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53. 贺子珍一直守在毛泽东身边--贺子珍

​53. 贺子珍一直守在毛泽东身边--贺子珍

2019-06-02
02 2019-06

09:29

53. 贺子珍一直守在毛泽东身边--贺子珍


1929年7月8日,毛泽东、贺子珍和蔡协民、曾志、江华以及谭震林等 人,由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陪同离开龙岩城,前往上杭蚊洋,参加就要召 开的中国共产党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


毛泽东到蚊洋后,发现党代会的准备工作还不够充分,提议会议推迟一周召开,由代表先在本地区进行调查。他自己也参加调查,为大会制矩切合实际情况的方针政策作准备。20日到29日,代表大会石开了。毛泽东在会上作政治报告,他指出闽西党的任务是巩固和发展革命根据地,同赖南红色区域连成一片,建立中心工作区域。然后,他论述了实现这个任务的三项基本方针:深人土地革命;彻底消灭民团土匪,发展工农武装,有阵地波浪式地向外发展;发展党的组织,建立政权,肃淸反革命。


在毛泽东指导下,大会总结了闽西土地斗争经验,通过了《土地问题决议案》。这个决议比井冈山和兴国《土地法》又有新的发展:对大小地主加以区别对待,对地主也“酌量分与土地”;对富农土地只没收“自食以外的多余部分”,“不过分打击”;对中农“不要予以任何的损失”;“对大小商店采取一般的保护政策”;在土地分配上,以乡为单位,在原耕基础上“抽多补少”,“按人口平均分配”。会后,闽西在600多个乡进行土地改革,约80多万贫苦农民分得了土地。


会议后期,毛泽东终于因疟疾病倒了。


在离开龙岩前夕,他就得了俗称“摆子病”的疟疾,时冷时热,时好时坏。是邓子恢给他请来郎中诊治,还想方设法给他买来一些奎宁片,他才 稍有好转,来到了蚊洋。不料这次发作得厉害,连续几天寒热不止。


毛泽东在生病期间,贺子珍一直守候在他身边,精心地照顾着他的生活。为了让毛泽东早点好起来,贺子珍到附近的村子去找医生,又到很远中共闽西“一大”在此召开的上杭县蚊洋文昌阁的城镇找老中医寻偏方。尽管贺子珍努力地寻医寻药,毛泽东的病还是越来越重。


此时前委已接到中央来信,要求红四军派一两名得力同志到上海向中央报告情况。前委决定由陈毅去。


一天,陈毅一个人骑着马来到上杭看望毛泽东。陈毅是个耿直的人,他见到毛泽东,还未来得及坐下,就说:“现在前委主要领导干部之间闹意见分歧,让我这个新任的前委书记很为难。”


毛泽东见到战友显得特别高兴,又听到陈毅向自己诉说心事,忙问:
“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你。”

陈毅直率地说道:“我这次来,一是看看你的病,同时也想说服你,希望你同意我们的部队去打广东。”

毛泽东一听,立刻反驳说:“现在这个时候,大部队是绝对不能离开根据地去打广东的。这是谁的意见?”


“为什么不能打广东,现在我们的部队一天天壮大起来了。”陈毅一听毛泽东的话,很生气,他本来嗓门就大,一着急,声音更大了。结果,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声音越来越大,各说各的理,越说情绪越激动。最后,陈毅见说服不了毛泽东,就发火了,大声说:“这不是我们哪个人的意见,这是中央的决议!我们执行的是中央的决议!”


陈毅说罢,突然冲动地拍了一下桌子。毛泽东的脸色一下子变白了。一对亲密的战友第一次发生了各不相让的争论。


贺子珍本来高高兴兴地去给陈毅倒水,突然听到屋内拍桌子声,不由得吃了一惊,手中的杯子差点没掉到地上。陈毅和毛泽东自从井冈山会师后,就成了亲密的战友,这对战友在以后的战斗中始终并肩战斗,他们之间然有过意见分歧,吵过,但他们从没有像今天吵得这么厉害。贺子珍急忙进屋去。


让她奇怪的是,陈毅这一拍桌子,非但没有让他们的争吵加瓜,反倒 使激烈的争论一下子平静下来。毛泽东极力控制自己,不再说话。过了一 会儿,他冷静而又坚决地说:

“你们要打,你们去吧,我不去。”

陈毅与毛泽东相处的时间长,也了解他的性格,此时看到毛泽东那坚 毅的神情,知道再谈话也不会有他预期的结果了,就说道:

“那好吧。我打算到上海去,把这些情况直接向中央汇报,请示中央如 何解决。”

毛泽东并不像贺子珍想象的那样生气。他站起身,向陈毅点了点头, 说:“可以去,我赞成你去。你把红四军的情况向中央反映一下,有好处。”


陈毅与毛泽东握手,说了声“保重”就走了。


陈毅一走,毛泽东才把难过的心情表现出来,他沉痛地对贺子珍也:

“胡来!胡来!他们要把红军都搞光了。”

然而陈毅走后,红四军还没来得及执行中央关于打广东的指示,形势 又出现新的变化。敌军刘和鼎部向闽西革命根据地发起了进攻,又发动了 对闽西根据地的第一次“会剿”。

1929年7月29日,红四军在上杭古田孖幵前委会议,决定采取“诱敌 深人赤色区,击破一面”的作战方针,并以作战力较弱的敌闽军暂编笫一 师(师长张贞)作为主要进攻对象。


会后,陈毅由闽西特委书记邓子恢陪同,经上杭、龙岩,前往门转赴 上海参加中共中央召幵的军事会议并向中央汇报工作,朱德代理前委书 记。在这段时间里,红四军四处碰壁,沿途没发动群众,部队所过之处,不 但打不到土豪,而且连饭都吃不到。此时林彪产生了悲观情绪,他向毛泽 东写了一封《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信。


怎样应付来犯之敌呢?在这万分危急之时,朱德派人把毛泽东请到龙 岩,商量对策。毛泽东的病还没有好,只好让人用担架抬着,翻山越岭,由 贺子珍一直守护在毛泽东身边。


这次商谈,仍然得不出一致的意见。多数人的意见是,把红四军的队 伍拉出去打闽中,端掉敌人的老窝,迫使敌人退军。毛泽东反对这种打法。 他说:“红军可以从外线打击敌人,但不一定要出击闽中。红军从来没到那 里去过,那里党的力量、群众基础都不够。”


但是,毛泽东的意见没有为大家所接受,前委仍然决定出击闽中。

会开过后,毛泽东和贺子珍又回到上杭。


上一篇:​52.送走孩子以后,我心里像猫抓一样不好受”--贺子珍

下一篇:54. 在青山竹察历险记--贺子珍

cache
Processed in 0.13821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