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46.随四军一起下山去赣南--贺子珍

46.随四军一起下山去赣南--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7:33

46.随四军一起下山去赣南--贺子珍


当井冈山军民在以毛泽东为首的湘赣边界党的领导下,取得了反经济 封锁和巩固军事根据地的巨大胜利的时刻,又一个喜讯传遍了井冈 山一平江起义后成立的红五军,在军长彭德怀和党代表滕代远的率领 下,也上山来啦!


早在1928年7月22日,国民革命军唐生智部独立第五师第一团团长 彭德怀和独立师第三团营长黄公略、湘鄂赣边界特委书记滕代远等在湖 南平江宣布起义,成立了红军第五军。

平江起义后,湖南省主席何键大为震惊,慌忙从长沙派出六个团的兵力,恶狠狠地向平江城扑来。


彭德怀、滕代远立即率领红五军退出平江城,转移到平江北部的黄金 洞一带,在湘鄂赣边界开展游击战争。根据湖f南省委的指示,8月底,红五 军在彭德怀、滕代远率领下,从黄金洞出发,向井冈山前进。沿途,部队遭 到了敌人前堵后追。最后终于于1928年12月11日历尽千难万险到达了 井冈山。


彭德怀率领红五军上了井冈山的消息,由宁冈而南昌,传至南京。蒋 介石气得脸色铁青,甩掉了黑绒月氅、重重地一拳击在桌上:“娘希匹!彭 德怀又和朱毛联袂了,朱培德真是饭桶!立换何键!剿,剿,剿!非把井冈山 踏平不可!”


随即,蒋介石任命何键为湘赣“剿匪”总指挥部代总指挥。12月下旬, 又派鲁涤平就任湘赣“会剿”总指挥、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一职,在鲁涤 平未到任前何键继续暂代总指挥,迅速出师“会剿”。1929年1月1日,湘 赣“会剿”总部在萍乡成立,在一片喧嚣声中,何键出任代总指挥,金汉鼎 为副总指挥,刘晴初为参谋长,刘鹏年为秘书处长,何志超为副官处长,周 安汉为军法处长,易书竹为抚绥处长。


何键和手下“智旗”们经过精心策划,确定调集湘赣两省六个旅共18 个团的兵力,分五路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会剿”。其兵力部署是:第一路 为李文彬的第二十一旅,驻遂川;第二路为张兴仁的第三十五旅和周浑元 的第三十四旅,驻泰和、永新一线;第三路为王捷俊部三个团,驻莲花;第 四路为吴尚部一个旅,驻酃县、茶陵;第五路为刘建绪部,驻桂东。何键令 各路军队于1月10日前进人指定地点,准备以18个团的兵力,对井冈山 步步逼进,分进合击。


至此,湘赣敌军的第三次“会剿”布置就绪。


顿时,井冈山根据地四周,烟雾弥漫,杀气腾腾。


1月4日,毛泽东以井冈山前委书记的身份,在柏路村召开了前委、特 委、各县县委、团特委和红四、五军委联席会议。


会议地点选在柏路河畔的横店。这是一家兼开旅馆的杂货铺。


毛泽东、朱德、陈毅、彭德怀、滕代远、谭震林、陈正人、何长工、何挺 颖、宛希先、袁文才、王佐、李灿等60余人到会。大敌压境的紧张气氛使大家少了平时的说说笑笑。


会议第一天,由毛泽东传达卓在1928年六七月间在莫斯科召开的中 共六大的文件。这是刚刚收到的,文件从莫斯科传到边界,辗转千里,晚了 半年。文件的决议、通告很多,因为来自中央,大家都觉得很重要,听得很 认真。毛泽东缓缓地念,通过读文件大家才知道党内的“左”倾盲动主义受 到了批判。大家一听,心里喜滋滋的。


紧接着,会议进人另一个重要议程:讨论打破湘赣敌军第三次“会剿“ 的策略。


朱德首先发言。他说:

“敌人这次‘会剿’,下了大决心啊!调动了 18个团,相当于我们五六 倍的兵力。这个仗怎么打好?大家出出主意吧!”

“形势十分严峻!我们只有4个团,不到6000人。敌人3万多。敌人正 在萍乡成立了总部,何键出任代总指挥。”毛泽东补充道,“目前敌人已向 我根据地外线运动了。我们既不能掉以轻心,又不能被敌人吓倒了。要想 想怎样迎敌为妥,采用什么策略为好!”

“打吧! 18团有什么可怕的,这回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大不了学朱聋子 打圈! ”王佐气呼呼地说。

“是呀,有井冈山、九陇山天然屏障,敌人难以攻破! ”陈毅安等嚷道。

这时,袁文才、龙超清、陈正人、朱亦岳、陈伯钧等也主张凭险死守。

“死守不行,弄得不好会把老本拼光的。”

“打得赢就打,打不羸就跑呗!”

“对!我们可以到赣南去!”

“我们五军可以杀回湘鄂赣去!”

大家七嘴八舌,众说纷纭。

散会后,毛泽东住在长富桥。第二天清早,旁边油槽房榨油的人说,毛 委员住房的灯亮了一夜。


5日继续讨论。屋外,依然是寒风呼啸,雨雪霏霏;屋内,也依然是人声 鼎沸,慷慨激昂。


毛泽东仍然默默地听着大伙的发言。大家仍是两种倾向性意见:一种 意见主张凭险死守,一种意见主张出外游击。这两种意见相持不下,各有各的道理。


最后,毛泽东点燃了一支“喇叭筒”,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大家的意见归纳起来两种:凭险死守,或者外出游击。我不主张死 守。敌人数倍于我,且装备精良,这次又下了很大的决心要攻下井冈山.。现 在寒冬已到,我军物资菲薄,不宜战事久拖。我们拖不起、拼不起!”

“但是,我也不同意丢掉井冈山不管。”毛泽东忽而话锋一转,有点激 动地说:“我们在此间经营一年多了,建立了以宁冈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 这块根据地千万丢不得,外出游击也不能丢啊! ”.

毛泽东到底主张什么?大家有点迷惑不解。


最后,毛泽东胸有成竹地继续说道4:“我主张采取积极的策略。


敌人从这边打过来,我们就从那边打出去,迂回敌后,在外线消灭敌 人的有生力fi,打破敌人的‘会剿’。这种打法,叫做‘围魏救赵’。”

“围魏救赵? ”不少同志仍然不甚明白。

“对!围魏救赵。”毛泽东充满坚定和自信地将手一挥,具体解释说: “我们既不能凭险死守,也不能丢掉井冈山。在目前的时局之下,可建立一 个积极的政策,以一部红军会同各地方武装守山,红军大部出击外线,转 攻敌人之后,迫敌穷于应付,改变‘会剿’部署,以解井冈之危。”

“那么,大部红军向何处出击呢?”

“湘南不能去。那里距大城市太近,四周有武汉、长沙、南昌,敌人驻有 重兵。”宛希先开门见山。

“是呀,那里东有赣江和南浔铁路,西有湘江和粤汉铁路,南有株萍铁 路,北有长江天险。敌人运兵快,不是我们去的地方!”

何长工也附和着说。


这时,李灿显得很不高兴,赌气说道:“那湘南、赣南也不能去!”

“湘南是不能去。”何长工接口补充说,“何键、吴尚我们都曾领教过, 湘军兵力太强了!”

“湘南刚刚被破坏,群众基础也不行。”伍中豪连连摇头,“二十九团已 有教训在先。”

如此一说,曾力持去湘南的官兵担心影响部队之间的情绪,都沉默 着,.不好说什么。毛泽东理解这些同志的心情,便沉稳地说道:

“我看,去赣南还是比较适宜的。第一,赣南地域广大,山区居多,距大城市较远,敌人鞭长莫及;第二,赣南物资比较丰富,便于红军解决经济问题,目前此问题甚为严重;第三,赣敌兵力较弱,比湘敌好打;第四,从锁南打出去,又与赣东北红军,东固红二、四团取得联络,互相配合,成犄角之势。……”


毛泽东这样一说,大多数与会者都纷纷赞同毛泽东的主张,认为毛泽东的分析在理、透彻、实在,就连主张去湘南的同志也改变了意见。


“围魏救赵”的策略通过了。但在讨论四军、五军谁守山谁出外的问题上,又产生了躁动和分歧。最后,在五军军长彭德怀和党代表滕代远的坚持下,会议终于形成了最后的决策:红四军主力出击赣南,迂回敌后,吸引和打击敌人;红五军和袁王部队留守井冈山。反“会剿”的大政方针确定下来了!


柏路会议刚结束,毛泽东又在小范围里开了会,专门讨论中共六大文 件《苏维埃政权问题决议案》第十节“与土匪的关系”一段。朱德、陈毅、彭 德怀、滕代远、谭震林、陈正人、宛希先、龙超清、刘真、王怀等参加了会议。 他们都是党内的一些头头,前委、特委和县委负责人。


毛泽东神色严峻地把这一段念了出来:

“对土匪或类似的团体联盟,仅在革命暴动之前宜加以利用。


暴动成功后,应解除其武装,并严厉镇压他们。是保持地方秩序和 避免反革命死灰复燃。对他的首领应当作反革命看待,即使他们帮助武装 起义亦应如此。应当杀戮其领袖,争取其群众。让那些首领深入到工农红 军和苏维埃政府当中,是异常危险的。必须毫不手软地驱逐出去,即使最 可靠的人物,亦只能置放在次要部位,绝不能位置于工农红军和苏维埃政权之内。”

毛泽东还没念完,大家一片沉默。谁都明白:这涉及到袁文才、王佐。

“这事怎么办?中央的政策,实际的情况,都要充分考虑。”毛泽东打破 沉默,导引发言。


“这还有什么可考虑的,按中央的规定办呗!”永新县委副书记王怀说。


“我也同意王怀的意见。中央的政策要充分考虑,‘杀戮其领袖,争取 其群众’,这种对土匪武装的政策是正确的,把土匪头子与土匪群众区别 开了嘛!”宁冈县委书记龙超清发表了意见。

毛泽东一边默默地吸着烟。王怀尚年轻气盛,轻率出言。但是龙超清 怎么也附和起来了?事实上,一年多来,龙超清同袁文才总是磕磕碰碰的, 前一段时间,两人为砻市一漂亮女子陈白英争风吃醋……这些东西不能 带进党内,意气用事,甚至借刀杀人!毛泽东轻轻地咳了一下,丢掉烟头。 然后,他语重心长地说谭:

“中央的决议精神,当然是对的,但要根据具体情况具体执行。井冈山 上有土匪武装吗?过去有,现在没有了。袁文才、王佐的情况,大家都是清 楚的。他们过去是绿林出身,山大王,吊过‘羊’,但后来成了农民自卫军, 专与土豪劣绅作对,现在是我们红四军三十二团的正、副团长……袁文才 大革命时就入了党,怎么能杀呢?不能杀!王佐这个人虽然原来不是党员, 但过去与土豪劣绅斗,现在又经过改造入了党,性质起了变化,王佐也不 能杀,没有理由杀他们!我们工农革命军上山以来,袁王给了我们多少帮 助!帮助我们安了家,建了医院,设了后方留守处,给我们到处搞粮筹款, 协助红军打仗建设根据地。……这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们不能忘 恩负义!没有理由杀袁、王! ”

“是呀!我们共产党人不能过河拆桥。这个问题要慎重!润之兄的意见 是对的,袁、王不能和一般的土匪同等看待。仲弘兄,你说呢? ”朱德说道。

“我也不同意杀,杀了不得人心! ”陈毅快人快语。

“我也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

“杀了,袁王部队会有人反水的!”

陈正人、谭震林、刘真等都纷纷表态。


在座的惟有宛希先一声未吭。宛希先素来与袁文才交谊甚深,怎么不 表态?毛泽东与众人都有些诧异。

“希先同志,该你表态了。”毛泽东提醒道。

宛希先重重地嘘了口气,平缓而深沉地说道:“我当然不同意杀。杀了 袁、王,我们的良心等于狗吃了。将来老百姓谁还信我们,跟我们?”

这时,他用眼睛望着毛泽东:“不过,我倒是在想,四军出击赣南时,还 是把袁文才带走才好。谁能担保文件精神不泄露出去?再说,袁王俩人分 开有好处,弄在一起,有些事情是难办一些。”

“可是,随四军下山,袁文才安个什么职务呢? ”陈毅提问。

朱德转头对毛泽东说道:“是不是能让袁文才做四军副参谋长,列朱 云卿之后?”

“好!如果大家没有异议,就这么定了! ”毛泽东一口赞成。

这时又有人提出,宁冈县委宣传部长、袁文才的拜把子兄弟刘辉霄也 应调离,随军下山。会议同意了。决定任命他为前委秘书长。


袁、王的问题,党内基本上统一了认识。由于毛泽东等人实事求是,灵 活处置,暂时避免了一桩血案。


柏路会议后,毛泽东忙得不可开交。他一会儿砻市,一会儿茅坪,找宁 冈县委布置地方武装,找边界特委邓乾元落实坚持斗争事宜,东奔西跑, 累得够呛。晚上,又坐在青油灯下,思考四军下山的行动路线和计划。但 是,他最放心不下的还是袁文才的事。贺子珍知道前委要调袁文才去红四 军做副参谋长,也觉得有难度,对毛泽东说:“要动员袁大哥离开自己的山 寨,离开王佐和那帮绿林起家的弟兄们,只身随四军下山,不是那么容易 办到呀!”

“没办法啊!这样做是为了他好啊!”

行动在即,容不得毛泽东多考虑,第二天,他让人把袁文才请来。


“老毛,找我有事? ”袁文才兴冲冲地来了。

“老袁,请坐,请坐! ”毛泽东又是让座,又是递烟。

“有件事想和你好好商量一下。”

“什么事?你说吧。”

“我想请你当我的副参谋长,随四军一起下山去赣南!”毛泽东单刀直 入了。

“什么?要我下山去赣南?老毛,你别跟我老袁开玩笑了。”袁文才感到 惊愕,但不相信。

“不是开玩笑,老袁!这是我的意思,也是前委的意思。”

“前委?不!不管你说什么委,我是不会下山的!”袁文才激动起来了。

“文才同志!我的意思是,四军下山出赣南任务很重。

我想请你出任四军的副参谋长,帮朱云卿管管军队中的事,你地方工 作经验丰富,助我一臂之力。地方上的事你多参谋参谋!”

“参谋?老毛,我老袁不是贪图什么官衔。不要说是副参,你就是封个 正参,我也不会离开井冈山的!”

“哦?……”毛泽东越来越严肃地说道,“文才同志!自从去年10月上 山以来,我交了你这个绿林出身的朋友。一年多来,我毛泽东的为人你是 知道的。我不会为难你。你不愿下山也可以。但是,俗话说:‘疾风知劲草, 板荡识忠诚。’你老袁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这时候不为四军排忧解难,你的 党性哪去了呢?”

“我……”袁文才哑了。

“听说井冈山东南面,有座东固山,东固山上也有一支绿林起家的地 方武装,为首的叫段起凤。你去了可以帮我做做工作呀,你说一句顶我10 句。”毛泽东耐心地说道。

“就我一个人跟你们下山?”

“刘辉霄也跟你一起去!”

“那好吧。我去!毛委员,这可是你开金口,换了别人,哪个也叫不动我 老袁下山!”

“好,一言为定!”

从八角楼回到家里,袁文才把这事跟几个左右心腹说了。大伙都不同 意他走,说:“人家在调虎离山呢,你别中计I”

“可我已答应毛委员。不能失言啊!到时不行我跟辉霄再回来!”

1月13日,为进一步坚定守山部队的决心,毛泽东又在下庄召开了前 委会。根据五军和三十二团的要求,从四军抽调一批得力干部,加强守山部队的领导,任命张子清为五军参谋长,陈伯钧、陈毅安为五军参谋,李克 如、游雪程、徐彦刚等都留下担任相应的职务。同时,还任命何长工为宁冈 县委书记兼三十二团党代表,蔡协民为三十一团党代表。


一切都安排好了。1月14日,红四军主力3600余人,在小行洲、下庄 集中出发了。

军号,在雪天里呜咽;红旗,在寒风中漫舞。就要告别经营了一年多的 井冈山根据地,每个人的心里都似注人了铅,沉甸甸的,伫立风雪中,遥望 着这熟悉的山山水水,谁都舍不得举足。这时,红五军、三十二团的指战 员,山上、山下几百群众都站在村口,为部队送行。战士们相互紧拉着手, 说不尽的衷肠话。


贺子珍也跨上战马,扬起一团雪花。她深情地望了望身后的大山,喃 喃自语道:

“再见了,父老乡亲!”


毛泽东、朱德、陈毅走在最后。毛泽东显得很伤感,苦心经营了一年多 的井冈山根据地,现在就要离它而去了,然而,茅坪的乡亲、八角楼的温 馨,却还不时浮现在眼前。五军不知能守住井冈山不?袁文才是随军而来 了,王佐不知安稳否? “围魏救赵”的方略如何实现?……这些事总挂在他 的心间,他的心里也没底。可是,眼下前有伏兵,后有追兵,要解井冈之危, 就必须离开井冈山。毛泽东心事重重。


.红四军主力在毛泽东、朱德的率领下,踏上了出击赣南的征途。


上一篇:45.刘真同我开个玩笑,扣住了我的平安家书--贺子珍

下一篇:47.险象环生:贺子珍连小棕马都没顾上牵--贺子珍

cache
Processed in 0.0080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