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65.毛泽东鸡汤犒劳产后的贺子珍--贺子珍

65.毛泽东鸡汤犒劳产后的贺子珍--贺子珍

2019-06-02
02 2019-06

09:54

65.毛泽东鸡汤犒劳产后的贺子珍--贺子珍


1932年11月,贺子珍在福建长汀又生下了一个孩子,贺子珍把他的 名字随杨开慧的孩子毛岸英他们排下来,为这瘦小孩子取名岸红(毛毛)。 在她产后的第14天,毛泽东从宁都来到长汀的医院探望她。


本来毛泽东正随红一军团征战,如何又来了长汀呢?


原来,10月3日至8日间,苏区中央局又在宁都小源召幵了全体会 议,史称宁都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在后方的任弼时、项英、顾作霖、邓发,有 在前方的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王稼祥,列席的有刘伯承。会议由中央局书记周恩来主持。会议并没有留下记录,却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用《苏区中 央局宁都会议经过简报》上的话来说:是“开展了中央局从未有过的反倾 向的斗争”。


宁都会议争论的焦点,是前线的作战方针问题。在会上,毛泽东发言 坚持以战备为中心创造战场,不同意在敌军合围前“击破一面”。但是,中 央局一些成员,根据临时中央指示,批评前方“表现对革命胜利与红军力 量估fi不足”,“有以准备为中心的观念,泽东表现最多”。会上,有的人指 责毛泽东:“对夺取中心城市方针的消极怠工,是上山主义。”

有的人说:“诱敌深人实际上就是守株待兔,专去等待敌人进攻的右 倾主要危险。”

有的斥责他:“不尊重党领导机关与组织观念的错误。”


尽管如此,毛泽东没有被压服,在路线方针问题上仍然坚持了原则。 最后会议《简报》说他“承认与了解错误不够”。


会议上,有人提出把毛泽东召回后方专负中央政府工作之职,前方由 周恩来负战争领导总责。周恩来不同意把毛泽东调回后方,他说:“毛泽东 积年的经验多偏于作战,他的兴趣亦在坚持战争,如在前方则可吸收他贡 献不少意见,对战争有帮助。”于是,周恩来提出可供选择的两种方案:“一 种是由我负主持战争全责,泽东仍留前方助理;另一种是泽东负指挥战争 全责,我负监督行动方针的执行。”


这时,王稼祥、朱德也不同意毛泽东离开红军领导岗位。但多数与会 者认为他承认错误不够,如他主持战争,在政治与行动上容易发生错误。 毛泽东自己也因不能取得中央局的全权信任,坚决不赞成由他“负指挥战 争全责”。会议最后通过周恩来提议的毛泽东“仍留前方助理”的意见,同 时批准毛泽东“暂时请病假,必要时到前方”。

于是,毛泽东便来到了长汀疗养。


毛泽东来长汀后第二天,顾不上休息,就到医院来看贺子珍。他来时, 手里提了个瓦罐子。他把盖子打幵,贺子珍才知道罐里是热气腾腾的鸡肉和鸡汤。毛泽东把瓷罐子递给贺子珍,关心地说:

“子珍,快趁热吃吧!”

贺子珍望着毛泽东手里的瓷罐,心里七上八下,她心里明白,在这样的年月,别说吃上一只鸡,就是吃上一顿放油多一点的菜,那也是相当奢侈的了。贺子珍想到这里,便疑惑地问:

“到哪儿找来的鸡呀!”

“警卫员到老百姓家里买的。”

“哪儿来的钱呀! ”贺子珍知道,买一只鸡要花好多钱,依毛泽东平时 的脾气,他不是把钱周济给附近老百姓就是给了战士们,根本没钱买鸡。


“我有钱,组织上发了我零用钱,还有休养费。”毛泽东笑着说。贺子珍 听后才恍然大悟,她心头一热,说道:

“这些钱是组织上照顾你身体的,你身体不好,留着自己吃吧。”

“我还有呢,”毛泽东回答说,“一共买了两只,我留下一只了。”

贺子珍深知毛泽东在哄她,环境那么艰苦,手上的钱那么少,他才舍 不得一次买两只鸡呢。但是她了解毛泽东,他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如果不 按照他的意思把鸡吃掉,他就会一直这么劝说下去。于是,她把鸡汤倒出喝了起来。


贺子珍喝鸡汤,毛泽东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


不幸的是贺子珍产后得了痢疾,医生怕孩子也受影响,就让他们给孩 子找了一个江西的奶妈,江西人喜欢把小孩子叫毛毛。因贺子珍的这个男 孩,长得瘦小,奶妈就叫他小毛,这样,孩子的乳名就叫小毛了。


此时,毛泽东也在离福音医院不远的一个叫老古井的地方住了下来。


毛泽东非常喜欢这个长相像他的孩子,时常到医院看贺子珍。见到小 毛时,他总要从奶妈手里把小毛抱过来,又是亲,又是摸。一天,孩子睡熟 了,他就把孩子放到贺子珍的身边,坐在他们母子的旁边,静静地凝视着 他们,结果,把贺子珍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就笑着说:“換子长得也像你哦!”


毛泽东几乎天天都去医院看贺子珍,贺子珍心里很奇怪,不明白一向 特别忙的毛泽东怎么会有这么多时间陪她。后来,贺子珍才知道,毛泽东受到了排挤。

—天,趁医院里没其他人时,贺子珍才问起毛泽东事情的原因,毛泽东回答说:

“他们说我右倾保守,把我军内的职务撤了,不让我管军队了。”


贺子珍一听就急了,忙问:“那你的态度是什么?”

“我能讲什么,这是党中央的决定。我只能是军队什么时候需要我,我 就回去。”

“那你就好好休养吧……”贺子珍说道。隔了一会儿,她补上一句:“谁叫我们是共产党员呢? ”贺子珍在福音医院住了两个月,等到痢疾全好了 才出院。出院那天,毛泽东去接她,把他们母子俩带到老古井自己的住处。


老古井是一栋两层的花园小洋房,是福音医院管辖的“高干”病房。这 里还住着另外两个来休养的病号——周以栗和陈正人。周以栗得的是肾 炎,陈正人此时已是江西省委书记,害的是肺病。其实,他们同毛泽东一 样,也有政治上的原因,那就是他们都受到王明路线的打击和排挤。这“同 病相怜”的三个人谈话很投机。每天,三个人都要聚在一处,谈形势,谈路 线,谈体会。


在长汀福音医院,毛泽东还同在漳州战役中摔伤已被治愈即将出院的 闽粤赣省委(即福建省委)代理书记罗明长谈了一次。谈起三次反“围剿” 斗争取得胜利的经验时,毛泽东说:“特别强调要在上杭、永定、龙岩等老 根据地发展游击战争,才能牵制和打击国民党军队主力的进攻。”


毛泽东在罗明面前,一点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在毛泽东和罗明谈话 时,贺子珍抱着小毛坐在旁边,静静地听着。


“教条主义真害死人!他们不做实际工作,木接触工人、农民,却要指 手画脚,到处发号施令。同国民党打仗,怎样才能取胜?农民为什么会革 命?他们懂吗? ”罗明也气愤地说。

“他们住在国外的髙楼大厦里,却要指挥中国的革命,这就不能保证 不犯错误。所以,我们必须从实际出发。”毛泽东接上他的话说道。


随后,毛泽东顿了顿,继续说道:“福建和江西一样,应加紧开展广泛 的地方游击战争,以配合主力红军的运动战,使主力红军能集中优势兵 力,选择敌人的弱点,实行各个击破,才能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粉碎敌人 的第四次‘围剿’。”


他还指出:“在杭、永、岩老区开展游击战争,牵制和打击漳州国民党 第十九路军和广东陈济棠部队的进攻,对于粉碎敌人的‘围剿’、保卫中央 苏区十分重要……。”


毛泽东和罗明谈了整整一个上午。


贺子珍听着这些话,虽然不能像毛泽东那样透彻地批判教条主义,但 是,她对毛泽东的观点很赞成。此时,毛泽东已没了兵权,成了大闲人,贺 子珍以为,王明路线对毛泽东的迫害,可能到此为止了。然而,她没有料 到,一场更加凶猛的政治风暴冲向与毛泽东亲近的人及她的全家。


这场政治风暴的风源,就是长汀县的福音医院。


上一篇:64.上山养病,下山解围--贺子珍

下一篇:66.你们是受了我的牵累--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7516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