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60.打了胜仗,还不许我们看上一眼--贺子珍

60.打了胜仗,还不许我们看上一眼--贺子珍

2019-06-02
02 2019-06

09:43

60.打了胜仗,还不许我们看上一眼--贺子珍


敌人这一次的确来势凶猛。过去一省或几省军阀“进剿”、“会剿”, 常常是各自为阵,以能将红军驱逐出省境为了事,这次却是全国统一组织指挥的大规模“围剿”。1930年10月28日,蒋介石亲自发布命令:“以歼灭朱毛彭黄及方志敏各股匪之目的,集结第六、第九、第十九路军及行营直属各部在赣境内四周包围各股匪于赣西地区及景德镇附近而歼灭之。”蒋介石还为这次“围剿”制定了“长驱直人,外线作战,分进合击,猛进猛打”的作战方针。其部署是:三路大军,由北向南,从吉安、建宁一线,将红军主力压至清江至分宜段的袁水两岸地区,聚而歼之。


在蒋介石的巨大决心激励下,各路人马都叫嚷:“擒贼先擒王,首先消灭朱毛红军!”


这时,毛泽东已制定了破敌策略:诱敌深人,在根据地歼灭之。11月 27 0,毛泽东、朱德发出了战略退却命令——《关于到黄陂小布集中的命 令》,按照命令,红军一路退却。12月1日,红军到达退却终点——宁都西 北部的黄陂、小布地区。


至此,毛泽东设想的红军战略退却的任务已经完成,准备战略反攻。


这时,敌人以10万兵力,在800里战线上同红军摆开“围剿”的架势。


最东头是刘和鼎的五十六师,远在福建建宁;最西头是蒋光鼐、蔡廷锴的十九路军。这800里中间,敌人又分两路:左路是朱绍良第六路眾、毛炳文的第八师和许克祥的第二十四师,进展缓慢;右路是鲁涤平笫九路军张辉瓒的第十八师,进占东固,其后是公秉藩的第二十八师,在茁阳,诹道源的 第五十师,在向源头前进中。张辉瓒、公秉藩、谭道源三个师求战心切,孤 军深人。但是,他们进人根据地后,粮食被坚壁淸野,消息受到封锁,始终 不知红军主力所在。


其实,此时毛泽东和朱德等人已到了吉水县境。在吉水县木口村时, 毛泽东从报纸上惊悉杨开慧殉难的噩耗,十分哀痛。贺子珍闻讯也十分难过。当即,他们商量寄去30块光洋和一封信给杨开慧的哥哥杨开智请他 给杨开慧修墓立一块碑。


12月下旬,毛泽东前往小布主持召开苏区军民歼敌誓师大会。


在去小布的路上,毛泽东碰见两个红军战士押着一个靑年往君田村走 去,背后一位老太婆跌跌撞撞地哭着,毛泽东急忙上前搀扶老太婆,并喝 住两个战士,问是怎么回事。原来是东固县委书记毛泽覃所部在搞强行扩 红,所谓扩红就是动员根据地青壮年男子参军,扩大红军。一看毛泽覃扩 红破坏军民关系,毛泽东怒不可遏。


当晚,毛泽覃办公室里灯光通明,屋里隐隐约约传出阵阵争吵声。毛 泽东兄弟二人正在为白天的事激烈争辩。一个说扩红就得强迫些,一个说 这样破坏军民关系要不得。兄弟俩争来争去,最后,毛泽东急了,拿出当老 兄的做派挥拳要揍弟弟。


毛泽覃大声说:“这是革命队伍,不是毛氏宗祠!”


但是,次日,毛泽覃找到那位被扩红的青年,向他赔礼道歉,并把他送回家去老太婆见儿子回来了,欣喜若狂,急忙跑出门去迎接,毛泽覃又向她作了检讨。

此时,毛泽东正在主持苏区军民歼敌誓师大会。会场上贴着毛泽东亲 拟的一副对联: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游击战里搮胜算;

大步进退,诱敌深入,集中兵力,各个击破,运动战中歼敌人。



在会上,毛泽东发表了振奋人心的讲话,列举了这次反“IS剿”战胜敌 人的六个条件。他说:“第一,我们军民一致,人民积极支援红军,这是最重 要的条件;第二,我们可以主动选择有利作战的阵地,设下陷阱,把敌人关 在里面打;第三,我们可以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一部分,一口一 口地把 敌人吃掉;第四,我们可以发现敌人的薄弱部分,拣弱的打;第五,我们可 以把敌人拖得精疲力尽,然后再打;第六,我们可以造成敌人的过失,乘敌 之隙,加以打击。”

贺子珍也参加了誓师大会,毛泽东一讲完,她就领着大家呼口号:

“勇敢冲锋,奋勇杀敌,多缴枪炮,扩大红军!”

“活捉张胖子,打倒蒋介石!”

会场上的情绪达到了顶点。

一切准备就绪,就看首先反击哪一股敌人了。

起初,有人主张先打兵力较弱的敌人左路毛、许二师,然后由西向东 横扫。毛泽东反复考虑后认为,先打毛、许二师,固然好打,但打了毛、许 后,张、公、谭三师就会收缩到一起,再打就难了。这样,毛、许二师虽能打 败,敌人的“围剿”却不一定能打破。相反,正面敌之右路三师,张、谭二师 是主力,如果打掉了张、谭,就把敌人的800里连营切断,使之成为远距离 之两群,敌人的“围删”就打破了。而且,我军在兵力上也大大超过张、谭二 师。因此,他决定先打张辉瓒或谭道源部。


12月24日,红军得到消息,谭道源师正在源头大肆拉练,准备向小布 前进。小布地区便于设伏。


于是,毛泽东决定在小布设伏,首先消灭谭道源师。25日1时,毛泽 东、朱德发出《伏击进犯小布之敌的命令》,红军于当日拂晓轻装前往小布 埋伏,并规定:白天不许煮饭,前线指挥员不许骑马,以求高度隐蔽。


但是,红军连续两天设伏,敌人都没有来。原来谭道源师已集合好队伍,准备向小布前进。结果,一个反革命分子报告了红军设伏的情况,谭道 源立即改变了进军主意。

这时,红军探知谭道源的部队仍停留在沅头、上下潮、树陂一带,而张 辉瓒则率领手下冒着烈日,急飞猛进,经善和、藤田到达潭头,现正向上 固、龙冈推进。敌人是孤军深人,而龙冈是毛泽东最熟悉不过的埤方。毛泽东和总部研究后决定,首先歼灭张辉瓒部于龙冈地区。


29日,红军转移到黄陂西而君埠及其以北一带,隐蔽集结。

当曰午前得到消息,张辉瓒先头部队已到达龙冈,预料敌次日将向君埠前进。听到这一消息,毛泽东十分高兴,决定利用敌人行进中的冇利地 形,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于是,红军兵分两路,红三军团、红四军为右路军,由彭徳怀、滕代远 指挥;红三军、红十二军为左路军,由毛泽东、朱德亲自指挥。在张辉瓒必 经的黄竹岭前面的木坑以右地区和亭子岭设下埋伏,迎击由龙冈东进的 张先头部队。总攻击龙冈时间为30日午前10时,毛泽东把总司令部就设 在黄竹岭后面的小别山上。


30日淸晨,红军进到预定阵地。来到了黄竹岭,贺子珍没有回家,她跟 随毛泽东、朱德及几位参谋和勤杂人员,来到了指挥所。抬眼望去,细雨霏 _,雾色朦胧,龙冈就锁在这细雨薄雾之中,正是:“雾满龙冈千嶂暗。”


上午9时,张辉瓒先头部队正在龙冈以东、小別以西艰步登山时,突 然遭到居高临下的红军的迎头痛击。在经过一阵混乱后,敌军不断发起了 攻击。到中午时分,敌人又展幵两个团的兵力,进行猛攻,但都被打退。到 下午3时,张辉瓒亲自指挥四个多团向红三军阵地多路进攻。战斗一时十 分紧张。这时,红十二军已沿龙冈南侧占领表湖及興附近各山头,红四军 和红三军团从背后向龙冈之敌发起猛攻。顿时,敌全线溃退,一片混乱。


激战到下午6时,由于红军集中了兵力,四面包围,以主力从敌军侧 后攻击,全歼了第十八师师部和两个旅近1万人,活捉张辉瓒。


毛泽东听说张辉瓒被抓十分高兴,立即走出指挥所,望了望远处的大 山,然后沿大路向龙冈大步走去。

这时山上的战士们还在兴奋地到处喊:“捉到张辉瓒啦! ”“前面捉到 张辉瓒啦! ”这时贺子珍、古桕的妻子曾碧漪和毛泽东的机要员龙开富在 后面的山林中看管文件箱。胜利的呼喊声也惊动了他们。


三人听到前面红军打了大胜仗,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贺子珍忍不住 对曾碧漪和龙开富说:“我们爬到山头上去看看。”

结果,三人一走出山林,就被正往山下来的毛泽东、古柏等人撞见。毛 泽东批评说:“你们离开文件箱,东西被人家挑走了怎么办?”


贺子珍和曾碧漪回头看看,文件箱还在,就“强词夺理”地说:“哦,打了胜仗,还不许我们看上一眼!”

说完,三人气嘟嘟地转身回去,又去看管文件箱了。

毛泽东等人前行。


当他们一行人来到龙冈大坪时,有人把张辉瓒捆绑着,带过来了。张 辉瓒一见毛泽东,便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喊道:“润之先生,过去我们见过 面,对先生非常敬仰。”

毛泽东吩咐“松绑”,张辉瓒活动一下胳膊,毛泽东、朱德率先坐在田畦边一棵大枫树下,示意张辉瓒也坐下。毛泽东说道:“我们还是小同乡 呢,这一回是你剿了朱毛,还是朱毛剿了你?”

张辉瓒沮丧地说:“我估计失误,上了你们的圈套。希望红军免我一 死,我愿意捐钱、捐药、捐枪炮。”

毛泽东吩咐下属:“好好看管,不要杀。”

龙冈之战,全歼张辉瓒一个师部和两个旅,俘敌9000余人,除个别人漏网外,全部被俘。第一次反“围剿”首战胜利。

龙冈大捷,使深入根据地的敌军纷纷收缩。红军乘胜追击,决定再歼谭道源师。


这时,时间已跨人1931年。元旦,毛泽东、朱德发出红一方面军第一次反“围剿”作战中的胜字第一号命令:“方面军决以全力扑灭谭师。”命令要 求广大红军战士“注意”:“此次战争关系全局,各官兵须不惜任何牺牲,达 到最后胜利之目的。”


“胜利后须注意收缴敌之军旗及无线电机,无线电机不准破坏,并须 收集整部机器及无线电机务员、报务员。缴获敌之经理处款项不准分散, 纸票不准焚毁,须一律缴部。”

1月2日晚,红军向撤退到东韶的谭道源师幵进。3日晨,担任正面攻 击的红十二军首先在东韶与敌人展幵战斗,其余各路红军也纷纷赶到东 韶。战斗异常激烈。到16时许,红军从西、南、北三面突破敌军阵地。由于 担任迂回的部队尚未到达指定位置,谭道源率残部向东北方向溃逃。红军 奋起追击,歼敌一部。东韶战斗,红军又歼敌3000余人,缴枪2000多支 (挺)、迫击炮4门、无线电台1部。


短短5天,红军连打两个胜仗。其他各部敌军仓皇退走。中央革命根 据地的第一次反“围剿”胜利宣告结束。根据地军民一片欢腾,而蒋介石和 国民党大员却一脸沮丧。

这时,远在南京的张辉瓒的老婆朱性芳得讯老公被红军活捉,急得要 死,忙和国民党有关部门寻找上海共产党的关系,准侪不惜任何代价,只 要不杀他,要什么给什么。随后,朱性芳通过各种关系,与中共中央的秘密 联络员接上了头。通过鲁涤平、程潜、唐生智和何应钦等人斡旋,蒋介石也 同意赎张。鲁涤平随即与中共有关人员确定了赎救条件:十八师未上战场 的五十旅朱耀华部(张的外甥),共4000余人及全部枪械弹药,归降红军; 由上海的三家银行担保,向红军捐送20万元现大洋,20担西药,再加上可 以武装两个团的枪弹;释放南昌关押的100多名政治犯。

周恩来等人经过慎重研究,认为国民党“赎张”的条件对中央苏区有 利,并致信朱德、毛泽东,要他们做好放张的准备。


毛泽东吩咐赶快开药单,然而,新到中央苏区的卫生干部不听指挥, 迟迟不弄出药单。已进到苏区的王明干将和先来一步的项英,也不尊重毛 泽东的指示,知道东固人对张辉瓒恨之人骨,却命令把张辉瓒交东固群众 开大会斗争,并进行公审。


于是,事情的发展出乎毛泽东等人的意料。1931年1月28日,在东固 由区苏维埃政府召开公审张辉瓒大会。


东固河西有个朝北的戏台子,这一带都没有街屋,在麻石路的南边, 戏台子上有几根柱头。公审张辉瓒大会就在此召开。附近各县一二百里的 三四万农民都拖着梭标、扛着红旗,聚集在戏台周围的河滩上。这一天正 是农历腊月初十,天气很冷,还下着毛毛雨。公审张辉瓒的大会由东固县 委书记毛泽覃主持。张辉瓒胖胖的,没捆没绑,因为天气太冷,他冻得不住 地搓手。在大会上,他还讲了几句谢罪的话:

“我对不起东固的百姓,请大家原谅我。”

可是,老百姓恨死了这个刽子手,他的“三光政策”使东固镇由3万人减少到3000人。他一说话更是引得喊杀声震天响,群众从四面八方潮水 般往戏台前拥去。有人喊:“不杀张胖子,就杀主持人!” 


接着又有人喊:“张胖子千刀万剐,第一天用钻子钻,第二天用刀片剐,第三天砍脑壳……”


张辉瓒吓得不敢正视人山人海的苏区老百姓,便向大会主席毛泽覃请 求:“不要杀,把我枪毙算了……”


众怒难犯,毛泽覃便下令将张辉瓒枪毙在戏台旁边。张被枪毙后,头又被用马刀割下来,挂在祠堂上吊了两天示众。结果等毛泽东知道此事 时,张辉瓒的人头早已割下来挂起来了,毛泽东也只好不说什么了。


张辉瓒的头示众两天之后,有人用木盒子装了,送到90里外的张家渡,那里与吉安隔一条赣江,张辉瓒的头颅被用有“张氏宗祠”的太木匾的木盒子飘到吉安……后来,张辉瓒的头颅被鲁涤平的手下打捞去。


上一篇:59. 父亲当秘书、任后方办事处主任、被解职--贺子珍

下一篇:61.假如村里有了疯狗--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492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