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48.“不要跑,要抵抗敌人!”--贺子珍

48.“不要跑,要抵抗敌人!”--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7:37

48.“不要跑,要抵抗敌人!”--贺子珍


1929年2月1日晚,红四军来到寻乌县的吉潭,在一个名叫圳下的小 村庄宿营。军部设在村庄中间的文昌祠。


这一次,大家接受了大余的教训,林彪的二十八团在右边赘戒,第三 十一团在左边警戒,独立营和特务营在军部附近的河边驻扎。


谁知,第二天早上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又发生了 :敌刘士毅部的追兵 又追到,并且马上包围了圳下。天刚一亮,刘士毅就从四面八方向军部发起了进攻。

毛泽东被枪声惊醒,不知发生了什么亊情,贺子珍告诉他:“敌军从四面打来了!”


毛泽东迅速穿好衣服,与贺子珍一起冲出门外,可是门外已是混乱一 片了。特务营和独立营已被敌人冲得乱成一团,蜂拥朝村对面山上跑去。 村中一条小河,河上有座小木桥,部队挤在桥头,乱糟糟的。毛泽东见状, 跑步上前,大声高喊:

“不要跑,要抵抗敌人!”

枪声砰砰,人声嘈杂,毛泽东的喊声大家根本听不见。贺子珍气喘吁 吁地赶到毛泽东身边,和着毛泽东的声音一起大喊:

“不要跑,要抵抗敌人!”

毛泽东见贺子珍来到,从贺子珍腰间拔出手枪,朝天“砰砰”幵了两 枪。枪声把大家镇住。刚好警卫班的战士赶了上来,大家跟着毛泽东一齐 喊:

“不要跑,要抵抗敌人!”

混乱终于被制止,特务营和独立营在毛泽东指挥下边抵抗边向山上突 围,在敌我交错中夺路撤退。这时弹雨横飞,人群奔突,陈毅披着大衣急 走,被突然冲上来的敌人一把抓住了大衣。陈毅立即把大衣向后一抛,正 好罩住了敌人的脑袋,自己快跑脱身。


在特务营全力抵抗下,三十一团、二十八团闻讯纷纷赶来支援,终于 渐渐用火力暂时压住了敌人。


军部被冲散的人陆续归队。毛泽东、朱德、陈毅等主要负责人都安全 无事。这一次二十八团表现特别英勇,打退了蒋军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但是敌军像蝗虫般涌来,情况越来越不妙了。

眼看防线就要崩溃,毛泽东带领特务营杀出重围,渡河上山,脱离了 险境。刘士毅部见红四军特务营哨所已撤,马上分头包抄上来,将队伍从中间插断。二十八团主力阵脚顿时又乱了起来。林彪见势不妙,马上开拔, 带领部队撤退。


蒋军铺天盖地压了过来,红军往山上撤退一片混乱,林彪见了,马上 下令在大路两面的山头上竖起红旗,撤退的队伍见到红旗才陆续集合在 一起,逃出重围。但是,在掩护撤退的过程中,三十一团一营党代表毛泽覃 腿部中弹,负了重伤。


圳下之围,刘士毅本想要毛泽东和朱德重演项羽垓下的悲剧,然而, 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但是,在这次战斗中,由于林彪开拔过早,朱德军长 的夫人伍若兰在蒋军重重包围的危急关头,为了保卫朱德的安全,只身一 人将蒋军引开,和蒋军展开殊死搏斗。枪弹打光后,伍若兰负伤被敌军抓 去,押往赣州,2月19日英勇就义。


当晚,部队在次山风福嶂宿营。林彪由于开拔过早,遭到严厉批评,并 且受到记过处分。


大余一战,失去了何挺颖,圳下之战又失去了伍若兰,毛泽东、朱德的 心真是伤透了!


全军上下,亦沉浸在悲痛之中。战士们一个个又黑又瘦,满身褴褛。毛 泽东两眼深陷,看上去像个40多岁的人了;朱德也显得苍老了许多。


在这危困之际,红四军没有一个人逃跑,更没有人叛变。但由于部队 连续行军,总想摆脱敌人的尾追堵截,不可能扎下来做群众工作,赣南老 表对红军还不甚了解,因此红军如浅水之鱼,有时甚至如无水之鱼,为此, 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心事重重,愁眉紧锁,几乎都要累倒了。


四军向何处去?

“折向瑞金! ”毛泽东经过深思熟虑,对朱德、陈毅说道,“瑞金地处边 陲,山高皇帝远,兴许敌人鞭长莫及。”


这一主意马上得到了朱、陈的赞同。


2月9日,部队进入瑞金。这天正好是大年三十,家家户户忙着过年。 毛泽东等人也想让部队好好度过除夕之夜,不料,刘士毅却像个追魂鬼咬 着四军穷追不舍,也跑到了瑞金。

毛泽东、朱德等审时度势,觉得刘士毅部孤军深人,恰好提供了有利 战机。于是,毛泽东在大柏地的王家祠召开了前委会议,决定利用大柏地的有利地形,打一个伏击战,歼灭尾追之敌,扭转被动局面,狠狠教训一下 刘士毅!


当夜,红军按军部布置进人阵地。二十八团二营为前哨锊,在前村占 领有利地形,吸引敌人;二十八团一营在大柏山以南西侧山上设伏,并从 右翼向敌侧后迂回,断敌退路;二十八团三营在牛廖坑高地担任正面阻 击;三十一团及军部特务营在大柏山以南东侧山上设伏,并负责向敌左翼 侧击;各部协同作战,围歼追敌。


2月11日拂晓,刘士毅连大年初一都不过,命令部下冒着蒙蒙细雨向 大柏地前进,结果,受到红军阻击。刘士毅以为得手,不断投人新的兵力, 猛攻求歼。二十八团二营佯作不支,轮番掩护退却;逐步退到大柏地附近, 便与东、西两侧伏军形成一个口袋形的伏击圈。刘士毅不知是计,猛钻口 袋直至底部,遇坚强抗击仍增兵不已,以致全部进人口袋。


下午2时,东、西侧伏兵向后迂回出击,扎住“袋口”。刘士毅手下一个 团全被围人了伏击圈。突然,红军各部一齐向敌军发起猛攻。这是红四军 主力下山后的关键一仗。战斗打响后,尽管红军弹药缺乏,体力疲惫,指战 员还是拿起刺刀、石头、枪托同敌军拼搏。军长朱德带队冲在前头。平时很 少摸枪的毛泽东,这时也提枪带着警卫排向敌军阵地冲锋。红军与敌激战 至傍晚,双方呈对峙状态。第二天,刘士毅部继续前进,红军发起凌厉攻 势,突破敌人阵地,捣毁了敌指挥部,鏖战至第二天下午2时,终于大获全 胜,全歼被围之敌;俘虏正副团长以下800余人,缴枪800余支,水旱机关 枪6挺。刘士毅正等着手下的捷报,突然败讯传来,他吓得面色死灰,立即 率残部溃退赣州。这是红四军主力下井冈山以来的第一次大胜仗。打了这 个胜仗,整个局面顿时改观。

大柏地一战,振奋了军心,贏得了主动,是红四军转战赣南以来的首 次大捷。毛泽东、朱德、陈毅、贺子珍和全军上下胸中的郁闷之气一扫而光。


这时,蒋介石的另一支“追剿”大军李文彬部得知刘士毅部惨败,再也 不敢尾追拦阻,这样,红四军在赣南站稳了脚跟。随后,为解井冈之围,毛 泽东、朱德又挥师宁都,举旗西向,进至吉安东固地区。


上一篇:47.险象环生:贺子珍连小棕马都没顾上牵--贺子珍

下一篇:49.姐妹重逢:贺怡奉命照顾毛泽覃--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5944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