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99. 和三个孩子相聚,其乐融融--贺子珍

99. 和三个孩子相聚,其乐融融--贺子珍

2019-05-27
27 2019-05

10:14

99. 和三个孩子相聚,其乐融融--贺子珍


娇娇的到来,使愁肠百结的贺子珍精神一振。


来到苏联以后,贺子珍几乎很少想到这个女儿,更没有料到她会来。 现在女儿从天而降,这是她所剩的惟一的亲骨肉了。她那已经干涸的心田,似乎又注进了一股清流。她的生活中开始出现了生机。娇娇到来后,她不再感到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女儿需要她。娇娇成了她的新的精神支 柱,使她的精神振作起来,贺子珍又把自己全部的爱,倾注在女儿的身上。


但是,贺子珍有自己的工作,她不可能整日带着自己的女儿,于是,她把刚刚4岁的女儿送到了莫尼诺国际儿童院的幼儿部。


小妹妹来到了莫斯科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毛岸英和毛岸青两兄弟的耳朵里。


“哥哥,走,看娇娇妹妹去。”岸青首先忍不住了。

“好啊,周末就去。”

一到周末,岸英和岸青两兄弟就来了。


岸英、岸靑和娇娇一相见,就没有一点拘谨或是陌生,几个人马上就成为无话不说的“好友”了。

娇娇刚到,没有其他孩子玩,有了两个哥哥高兴得不得了。两个哥哥更是喜欢这个天真活泼的小妹妹。三个孩子围着,叽叽喳喳地问着说着。


贺子珍也开心极了。她系上围裙,给他们做好吃的:土豆汤,烤面包。 然后,一家四口,围坐一起,你给我盛汤,我给你切面包,热热闹闹地喝着热气腾腾的土豆汤。大家都快乐得很,笑声传出屋外。


以后,岸英和岸青兄弟每个周末都来看妹妹。在相处中,因为他们都比娇娇大很多,处处让着妹妹,想着妹妹。国际儿童院发了点儿什么好吃的东西,他们舍不得都吃了,总要留一些,给娇娇吃。这时,娇娇在国际儿童院,好吃的东西她也有一份。但她觉得两个哥哥送给她的这两份东西, 远比她的这份要好吃得多,她逢人便说:“我还有两个哥哥,也在儿童院。”


对于贺子珍来说,这一段日子是她在苏联最美好的日子,她婚后从没同时拥有这么多的孩子,他们爱她,她也爱他们。每逢周末,岸英、岸青就来到贺子珍的宿舍,同贺子珍、娇娇一起共度周末。相聚在一起时,四个人 在一起玩纸牌,讲笑话,宿舍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孩子们的欢乐情绪感染了贺子珍,使她暂时忘记了忧伤,抑制了她的苦恼和彷徨。她常常用自己的津贴,买一些好吃的东西留着,等到周末孩子们回来时给他们吃。每当有了什么好吃的东西,她总是把它平均分成三份,一个孩子一份,而惟独不给自己留哪怕一点点吃的。


贺子珍的四口之家让与她共同留苏的战友感到由衷地髙兴,他们对贺子珍说:“看着你们这四个人的经常聚会,真让我们嫉妒。”

四个人聚在一起,其乐融融,但是,谁都忌讳什么似的,从来不提把他们联系在一起的那个人:毛泽东。似乎在他们之中,从来不曾有过这个人的存在。


当然,岸英和岸青年纪大一些,懂事了,他们在贺妈妈面前,谈天说地,绝口不提爸爸,为的是免得贺子珍伤心。而贺子珍是一种什么心态呢?


在娇娇上国际儿童院时,贺子珍就反复地嘱咐她:“跟任何人都不要说你姓毛。别人问起你的爸爸是谁,你就说你没有爸爸。”这个要求对娇娇来说很容易做到,因为在她的记忆里自己从小就住在别人家,很少感受过爸爸的存在。贺子珍让娇娇跟着自己姓贺,小娇娇毫无问题地都办到了。


贺子珍为什么不让女儿提父亲,不让她说她姓毛?有人说可能是考虑到安全的原因,也有人说是贺子珍不愿意让伤心往事再让她有所回忆。对 此,贺子珍后来解释说:“我不想让自己在异乡给毛泽东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让一些爱捕风捉影的人拿此大作文章。”


这就是贺子珍,一个处处为别人考虑的人。

上一篇:​98.娇娇来到了身边:“妈妈叫贺子珍”--贺子珍

下一篇:100.莫斯科大轰炸--贺子珍

cache
Processed in 0.0064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