌辱幼女的事,饱经沧桑的她知道社会的复杂、人心的叵测,虽然问题并没有她想象的这么严重!但在她看来,万一这种现象降临到女儿的身 上,她怎么对得起女儿,对得起千里迢迢把女儿送来的毛泽东呢?她的做法只有她自己才能理解,小小的女儿还不懂事,她哪能理解母亲的心呢?


此事之后,贺子珍对女儿管得越来越严了,对娇娇,少了笑容,同娇娇说话,面孔是板着的,口气是命令的,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并且,她给娇娇规定:一放学,就得回家,不能在外面逗留。


放学后,娇娇回家做完作业后,就幵始向往外面的生活了。她常常趴在窗口上,望着窗外欢蹦乱跳的小朋友们,她多么想跑出去同小朋友一起玩呀!对于妈妈的这种管法,娇娇一直想不通,有时候,委屈得流下了泪 水。每当这时候,妈妈会走过来,给她讲那个她听过多遍的小女孩受欺侮的事。然而,娇娇的身边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小娇娇哪听得进?并且,同她一起玩的,多数是女孩子,那一两个小男孩,也只是同她一般大小的小孩,哪里有那么多心眼呢?娇娇这么想,心里很委屈,她觉得妈妈的话不符合事实。


可是,贺子珍不肯听她的解释,也不相信她的话,娇娇只能在心里难过。更让娇娇感到迷惑的是,自从上次妈妈打了她以后,后来又打过她好几次,于是在她幼小的心里,充满了恐惧,渐渐,娇娇觉得妈妈变得不爱她了。


然而,到了来年开春,娇娇在雪地里印不成雪印了,娇娇又获得了“自由”,可以出去与小朋友玩了。


面对贺子珍如此过分的严厉的爱,年幼的娇娇并不能理解。事实上, 贺子珍对她的深情与挚爱,却一点未减。有一次娇娇拿了邻居小姑娘的一个红皮球,邻居老奶奶找来,贺子珍忙让娇娇把皮球还给老奶奶。等老奶奶一走,娇娇准备着挨妈妈的打,可是,妈妈却没有拿棍子来,而是对她说:

“娇娇,别人家的东西我们怎么能随便拿呢?你如果喜欢它,想玩,可以向人家借,要征求人家意见,得到人家的同意,才可以取走别人的东西, 并且要记住:玩了以后一定要还别人!”


贺子珍没有打娇娇!


事后,娇娇忍不住问妈妈:“妈妈,你又对我好了,啊!你原来是我的亲妈妈呀! ”贺子珍听了娇娇这句话,她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子一下一下地剜 —样难受,她仿佛看到自己的鲜血流了下来,一滴又一滴,此时,她才知道,因为自己被生活所困,把气撒在女儿身上,对女儿造成了多么大的伤 害。贺子珍想着,一把抱住女儿,对她说:“娇娇,妈妈以后再不随便打你了。” 


娇娇哪里知道,在异国他乡,在这样的战争年代,在贺子珍的心里,她是贺子珍的精神支柱,是贺子珍惟一的希望!白天,贺子珍见到娇娇,没有多少笑容;到了深夜,她无法人睡,就点起蜡烛,深情地、久久地注视着熟睡的女儿,仔细地察看她的眉毛、眼睛、彝子,嘴巴和耳朵,寻找那熟悉的影子,就这样,她抚摸着女儿浓密的头发,眼泪一滴滴地落下来。

上一篇:​102.贺子珍在异国开荒,种的萝卜像大拇指大小--贺子珍

下一篇:104. 从太平间夺回女儿--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1.2430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