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57.我们两个人,一个是铁,一个是钢--贺子珍

​57.我们两个人,一个是铁,一个是钢--贺子珍

2019-06-02
02 2019-06

09:39

57.我们两个人,一个是铁,一个是钢--贺子珍


毛泽东回师赣南后,在兴国等六个县的全境和永丰等县的部分地区, 轰轰烈烈地全面展开了分田运动。经过土地制度的改革,赣南和闽西革命 根据地内真正出现了一场农村的社会大变动,社会结构和阶级关系都发 生根本变化。广大贫苦农民分得了他们祖祖辈辈梦寐以求的土地,热烈地 拥护共产党和工农红军,赣南各县支援革命战争、保卫和建设革命根据地 的积极性空前高涨。


到1930年3月中旬,赣西南苏维埃政府成立,闽西苏维埃政府成立。 这样,毛泽东等人基本上实现了前委一年前向中央提出的公开割据闽赣边界20余县的计划,为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骓础。


5月,红四军在地方武装配合下攻克寻乌县城,在这里敌人力量十分 薄弱,环境比较安定。这在红四军主力离开井冈山后是少见的。


毛泽东开始利用红四军正分散在安远、寻乌、平远发动群众的机会, 在寻乌县进行社会调查。寻乌县县委书记古柏是一位年轻人,他工作热情 很高,天天陪毛泽东走街串户,找人开座谈会,向毛泽东介绍寻乌的情况。 毛泽东在寻乌进行了 20多天的调査,这是他以前还没有过的规模最大的 一次调查。最后,毛泽东把这次调查的结果,整理成《寻乌调查》,全书共5 章39节,8万多字。在这个调査中,毛泽东对寻乌县的地理环境、交通、经 济、政治、各阶级的历史和现状等,进行了全面而详细的考察分析。在《寻 乌调查》中,毛泽东非常感谢古柏的帮助,为此他特地写下:

在全部工作中,帮助我组织这次调查的,是寻乌党的书记古柏同志。


随后,毛泽东把古柏调任红四军前委秘书长。


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红军和红色区域有了很大的发展。赣南根据地和闽西根据地已初具规模。


进人1930年初夏,国内的政治形势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5月,中原大战爆发。这是规模空前的一场新军阀混战,双方投人的兵力达到100万人以上。这种军阀混战,加深了全国人民的苦难,削弱了反革命派的力量!, 客观上为革命力量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毛泽东决定乘中原大战之机,按预定计划,把东江闽西赣西南三块大 赤区联系起来,扩大政治影响于全国,率红四军主力会师闽西。


6月1日,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主力从寻乌出发,沿武夷山南端第三 次进入闽西,占领武平、汀州;然后,直向上杭进发。


毛泽东一到闽西,就率少数随从人员,经上杭县千家村、才溪,抵达长 汀的南阳。11日,在南阳的龙田书院,他又召幵了前委和中共闽西特委联 席会议,讨论半年来根据地建设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朱德、陈毅、邓子恢、 张鼎丞、谭震林、方方等60余人出席了会议。


在此期间,贺子珍在上杭上师范,特别用功,常常学习到很晚,有时放假才回到毛泽东身边。在南阳会议期间,毛泽东和贺子珍意外发生了一次争吵。


一天,前委秘书长古柏扭坏了脚,痛得好厉害,他的爱人曾碧漪看护着他。谁知毛泽东比他自己扭伤了脚还要难受,他去看古柏,甚至用手小心地抚摸他的脚,仔细过问他的医疗情况,最后又让人请来了中医给他开了几副草药。毛泽东怕自己熬不好草药,就对贺子珍说:“子珍,你别看书了,快去给古柏熬药去。”


此时贺子珍正在看书的兴头上,她满口答应着,但身子却没有动。过了一会儿,毛泽东等不及了,他又喊道:“子珍,你去烧点热水给古柏烫烫脚。”


贺子珍已经沉入在书中的情节里,她口上还是答应着,可身子仍然没有动。


毛泽东火了,他大声批评贺子珍说:“你不像个共产党员,你再不去,我开除你的党籍!”


贺子珍被毛泽东的话从书中拉回古柏了现实,当她抬头看到毛泽东那张生气的脸时,她知道自己错了。本想放下书去给古柏弄水烫脚,却被毛泽东 的这席话惹火了,她固执的脾气又上来了,她说:“我就因为看书而不给古 柏弄水烫脚就开除我的党籍,太荒唐了,我看你没有那么大的权力!”

“你没有一点阶级友爱。”毛泽东继续批评她。


贺子珍生气地反驳说:“我正在学习,这些事情警卫员不能干?古柏的爱人不能干?为什么一定要找我?”

可是,贺子珍一说完这话,心里就后悔了,然而依着她的性.格,又决不 会马上给毛泽东认错的。她看到毛泽东那么生气,忙躲到一边去了。

晚上,贺子珍一个人裹着战利品红毛毯,睡觉去了。她越想越觉得自

己不对,想给毛泽东承认错误吧,又不想开那个口,只好一个人在那里睡。 过了 一会儿,毛泽东火气也消了,走过来,笑着对贺子珍说:

“好了,好了。我们两个人,一个是铁,一个是钢,谁都不让谁,钢铁相 撞,响个叮当。学习要学,同志嘛也要关心。”

贺子珍一听,忙笑着对毛泽东说:“我当时也是忙,想多看会书呀!”

这一对吵吵闹闹的夫妇俩相视而笑。


“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不再推辞了。”贺子珍小声说。毛泽东笑了。


南阳会议是根据地建设中一次重要会议。毛泽东的目的是要把根据 地建设一步步推向前进。然而就在这时,党内却滋生了一种冒险主义的错 误倾向,并逐渐占了统治地位。这种“左”倾思想的代表人物,就是此时实 际上主持党中央工作的政治局常委、中央秘书长兼宣传部长李立三。从 1930年初开始,他就不断地以中央名义给党内军内发指令,组织罢工、示 威、暴动,命令红军攻打大城市,批评根据地思想是“偏安”、“狭隘’’、“绝对 错误的观念”。


1930年6月中旬,中共中央特派员涂振农到达汀州县城,传达中央新 的路线和策略。这时,南阳会议尚未结束。于是,会议又移至汀州县城继续 进行。会上,涂振农传达了全国红军代表会议和全国苏区代表会议精神, 然后说:“中央提出全国红军在8月以前扩大到50万,全国红军要集中力 量,统一指挥,军师团营连排实行三三制,总的路线是夺取武汉。红四军的 任务是:头一步要打下吉安,发动赣西南割据,再由赣西与八军攻下九江, 一面屏蔽武汉,一面胁迫南京。”


布置完任务后,涂振农顿了顿,接着又谈起“中央对四军的批评",说 道:“四军执行了六次大会的政治路线,深人了土地革命,发动了广大工农 群众,所以四军是中国红军主力的主力。但红四军也有错误,是新右倾主 义:一、否认突然的扩大;二、逃跑主义,放松了大的敌人,放弃了大城市。”


然后,他拿出了中共中央发出的《致四军前委信》,这是一封言词更为 激烈的信。他谈道:信中批评红四军前委:“你们现在完全反映着农民意 识,在政治上表现出来机会主义的错误。你们的错误:(一)站在农民的观 点上来做土地革命,如像你们认为‘农村工作是第一步,城市工作是第二 步’的理论,你们甚至机械地认为只有把武装分配给农民以及红军在农村杀尽土豪劣绅,才能保证土地革命的胜利。你们没有懂得,现在土地革命 已走人更高的阶段一准备夺取全国胜利的时期,土地革命的彻底完成, 只有推翻豪绅资产阶级的统治才有可能,你们因为反映了农民意识,所以 忘却了这一个真理。(二)你们的割据观点,这同样是一个农民观点…… (三)你们对于资产阶级更完全是一种机会主义的路线。如你们提出保护 大小商人的口号……(四)你们对于帝国主义更是机会主义的观点,你们 非常怕帝国主义,所以过去我们指示你们到东江,你们说东江帝国(主义) 力量大……(五)你们应当深刻地了解自己的错误,按照中央的指示转变 你们今后的路线。”种种错误,性质是很严重的;因此,对于四军将士来说, 目前最紧要的就是拿出实际行动,改正错误,贯彻中央新指令!


中央声色俱厉的批评,左一个错,右一个机会主义!简直是泰山压顶, 一切都是十分地强硬,红四军前委只好立即地、无条件地执行中央的新路 线和策略。


汀州会议按中央新的编制原则,决定将红四军、红六军、红十二军组 成红军第一军团(开始称第一路军,不久即改此称),朱德任总指挥,毛泽 东任政治委员。同时,以毛泽东、朱德等组成中共红军第一军团前敌委员 会,毛泽东任书记,并成立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毛泽东任主席,委员有朱 德、曾山、邓子恢、黄公略、彭德怀等。红一军团辖三个军:第四军,林彪任 军长,彭清泉(即潘心源)任政治委员,下辖三个纵队;第六军,黄公略任军 长,陈毅(8月改由蔡会文继任)任政治委员,下辖三个纵队;第十二军,伍 中豪任军长,谭谣林任政治委员,下辖三个纵队。全军团共3万余人。7月, 由赣西、赣南、赣西南地方武装编成的红军第二十、二十二军,属红一军团 建制。


6月19日,在长汀南寨坝广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正式宣布成 立。毛泽东、朱德都先后在成立大会上讲话。红一军团的成立,是红军不断 发展壮大的结果。红军在作战形式上将实行由分散的游击战为主向比较 集中的运动战为主的战略转变。


红一军团成立后,即奉命北上。6月22日,毛泽东、朱德按照中央关于 “取南昌、攻九江,夺取整个江西”的指示,发出向广昌集中的命令。这样, 贺子珍在“革命大形势”下终止了学业,离开学校,跟随毛泽东加入了新的战斗。


贺子珍重新归队后,仍在前委工作。她的主要职责是和总前委秘书长 古柏的爱人曾碧漪一起负责文件的保管工作。她们保管的文件,除了党的 文件、中央发来的电报外,还有白区党组织送来的情报,这些文件两人装 在一个大铁皮箱中。


上一篇:56.井冈山上的连环遇害案--贺子珍

下一篇:58. “我能睡它三天三夜呢!”--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259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