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82.当了银行发行科长,忙得晚上都不回家--贺子珍

82.当了银行发行科长,忙得晚上都不回家--贺子珍

2019-05-27
27 2019-05

08:43

82.当了银行发行科长,忙得晚上都不回家--贺子珍


瓦窑堡,是陕北根据地陕甘晋省委的驻地,在陕北算得上是少见的一 座漂亮镇子。


镇上,孔孔窑洞错落有致,有里外三道城墙,约2000户人家。1935年 10月,张闻天、博古等率中央机关先期到达瓦窑堡后,这里便成为红色政权的临时“首都”。


毛泽东和贺子珍来到瓦窑堡后,住在临中山街的一个后院里。这是陕 北边区银行的院子,院内有四孔砖窑洞。本来,有关部门安排毛泽东夫妇 住在银行经理的房子里,但是,银行经理下乡还没回来。毛泽东看了一下, 就对瞥卫员说:“随便打扫一下,住哪间都行。”于是,贺子珍和警卫员打扫 了西南角坐西朝东的两孔窑洞,一孔作办公室,一孔作宿舍。


贺子珍和毛泽东就这样在瓦窑堡住下来了。


在进驻瓦窑堡之前,毛泽东曾与林彪在直罗镇重重地击了蒋介石的脑袋一下。


10月上旬,蒋介石一看中央红军有和陕甘红军会师的可能,立即重新调整兵力部署,调集东北军五个师的兵力组织新的“围剿”:在西边,以第 五十七军四个师由陇东沿葫芦河向陕西鄘县东进;在东边,由第六十七军第一一七师沿洛川、鄘县大道北上,企图围歼红军于洛河以西、葫芦河以北地区,摧毁陕甘革命根据地。


局势看起来十分危急,毛泽东却指挥若定。他和周恩来、彭德怀决定: 集中兵力,向南作战,先在鄘县的直罗镇打一次歼灭战,消灭沿葫芦河东进的敌军一至两个师,再视情况转移兵力,各个歼敌以打破这次“围剿”。


11月18日,在直罗镇以东的东村,毛泽东主持召开西北军事委员会议,作关于战略计划的报告。他指出:大量消灭敌人,猛烈扩大红军,扩大苏区,是三位一体的任务;战略方针是攻势防御。并建议将红军主力集中南线。会议通过毛泽东这个报告,要求两个军团分别付诸实施。


第二天,毛泽东和彭德怀致电第一军团军团长林彪、政治委员聂荣臻,指出东北军第一O九师明日有到直罗镇的可能,我军应准备后日作战。在发起进攻前,林彪和聂荣臻带领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的团以上干部到直罗镇周围,察看地形,研究具体作战部署。直罗镇是一个不过百户人家的小镇,三面环山,一条从西而来的大道穿镇而过,北边是一条小河。干部们看过后兴奋地说:“这一带的地形,对 我们太有利了!”


林彪决定在直罗镇摆下一个口袋阵。这得到了毛泽东的同意。

20日下午,东北军第一O九师在飞机掩护下孤军深入,沿葫芦河进人 直罗镇。当晚,毛泽东下达命令,按原定部署,红一军团从北向南,红十五 军团从南向北,在拂晓前包围直罗镇。毛泽东亲临战场,把指挥所设在距 直罗镇不远的一个山坡上。战斗打响前,他在下达作战命令时斩钉截铁地 说:“这个仗,一定要打好!”

说完,他又补充道:“我们要的是歼灭战,不是击溃战!”


21日拂晓,红军突然从南北山上向直罗镇猛扑下去。第一0九师仓促应战,激战至下午2时,大部被歼。红军在打援中又歼灭援军第一 O六师的一个团。到24日,第一O九师残部在突围中被红军全歼。直罗镇战役打了个不折不扣的歼灭战!这一胜利打破了蒋介石对陕甘根据地的“围剿”, 毛泽东高兴地说:“给党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直罗镇战役胜利结束后,一些红军将领猜想毛泽东的下一步部署可能要集中兵力把在陕北地区的国民党全部赶出去了。但是,并未见毛泽东下一步行动。


一天,毛泽东告诉贺子珍:“我要到瓦窑堡去开会。”

这时,从东村到瓦窑堡这一路并不完全都是根据地。而毛泽东出发时只带了他的警卫、勤杂人员。贺子珍对此心里很不踏实:“这一带情况不 熟,你多带几个人去啊!”

毛泽东笑着说:“够了,不会出什么事的!”


看着他满有把握的样子,贺子珍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踏实,像揣了个兔子似的。幸好毛泽东说:“你和我同行吧。”


贺子珍答应了,自己同去,就可以照顾他,关键时刻可以为他挡危险。 于是,她心稍微放下了一些,开始收拾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几件行李了。


毛泽东、贺子珍一行经富县、道左铺、高桥,绕过还被东北军占着的延安,来到了安塞县。


安塞虽然是根据地,但离延安比较近。一进城,县苏维埃军事部和安 塞独立营的同志就一再坚持毛泽东不能住城内,理由是驻延安的东北军可能出来扰乱,安全没有保证。他们的态度很恳切,也很严肃,于是,警卫战士们也劝毛泽东离开城里。结果,晚上毛泽东和贺子珍听从大家的劝告,宿在了离安塞城八九里地的一个小村子里。


住下之后,毛泽东对贺子珍说:“安塞的同志很认真,很负责。其实,这 一带是东北军,张学良的队伍是不会出来的。”

“张学良的队伍为什么不出来呢? ”这对贺子珍来说是一个谜,她忍不住问道。


这时毛泽东侃侃而谈:“1935年以来,中国整个局势发生巨大变动,曰本加快了独占中国的步伐,不断扩大对中国的侵略,矛头已指向华北,民族矛盾急遽上升了。今年,国民党政府先后同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何梅协定》,把河北、察哈尔两省的大量主权拱手让给日本。但曰本帝国主义并不罢手,得寸进尺,又发动‘华北自治运动’,企图将河北、 山东、山西、察哈尔、绥远五省和北平、天津、靑岛脱离中国管辖,由它直接控制。集结在陝甘苏区周围的国民党军队虽然很多,但一半以上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其中,第十七路军20个团是杨虎城指挥的,他是要求抗日的, 过去同共产党和一些党员有过友好关系。”


“除了杨虎城外,东北军60个团才是‘围剿’军的主力呀! ”贺子珍忍不住说道。


“对,但是他们在东北沦陷后背井离乡,流亡关内,不愿意再打内战, 而是强烈地要求抗日收复故土;东北军领袖张学良,同日本侵略者有着家仇国恨,势不两立。现在,民族危亡已经严重地威胁着全国人民的生存,全中国不愿作亡国奴,各阶层人民都要抗日。因此具有民族爱国心的张学良和杨虎城不会对我们太不友好的。”

“啊!原来是这样! ”贺子珍恍然大悟。


第二天,毛泽东和贺子珍从安塞到达了瓦窑堡。毛泽东到达瓦窑堡以 后,征尘未洗,就立即投人到制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新策略的工作中去。


瓦窑堡里里外外三道城墙,是一个将近2000户人家的大镇子。


陝北苏维埃政府就设在这里,中央机关和军委机关也在这里。毛泽东 和贺子珍住的那个院子里有两棵枣树,周恩来住在离毛泽东不远的地方。


红军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陕北,这个时候,走过了两万五千里长 征的红军战士,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而是怀着对生活对工作的热情,投入到更紧张的生活中去了。


生活上暂时有了安定,此时,贺子珍更是踌躇满志,她不满足于在毛 泽东身边做点秘书工作,希望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做更多的工作。她一 次又一次地向组织上提出工作的要求。组织上深知贺子珍的个性,没有再 安排她在毛泽东身边当秘书,把她分配到苏维埃国家银行发行科当科长。 贺子珍二话没说,就走马上任了。


发行科的任务是监督、印刷在根据地通行的苏维埃纸币。


苏维埃国家银行也设在瓦窑堡镇上。贺子珍以极大的热情从事这项工作。她带着十几个人,白天印钞票,晚上检查印刷的数量和质量,白天晚 上都不肯离开自己的岗位。尽管毛泽东也在瓦窑堡,贺子珍忙得连家也很少回。银行的旁边有几间房屋,她就在西边的一间屋里住了下来。


贺子珍忙得连晚上都不回家,毛泽东常常在晚上办完公事后,散步时来这儿看望她。

上一篇:81. 对革命者来说,坐牢也是一种休息--贺子珍

下一篇:83.迎接抗战高潮的前夜--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1.4771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