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64.上山养病,下山解围--贺子珍

64.上山养病,下山解围--贺子珍

2019-06-02
02 2019-06

09:52

64.上山养病,下山解围--贺子珍


毛泽东在主持临时中央人民政府工作的同时,仍然心系战场,因为这直接关系到红军的命运,关系到中国革命的命运,他仍然力排干扰,就红军的作战行动问题发表意见。


就在毛泽东和贺子珍在后方根据地的忙碌中,时光进入了1932年。1月上旬,中共苏区中央局讨论中共临时中央提出要红军攻打江西中心城市的问题。


年前,周恩来到达中央根据地,接替项英任中央局书记。在此次会议之前,周恩来特地征求了毛泽东对这个问题的意见。毛泽东根据国民党军队固守坚城和红军攻城技术不具备等情况,说:“红军不能去攻打中心城市,打也打不下。”周恩来同意这个意见,致电临 时中央,表示进攻城市有困难。临时中央复电:原议不变,攻打城市不能动 摇;如果不能打下南昌,至少要在抚州、吉安、赣州中选择一个城市攻打。


这次苏区中央局会议执行中央“进攻路线”,着重讨论如何攻打赣州 的问题。毛泽东仍不同意打赣州。但中央局王稼祥等多数成员根据临时中 央的指示坚持主张打赣州。结果,毛泽东又一次成为极少数派,最后,会议 以多数人意见决定攻打赣州。1月10日,中革军委发布攻取赣州的训令, 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


1月下旬,毛泽东由于心情不好又生病了,带着贺子珍和警卫班到瑞 金城郊的东华山古庙休养。

东华山在瑞金以东二三十里的地方,是一个松苍柏翠的宜人之处。山上有一座古庙,久无僧道。有关部门派人把布满灰尘的房间打扫一下,毛 泽东和贺子珍带上警卫就住了进去。


据警卫员吴吉清回忆:“主席住左边耳房。房内陈设极为简单:一张桌 子,两把椅子,桌旁放着两只铁皮公文箱。一张木床,床上铺着一条边带条子的浅红色线毯,上面是粗布床单。床上靠墙角的一头,四四方方叠着一 条旧棉被和一条红色旧毛毯。”


毛泽东上东华山并没有真正休息,有两个大问题一直萦绕在他心中, 一个是日本军国主义在践踏中国国土,一个是几万红军攻打赣州的安危。


上东华山没有几天,毛泽东就从报上看到日本军队进攻上海和上海军 民奋起抗战的消息。他抱病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起草了《对 日战争宣言》,并宣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特正式宣布对曰 战争,领导全中国工农红军和广大被压迫民众,以民族革命战争,驱逐日 本帝国主义出中国,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瓜分中国,以求中华民族彻底的解放和独立。”

由于红军与日作战时机并不成熟,在东华山,毛泽东更关心的是红军 攻打赣州的军情。从前线送来的战报看,攻打赣州不顺利。不能亲临前线, 毛泽东真是心急如焚。


1932年3月上旬的一天,突然发生的事情结束了毛泽东在东华山上的休养生活。


那天,乌云密布,大雨将至。毛泽东正在给警卫员们上时事课,忽然, 值班瞥卫前来报告:

“主席,两个骑马的军人正朝山上来。”

“是谁? ”毛泽东赶忙问。

“看不清楚。”

毛泽东出去一看,来人渐渐近了,原来是项英和他的警卫员。

项英匆匆而来,一定有要紧的事。


果真,项英上了山顶,没等歇一口气,便对毛泽东说:“恩来同志让我 专门来请你下山。”

“是不是为打赣州的事? ”毛泽东一下子就猜出项英的来意。

“是的,打赣州很不顺利。所以,恩来同志请你赶往前线。”项英答道。

上次中央局会议在打赣州问题上,项英和毛泽东持有不同意见。项英 上山来请,说明他认识到了毛泽东的意见是正确的。

毛泽东二话没说,立刻表示:

“我马上就下山。你先走一步,我随后就来。”

送走项英,毛泽东立即让警卫员收拾东西。这时,天空一个霹雳,紧接 着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暴风雨来了。

贺子珍说:“等雨过了再走吧。你身体不好,再淋病了……”

毛泽东风趣地说:“我一到了战场,病就好了。等雨停了,你回叶坪去, 在那里等我。”

毛泽东迎着暴风雨,打着一把伞下山了。


毛泽东带着警卫班下山后,冒着风雨赶回瑞金。一到瑞金,毛泽东先 复电攻赣前线指挥部,提议大胆起用作为预备队的红五军团,以解红三军 团之围。当晚,他又从瑞金出发,日夜兼程,水路、旱路并用,以最快的速度 赶到赣县江口前线指挥部。红军这次攻打赣州历时33天,城未攻下,伤亡 却达3000多人。毛泽东到前线指挥部后,经过调査,提议苏区中央局在前 线召幵会议,讨论打赣州的经验教训和红军下一步的行动方针。


随即,苏区中央局扩大会议在赣县江口举行。在会上,毛泽东指出攻 打赣州是错误的,不能再打赣州;主张红军主力向敌人力量比较薄弱、当 地群众基础较好、地势有利的赣东北发展。但是,会议继续执行中央的“进 攻路线”,把他请下山却不接受他的建议,又否决了他的意见。并且,会议 决定红军主力夹赣江而下,向北发展,相机夺取赣江流域的中心城市;以 红一、红五军团组成中路军,以红三军团、红十六军等组成西路军,分别作 战;毛泽东以临时中央政府主席和中革军委委员身份率中路军北上。


这时,贺子珍也从东华山下山,赶来随毛泽东前行。在行军途中,毛泽 东一再建议改向闽西,这得到红一军团总指挥林彪和政委聂荣臻的支持, 红一军团随即进抵闽西长汀。


3月27、28日,周恩来在瑞金主持召幵苏区中央局会议。会议经过讨 论,采纳毛泽东的主张,将红一、红五军团组成的中路军改称东路军,确定 毛泽东以中央政府主席身份率领东路军攻打龙岩,并向东南方向发展。


会后,毛泽东赶到长汀,向红一军团团以上干部作东征动员。随后又 随红一军团出发。这时贺子珍怀孕已经好几个月了,孕期反应严重。前一 次,她怀孕最后流产了,这一次怕发生意外,所以她没有随军前行,住进了长汀福音医院。


4月10 '日拂晓,毛泽东和林彪、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乘敌不备,向龙岩发起进攻,消灭守军张贞部近两个团,攻占龙岩城。次日,他致电周恩 来,报告龙岩取胜的原因,并说将在这里休整两天,待主力会合后,“即直 下漳州”。14日,红五军团奉中革军委紧急命令,昼夜兼程,如期到达龙岩 同红一军团会合。毛泽东部署红五军团第十三军驻守龙岩,负责保障从龙 岩到漳州的供应线,命令红五军团第三军随红一军团南下打漳州。


漳州易攻难守。张贞部第四十九师两个旅,主要依托漳州西北的天宝 山一带进行防御。4月19日拂晓,毛泽东同林彪、聂荣臻指挥东路军主力 对漳州外围守军发起进攻,迅速突破守军主要阵地,向纵深方向扩展。张 贞见屏障尽失,大势已去,连夜烧毁军械库,弃城而逃。20日,战斗胜利结束,红军占领漳州城。


漳州战役,在毛泽东指挥下,红军歼灭国民党军第四十九师大部,俘 虏副旅长以下官兵1674人,缴获各种枪2100余支、子弹13万发、炮6门, 炮弹4900发,还缴得飞机2架。


22日下午,毛泽东向东路军总部、红三军、红四军的连以上干部作报 告,除讲攻克漳州的意义和红军严格执行入城纪律外,还风趣地说:“有人 说我们红军只会关上门打狗,怀疑我们在白区能不能打仗,可是你们看, 我们在白区不是打得蛮好嘛!可以说,达到‘出击求巩固’之目的。”


毛泽东在漳州还有一个很大收获,就是搜集到一大批书籍和报刊,特 别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等理论著作。这是他十分迫切需 要的。当时陪同他去找书的漳州中心县委秘书长曾志回忆说:

我同他一同去龙溪中学翻书,在图书馆里他一边翻一边说,这个好, 那个好,找了好多书,恐怕有好几担书,是用汽车运回中矣苏区的。他很 可能就是在这里找到《资本论》、《两种策略》、《“左派”幼稚病》、《反杜林 论》等书和经济之类书的。


这些书运到中央苏区后,毛泽东不但自己读,有几本书还推荐给其他 领导人看。这是后话。


6月初,毛泽东率东路军撤离漳州、龙岩地区,回师赣南。


东路军回师后,红军编制作了调整,恢复红一方面军总部,仍辖红一、红三、红五这三个军团,由朱德兼任总司令,王稼祥兼任总政治部主任,惟 独不给毛泽东恢复总政治委员的职务。毛泽东带“错”随军工作,仍以苏维 埃中央政府主席身份随红一方面军总部行动,但不能起决策作用。


上一篇:63.三兄弟和三妯娌团聚--贺子珍

下一篇:65.毛泽东鸡汤犒劳产后的贺子珍--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271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