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58. “我能睡它三天三夜呢!”--贺子珍

58. “我能睡它三天三夜呢!”--贺子珍

2019-06-02
02 2019-06

09:41

58. “我能睡它三天三夜呢!”--贺子珍


贺子珍、曾碧漪除了负责管理死材料,还负有主动收集活情报的任务。

1930年6月底,红一军团总部及直属队离幵长汀,经广昌、瑞金于7 月9日绕道到达兴国。中央特派员涂振农随总部前进,毛泽东等公布了由 涂振农从中央带来的《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为进攻南昌、会师武汉通电》。


这时,蒋、阎、冯之间的中原大战正在激烈地进行,国民党在江西的驻 军兵力不足。江西省政府主席兼第九路军总指挥鲁涤平得知红军夺取南 昌、九江的计划后十分震惊,立刻命令南昌、九江、吉安等城市加紧修筑工 事。与此同时,蒋介石又调第十八师两个旅返回江西,加强防务。


毛泽东、朱德等到达吉安县陂头,7月14日,中央特派员涂振农又召 集中共红一军团前委和赣西南特委联席会议。会上,大家认为,吉安的国 民党军队正凭险死守待援,工事坚固,如果硬攻将会造成很大伤亡;于是 决定主力红军暂时不攻吉安,改向吉水、永奉、樟树攻击前进。20日,红军 进入永丰城。24日攻占樟树镇,歼灭国民党军队两个营。


在这些日子里,部队日夜急行军,贺子珍疲惫不堪。在攻向吉水、永 奉、樟树的途中,她对曾碧漪说:

“现在要是让我躺下来美美地睡一觉,我能睡它三天三夜呢!”

“是呀,我也想睡觉,要是能睡一会儿,哪怕是十来分钟,我就知足了。”曾碧漪回答。

可是,打下樟树镇后,好容易盼到队伍停下来,她们又忘了那个美好 的愿望,顾不上睡觉,急急忙忙走进村庄,去找当地老乡了解敌情。

为了确定下一步的行动方针,毛泽东在樟树召开了中共红一军团前委 扩大会议。


会议决定西渡赣江北上,再视情况向南昌对岸推进。这是避实就虛的 正确决策。

红一军团西渡赣江后,7月27日进抵高安、上高地区。这时,鲁涤平判 断红军将要进攻南昌,急调三个旅加强南昌防务。29日,朱德、毛泽东下达 “相机进占牛行车站”的命令。8月1日,红十二军代军长罗炳辉奉命率两 个纵队进占南昌对岸的牛行车站,隔江向南昌鸣枪,以纪念南昌起义三周 年,并从实地侦察敌情。罗炳辉回来后,报告说南昌国民党军队防务严实, 不宜进攻。朱德、毛泽东立即下令红一军团“撤围南昌向安义、奉新北上”。


安义和奉新是国民党军队兵力空虚的地区。红一军团于是在安义、奉 新一带分兵发动群众,并进行扩大红军的工作。

在奉新发动群众中,一天,在红一军团第二十三军任参谋长的贺敏学 匆匆而来,告诉贺子珍一个不幸的消息:“欧阳洛在武昌被敌人杀害了!”

“怎么回事呢? ”贺子珍有些惊讶,“他不是在上海吗?”

“1929年湖北省委书记柳直荀牺牲后,一年之内,湖北省委被破坏五 次,先后有五位省委书记被杀。1929年9月党为恢复湖北省委的工作,决 定派叶守信、何玉林、欧阳洛等赴武汉,重组省委。到达武汉后,欧阳洛改 名孟之富,担任4:委宣传部长。”


“啊,那他进步挺快的!”贺子珍说道。

“是的,他还做了湖北省委书记。开始时,在湖北省委里,欧阳洛是分 管宣传的。他办了很多工厂小报,不定期出版。为了办好这些小报,他在各 工厂特别是几个重要的工厂内建立了通讯员网,通过散布在各厂的通汛 员,把各个工厂发生的工人们最关心的材料收集起来,加上省委掌握的各 地区工人斗争的情况,用生动活泼的形式表达出来,一方面对工人进行教 育,一方面对工人中的积极分子进行工作上的指导。小报由于紧密结合工 人实际,很受各工厂工人的欢迎。由于欧阳洛的出色工作,今年2月初,中

210


央改组湖北省委时,他升任为临时省委书记。2月18日,又正式任命他为 湖北省委书记兼组织部长。正当欧阳洛全力以赴为开展全省的工作而斗 争的时候,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他是如何牺牲的? ”贺子珍问道。

“4月5日,欧阳洛在洪山主持召开党的会议。因叛徒告密,敌人包围 了会场,欧阳洛、何长清、史汉斌等人被捕。在敌人的法庭上,欧阳洛只说 自己是江西人,名字叫苏得三,到武汉来当工人的,没有向敌人供出一点 什么情况。在狱中,我们的一个永新同乡,在国民党部队当团长,以看望为 名来劝降。欧阳洛厉声地说:‘大丈夫死在战场,决不投降。’同乡见他这样 坚定,于是问他还有什么要求,欧阳洛说:‘我死后,请告诉我的父母亲,让 他们不要难过,革命总有一天要胜利。’没过几天,欧阳洛在武昌阅马场惨 遭杀害。”


革命虽然常流血,但是对于自己走向革命的引路人的牺牲,贺子珍心 里很难过,半晌,她才喃喃地对哥哥说:“欧阳洛今年好像才28岁啊。”

“是呀,他死得太早,太可惜了啊!”


兄妹俩对于燃起永新革命火种的人无尽怀念和悲痛之情溢于言表。 随后,他们组织在红一军团的永新原来和欧阳洛一起战斗、工作过的同 志,一起举行了一个欧阳洛追悼会,深切怀念逝去的战友。

上一篇:​57.我们两个人,一个是铁,一个是钢--贺子珍

下一篇:59. 父亲当秘书、任后方办事处主任、被解职--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2989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