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56.井冈山上的连环遇害案--贺子珍

56.井冈山上的连环遇害案--贺子珍

2019-06-02
02 2019-06

09:38

56.井冈山上的连环遇害案--贺子珍


然而,正在毛泽东离开闽西、回师赣南时,井冈山上却发生了 一件惊天大事。


早在1929年1月,毛泽东、朱德率红四军主力离幵井冈山、出击赣南 后,留守井冈山的少ffl红军及地方武装在中共湘赣边界特委及管辖的永 新、宁冈等县委领导和指挥下,继续坚持工农武装割据斗争。然而,在此艰 难时期,永新县委妇女部长龙家衡却被边界特委副书记宛希先的手下枪 杀,随即,在井冈山引出了 一系列的连环事件。


龙家衡是边界特委委员,又是永新县委书记刘真的妻子。


一天下午,龙家衡正在永新县九陂山区开展工作,突然,一位侦察员 匆匆赶来,说:“你公公在家病逝了。” .

龙家衡一听公公去世,考虑到刘真的家乡株塘村是白区,她决定自己 回株塘村去。因为时间紧迫,距特委、县委所在地九陇山又远,她来不及请 示,只向身边的同志交待了几句,便化装回到了株塘村,然后,藏在一个族 叔家里,暗地里安排料理公公的后事。不料,她却已被其兄长、五乡联防团 团总龙庆楼盯梢。


龙家衡料理好公公后事后,当晚就返回九陂山区。天刚拂晓,她回到 了住地。就在龙家衡去株塘村的第二天,宛希先率特委一个警卫连到了九 陂山区。宛希先是在红四军离幵井冈山时,毛泽东特意安排留下来的,并 担任了特委副书记,是特委成员中惟一的外地人。宛希先见到龙家衡便沉 着脸说:“龙部长,你怎么一个人出山去白区了?去白区要经过县委、特委 批准,这是纪律,你不会不知道吧!”


此时,警卫连颜连长突然指着山脚下叫道:“宛书记,你看白狗子进山来了。”


宛希先突然记起一件事,不久前,警卫排抓到敌联防团一个侦探,从他身上搜出过一封龙庆楼写给龙家衡的策反信。他狠狠地瞪了龙家衡-• 眼,忙下令瞥卫连作好战斗准备。赤卫队掩护区委机关和伤病员赶紧撤往深山老林。


刚安定下来,宛希先即命令瞥卫连汪排长带几名战士押送龙家衡去特 委所在地九陇山。这位汪排长出身贫穷,苦大仇深,听说这个女的是•“反动 派的奸细”很是仇恨。在去九陇山的路上,便“开审”起龙家衡来。他左一个 “奸细”,右一个“老实交待”,龙家衡只是默不作声。汪排长气愤不过,最后 竟掏出枪来威逼龙家衡招供。龙家衡对着枪口却无惧色:“你怎能这样对 待自己的同志!”


汪排长大怒:“谁是你这个臭奸细的同志,老子一枪崩了你,免得你危 害革命!”

结果,汪排长鬼使神差,扣响了扳机,龙家衡倒在血泊之中。汪见此慌 了,待镇定下来后,对战士说:“这个女的是通敌的内奸,就说是她想逃跑 被打死了。”

宛希先得到龙家衡被打死的报告,心里很是懊恼。


龙家衡惨遭不幸在湘赣边界特委和永新、宁冈县委内引起了轩然大 波。以边界特委书记朱昌偕为首的一些特委领导成员及永新县委、宁冈县 委不少同志对宛希先杀害龙家衡大为不满。

特委书记朱昌偕决定召开一次特委常委会议,讨论如何处理龙家衡被枪杀事件。


袁文才和王佐也参加了这次特委会议。袁文才和刘辉霄等人当初逃 出东固后,从东固到宁冈,400多里。为防路上抓逃兵,袁文才几人化装成 贩卖辣椒、花生的小商贩和收牛皮的老板、脚夫,行色匆匆,走了 20多天, 才回到宁冈柏路梨树山,然后与原三十二团的特务连长周桂春接上了头。


随即,袁文才与王佐见了面。王佐看见“老庚”回来,喜出望外,想把边 界独立一团的团长一职让给他,袁文才说什么也不答应。俩人商定找宁冈 县委书记何长工讨个保再说。

王佐把袁文才等人回来的事向何长工说了。何长工即与县委几个常 委商量了一下,土籍革命派龙超清、谢希安等人闻之极为不满,要求以叛 徒的罪名处置他们。何长工只得向边界特委副书记宛希先作了汇报。宛希先素来与袁文才相处甚厚,觉得他虽系逃兵,但有隐情,目前正是用人之际,于是给了袁文才一个“党内替告”处分。但宛希先同时考虑到王佐所部已编人红五军第六纵队,不好安排,就把袁文才放回到宁冈县赤卫大队任职。刘辉筲、谢桂标仍回县委、县政府工作。


袁文才乐意地接受了处分,带领县赤卫大队与王佐第六纵队一起,积极奋战,先后收复了边界各县失地;后来,他们又在睦村打垮了宁冈县反动靖卫团,击毙了县长陈宗经,地方武装发展近一个营。土籍革命派虽有意见,却也无话可说。


会议上,待宛希先讲述了龙家衡被杀的始末后,特委副书记刘天干就站起来质问:“宛希先,龙家衡一个县委妇女部长,就被你随随便便地枪杀掉,谁给你的这个权力?”“我已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了,是她要逃跑,被汪排长击毙的。”

“宛麻子,你哄骗得谁?龙家衡会逃跑?鬼才相信,还不是你的命令? ”这时,永新县委委员王怀大声指责。

与会的两位常委袁文才、王佐见状恼怒起来。先是王佐一掌拍在桌上:“龙家衡,一个大地主的女儿,反动团总的亲妹子,留在革命队伍中就是一个隐患!不要说宛希先不是有意杀她,就凭她引来白军一条,杀了她,也没什么大错!”


刘真一听王佐的话,激愤不已:“龙家衡背叛家庭,一心革命,同志们 有目共睹她与其兄有着本质的区别,即使她有错,也不该死罪!”

“宛希先同志以革命大局为重,秉公办事,他身为特委副书记,在非常时期,有权处置一切,何错之有?”

袁文才说这话时脸更是绷得铁紧。


谁知王怀一听脱口而出:“你们三个早就共穿一条裤子,串通一气,想打击永新的同志。老实告诉你们,没那么容易!”

宛希先、袁文才、王佐被王怀的话激得勃然大怒。宛希先说:“姓王的, 你血口喷人!”


袁文才、王佐拍着桌子:“今天你不把话讲明白,绝不罢休!”

朱昌偕目睹这种局面,大声道:“别吵了,这是特委会议,像什么话!都是革命的同志,要团结一致嘛,不要相互怀疑、相互猜忌、意气用事。龙家 衡同志的被杀,也是事出有因,不能全怪老宛。今天就讨论到这里。散会!”


茶陵县委书记谭思聪此时正好因病离职,为了避免矛盾进一步恶化, 朱昌偕决定让宛希先暂时离开九陇山,去兼任中共茶陵县委书记。

1929年11月,边界特委决定永新、宁冈、茶陵等县红军醫卫营和赤卫 大队攻占永新县城。正在做准备工作的宛希先接到情报,敌人在茶陵通向永新的道路上布下了重兵。他立即决定:茶陵武装不参加攻打永新县城的行动。


攻打永新的战斗胜利后,朱昌偕立即在大湾村召开会议,要宛希先说 清不参战的原因。会上,朱昌偕、刘天干、龙超清严厉质问宛希先为什么不 执行特委决议,茶陵的革命武装为什么不参加战斗。但无论宛希先怎样解 释,众人都置若罔闻。袁文才、王佐又因故未到会,宛希先实在孤掌难鸣。 会议最后决定解除其职务,并关押审查。


宛希先被关押在一间茅屋子里。他感到事态很严重,弄不好性命难 保,欲赶快离开去向上级汇报。见看守人员正抱着枪打瞌睡,就撬窗逃了 出来。大湾村一带四面高山,加上夜黑,根本看不清山路。宛希先只好躲在 山里,计划天亮再走。特委很快得知宛希先逃跑了,朱昌偕等人断定,他是 畏罪潜逃;于是连夜动员2000余人打着火把,上山搜捕。在一个小山洞 里,宛希先被赤卫队员搜出。朱昌偕、刘天干、王怀等特委几位主要负责人决定将宛希先处决。


宛希先被杀的消息传到袁文才、王佐所在的宁冈茅坪,二人随即率一 拨人马赶到大湾村要讨个说法。见着特委书记朱昌偕等人,王佐大嚷:“宛希先究竟犯了哪条王法?他身为特委副书记,你们竟擅作主张,说杀就杀, 说剐就剐,今天倒要你们说个清楚!”


朱昌偕见袁、王大有兴师问罪之意,怫然作色说:“宛希先违抗特委决议,是罪有应得。谁违抗特委决议,就是这个下场!”


袁文才强压怒气:“老朱,你莫抓着鸡毛当令箭,动辄拿特委来压人, 老宛被杀明明是有人打击报复,公报私仇嘛!”

王佐高叫:“姓朱的,你们莫不是想把反对你们的人斩尽杀绝,老子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你们这几个鼠肚鸡肠的人! ”说着,拔出手枪往桌上重重一拍。

好一会儿,朱昌偕才缓过神来,喝道:“王佐,你太放肆了,你莫不是想威胁特委?”


袁文才也觉得王佐的举动有点过分,忙叫他把枪收起来:“王佐是个粗人,哪个不晓得?今天再扯也没什么意思,以后到前委去理论。”说完,扯着王佐衣袖就走。

朱昌偕自袁、王这次大吵之后,对袁、王二人既恼恨,又怵偈,心想:此二人到底改不掉土匪习气。


1930年1月间,中央派特派员彭清泉来到永新县了解湘赣边界革命斗争情况,朱昌偕向彭汇报了袁、王的情况,特别提到了自己对袁、王的担 心。1月18日,在彭清泉主持下,在江西遂川县于田村召开了中共湘赣边 界特委鞔西特委、红五军军委联席会议,会议决议的第五条就是:“必须 坚决解决袁、王问题。”


朱昌偕回永新后即与刘真、王怀、龙超清等人商议。刘真、龙超清认 为:袁、王虽目无特委,独断专行,但尚无反对革命、投靠敌人的形迹,现在 解决袁、王难以服众,还是从长计议为好。朱昌偕考虑再三,也同意了大家 的意见。


然而,一个月不到,就发生了“罗克绍事件”,形势急转直下。


罗克绍身任茶陵、宁冈、永新等五县联防团团总,是红军的死对头。他有个30多人的兵工厂,能生产步枪、子弹、手榴弹。袁文才、王佐一直想把这个兵工厂缴获过来,为自己所用。2月21日,罗克绍带着随身警卫20余 人到茶陵县猎狗垅姘妇家过夜,被袁、王活捉。为了让罗克绍交出兵工厂,袁文才和王佐对他十分礼遇,等罗答应交出兵工厂即放了他。


朱昌偕得知这一情况,连夜召集会议研究对策。

会上,朱昌偕说:“虽然目前尚不清楚袁、王勾结罗克绍反水是真是 假,但袁、王不请示特委擅自释放罗克绍已是不争的事实。再说,倘若裳、 王反水是真,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为了革命不遭损失,应先下手为强,除 掉袁、王。”


对于朱昌偕的意见,与会者均表赞同。


但要诛杀袁、王,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袁、王队伍有700多人,队员强悍,硬对硬难以对付,只能智取。于是,朱昌偕提出:“以中共湘赣边特委的名义给袁、王去一信,声称上级决定,边界各县红军警卫营、连拟编人红六 军,袁、王部为六军三纵队,袁为司令,王为副司令,即日开赴永新县城集 合,配合红五军攻打吉安。俟袁、王到永新后,将他们与部队分幵安排住 宿,晚上即可行事。”


几十年以后,《彭德怀自述》一书披露了随后的情况:

某晚深夜,边区特委书记朱昌偕、秘书长陈正人(似乎还有王怀或其 他人,记不清楚了),来我军部,向军委报告情况……

他们谈袁文才、王佐要叛变……袁、王有将参加边区县以上联席会 议的同志一网打尽的可能.事情万分危险,请求红五军立即出动挽救这 一危局。事情这样突然,时间这样紧迫,这样的事情,很不好处理。当时,军委开了临时会议,我与特委共同决定,派四纵队党代表刘宗义(张纯清)带四纵队一部分(离永新城三十里)接近县城,守住浮桥.一切都按计划进行,袁文才和王佐接到特委来信后,不知是计,除留 少数人在宁冈外,率大部于2月22日抵达永新县城。朱昌偕、刘天干事先 已派人安排了袁、王和部队的住宿地点。部队分住几个店铺,与袁、王驻地 有一段距离。袁、王对特委的安排并未在意,更无防备。


24日凌晨5时左右,朱昌偕率十几个瞀卫人员敲开了袁文才的住房 门,随即向尚未起床的袁文才开枪。袁文才当即被打死在床上,副官李筱 甫也被打死。住在不远处的王佐一贯警醒,听到枪声,情知不妙,急忙爬起,在随从的簇拥下,直奔马厩,牵出坐骑,翻身上马,慌忙往东门疾驰,窜 上禾水河上的浮桥,岂料河中浮桥已被拆断,王佐连人带马栽入河中。

王佐不识水性,被湍急的漩涡卷入东瓜潭中淹死……


袁文才、王佐被杀后,边界出现一片混乱。袁文才的部属谢角铭与王佐的哥哥王云龙一起,率领袁、王残部举起白旗反水,“电省反赤”,投靠了国民党反动派。“袁、王股匪”,追剿经年,不仅没有剿灭,反而越剿越多。这下好了,袁、王死于共产党之手,岂不快哉!……湘赣两省敌人闻之兴高采 烈,弹冠相庆。


然而,从此边界失去了一支敢与反动军队匹敌的劲旅,井冈山军事根据地日渐被动。


井冈山发生的一切,毛泽东和贺子珍始料未及,听到袁、王被杀的消 息后,两人瞠目结舌。毛泽东久久才对贺子珍说:“为什么有的同志总对袁 文才、王佐不信任呢?”


为了制止井冈山的混乱局面,毛泽东写信给彭德怀,要求他启用袁文才的拜把兄弟刘辉筲,安定人心;不久,刘辉霄被任命为红五军参谋长。

上一篇:55.现在有点条件你去学习一下吧--贺子珍

下一篇:​57.我们两个人,一个是铁,一个是钢--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2837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