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96. 我当时太任性,太不懂事了--贺子珍

96. 我当时太任性,太不懂事了--贺子珍

2019-05-27
27 2019-05

10:05

96. 我当时太任性,太不懂事了--贺子珍


贺子珍在痛苦的煎熬中苦撑日子,她每天都不敢用心想事,她害怕结束学业,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怎么走。但是,时间仍然过得很快,1940年快结束了。 


这时,国际局势也急剧地发生变化,自从1934年苏联的邻国德国在希特勒上台后,扩军备战,时至现在,法西斯的魔影在整个欧洲乱窜,德国法西斯已经撕破了与苏联和平共处的协约,并伸出贪婪的铁爪,向苏联步步逼了过来。战争的阴影笼罩了莫斯科。


正在这时,按照预定的计划,中国党派到苏联去学习和治病的同志, 在完成了学习和治疗的任务后,都一批一批地回国了。面对一个又一个回国欢送会,这时的贺子珍却显得很无助,不知何去何从。


因为毛泽东已经结婚,回到延安,她就是一个尴尬的第三者,于是,贺子珍不想像其他人那样回国去。然而,苏联却是别人的祖国,她只是这里的一位行人。正在她万般无奈、不知该怎么做时,同她一起在苏联学习的蹇先任来找她。


蹇先任原来是贺龙的妻子,此刻也经历了类似贺子珍的情感遭遇。但 是她却在学成之后选择了回国。蹇先任对贺子珍说:

“子珍,我要回国了,你呢?”

“我还想在这里学习。”贺子珍犹犹豫豫地回答。

“唉,子珍,这终归是别人的国家,你在这里永远是作客,还是回去的好。”蹇先任劝她说。


其实,贺子珍来苏联这几年,虽然感受到苏联人民的友好情谊,但也感受到了当地风俗习惯的制约。贺子珍也知道留在苏联不如回国,可是, 她一想到回国后要面对毛泽东和江青的婚姻关系,心里就十分伤感和痛 心,她没有勇气去面对,也不愿意去面对,为此她宁愿选择流落异乡。现在蹇先任这样地劝她,她忙说:

“不,不,我不回国。”

蹇先任看着她,说道:

“子珍,你别固执了,你忘了那些痛苦的事吧丨”

贺子珍没有做声。

蹇先任又接着说:“苏联也快打仗了。你的俄文不好,语言不通,连报 纸都看不懂,在异国他乡,没有人了解你的心情和处境,回国了情况可能好些呢!”

 

贺子珍听了遊先任的话,沉默了 一会儿,说:“好吧,我们一起回国。”

可是,第二天,蹇先任去找她时,她又改变了主意,她说:“我还想在苏联一段时间,这样润之可能更安心些,他在国内的任务太重,分不得心!”

蹇先任一听心里恍然大悟,原来,贺子珍还是不想面对让她心碎的现实。她说:“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你是共产党员,井冈山的女儿,是老革命了,毛主席怎么会不安心呢?”


贺子珍叹了口气,说:“先任,这都怪我不好,我当时太任性,太不懂事了。人们说,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是一步走错终身遗恨。不过,我确实是想把身体养好后再好好学习,然后再回国去,这是我的真心话。先任,你理解我的心情吗?”


“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蹇先任如何不明白?她于是点头不劝贺子珍了。 结果,许多同志回去了,贺子珍就这样留在了苏联。她在东方部教孩子们学中文。

上一篇:95.我们以后就是同志了--贺子珍

下一篇:97. 心里只有毛泽东--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943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