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44. 八月失败:“我会在永新等着你的好消息”--贺子珍

44. 八月失败:“我会在永新等着你的好消息”--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7:29

44. 八月失败:“我会在永新等着你的好消息”--贺子珍


杨如轩、杨池生在新老七溪岭被打得抱头而逃,吴尚不战而退后,蒋 介石和朱培德更是气得暴跳如雷:“你们不剿灭朱毛,就别想离幵井冈 山!”


蒋介石和朱培德骂归骂,但是,这一次却不再像上次那样几个团“小打小闹”了,一下子搞了十几个团的兵力“围剿”朱毛,大有“不剿灭朱毛, 誓不罢休”的味道。


1928年7月初,湘敌吴尚第八军又重振旗鼓,自酃县向宁冈进犯,赣 敌三军、六军十一个团从吉安、安福向永新进犯,三军企图在永新会合,一 举踏平井冈山!


为粉碎敌人的“会剿”,毛泽东和朱德决定集中兵力先打退进犯宁冈 的湘敌,再对付赣敌。于是,兵分两路,一路由朱、陈率领红二十八、二十九 团,从莲花进取湘敌巢穴酃县、茶陵,迫使湘敌回援;一路由毛泽东率领红 三十一团去永新附近,打击人侵之赣敌,切断湘赣两敌之交通。


朱毛分兵之后,赣敌11个团就侵入了永新。


为了拖住、拖垮这股敌人,并粉碎湘赣两敌重新会合的阴谋,毛泽东 把三十一团分成东、北、中三路,每路成立行动委员会。东路行动委员会以 弟弟毛泽覃为书记,一营长陈毅安为指挥,率一营二、三连驻永新东乡石 灰桥;北路行动委员会以宛希先为书记,三营长伍中豪为指挥,率一营一 连,三营七、八连驻永新北乡天龙山区;中路行动委员会以团党代表何挺 颖为书记,团长朱云卿为指挥,辖团部特务连和三营九连,驻永新县城郊 外。毛泽东负责指挥全面作战。他要求各路行动委员会密切配合,互相呼 应;军队依靠群众,在井冈山民众的掩护下四面游击,和敌人周旋,把敌人 困死在县城附近。


为了配合红军坚决粉碎敌人的“会剿”,刘真、贺敏学等一面积极进行坚壁清野,不让敌人占到便宜;一面以县赤卫大队为核心,把四乡的赤卫 队、少先队统一编制,组织起23个赤少团,共3万余人,以鸟铳、松树炮、 梭镖、大刀、铁钗、木棍等为武器。这些赤少团组成后,分别配属各路行动 委员会指挥,遍布永新东西南北各乡,这样山山岭岭,处处是战场,处处有神兵。


随后,各路人马同仇敌忾,对敌人进行穿插分割,不分昼夜地袭击、骚 扰敌人。他们白天到处树红旗,亮梭镖,晚上漫山遍野燃火把,点鞭炮,声 东击西,忽南忽北,这里打枪,那边吹号,土机关枪叫个不停,松树炮大显 神威。敌人的哨兵和小股活动的部队常常有去无回。


敌人摸不着虚实,被闹得晕头转向,整天心惊肉跳,晚上又吓得睡不 上一个安稳觉。从长官到士兵都时时互相告诫着一句话:“小心红军打下 山来! ”又由于根据地群众的坚壁清野,敌人的柴、粮、菜供应都发生严重 危机,敌军从上到下又饥又疲,士气日益低落。


随后,困守在夏阳、石桥等乡镇的赣敌王均部,被东路毛泽覃带领的 军民包围袭击,折腾得精疲力尽,只好龟缩起来,坐等赣敌胡文斗部和湘 敌吴尚部前来救“驾”。但是,敌军的所谓联合“会剿”,向来是“联而不合, 剿而难会”,各路敌军互相观望,以求保存自己的实力。


一天清晨,困守在石桥镇的敌人正在吃早饭。突然,一支红军小分队 冲了进去,一阵排枪、手榴弹,打得敌人砸了碗,撒了饭,死的死,伤的伤。 敌人嚎叫着仓促应战,红军小分队沉着从容,边打边往梅田、山连一带山 上撤。敌人见红军人少,于是大喊着穷追不放。不一会儿,红军小分队隐进 山林不见踪影。敌人恼羞成怒,上山搜索,刚进人山谷,两边山头猛然响起 一阵嘹亮的军号声,紧接着,枪炮齐鸣,敌人一下子倒了一大片,侥幸活着 的掉头便往石f镇逃跑。突然,大队红军和地方武装呼喊着从山上冲下 来,不到半个时辰,歼敌100多人。


就这样,毛泽东指挥红军一个团,在广大群众的掩护之下,用四面游 击的方式,将11个团的赣军摆弄在永新县城附近30华里之内。


1928年7月12日,朱德和陈毅率领的红二十八、二十九团一路攻克 了酃县,湘敌仓皇退往茶陵。

此时,红二十八、二十九团如乘胜进攻茶陵,再回师永新,与三十一团


一起打退永新之敌,即可一举粉碎两省之敌的“会剿”。然而,就在这时,红 军中一部分人的地方主义情绪却借湖南省委的“六二六指示”而迅速滋长 起来。由湖南宜章农民组成的二十九团,小农意识、家乡观念比较浓厚,总想打回老家去。


省委的指示,正好符合他们回家的思想。此时,他们坚决耍求回湘南。 二十九团的士兵委员会还瞒着军委开会,擅自决定去湘南,甚至私自找好 了带路的人。对于二十九团士兵中的这种错误倾向,随军行动的杜修经不 但不出面制止,反而“导扬”其错误,怂恿二十九团去湘南。当部队行至酃 县水口时,杜修经主持召开了连以上干部会议。在会上,当军参谋长兼二 十八团团长王尔琢反对去湘南时,杜修经竟然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是 听省委的,还是省委听你的!”由于杜修经和二十九团党代表龚楚的强拉 硬拖,二十九团官兵的乡土观念一发不可收,陈毅、朱德几次召开军委扩 大会、士兵委员会、军官会议,千言万语地解释,终不能统一思想。无奈,只 好同意二十九团的要求,同时为了防止二十九团孤军深人,遭敌袭击,又 让二十八团同去。出发时,红四军军委取消,组织前委,陈毅任书记。


7月17日,部队向湘南进发。临行之际,心情沉重的陈毅匆匆写信给 尚在永新的毛泽东,告之部队南行的决定。

在永新,毛泽东接到陈毅的信,贺子珍见他脸色大变,忙问何事,毛泽 东说道:“此去必是有去无回!”

毛泽东非常着急,连声说:“敌人太强大,去了必然失败! ”他立刻拿笔 铺纸,给陈毅等回信,要求红军大部队按永新联席会议决议行事,断然停 止去湘南的行动!并连夜派茶陵县委书记江华带队火速送去。

朱德、陈毅等接到毛泽东的信后,又召幵干部会,讨论了毛泽东的信。 在朱陈的力阻之下,部队第二天往回走。但到了湘赣交界的沔渡时,二十 九团官兵硬是不过河,有的撂下枪,声言:“不回湘南,就不干了。”在这种 情况下,第二十八团又被迫跟着南下,红四军这两个团到湘南后,攻打郴州先胜后败。一打败仗,二十九团 在家乡观念的支配下,一轰而散,只剩下团长胡少海、党代表龚楚和团部 零星人员。二十八团也受到损失,最后,二十九团余下的不足200人编入 二十八团。


毛泽东此时正在永新田溪一带,率领三十一团运用四面游击的战术, 与赣敌苦战。他听到湘南失败的消息,特别着急,忍不住对贺子珍说:

“子珍,你快来看,大部队在湘南果然失败了。井冈山受了损失,湖南 的队伍也受了损失,这是个教训啊!他们现在要回来也难了。”


第二天,毛泽东带着这个消息,急急赶回井冈山,他要尽快想一个万 全之策来救二十八团。他一到部队驻地,立即把何挺颖、伍中豪、袁文才、 王佐等人请来,召开了一个军事干部会议。会上,他直率地提出了自己带 一个营的兵力接回二十八团的建议。他说:

“井冈山兵力本来不强,我再带走一个营,力量更弱,困难一定不会 少。但是,大部队回不来,井冈山的局面无法打开,还是派兵把他们接回来 的好。你们要努力坚持下来,多依靠地方党和地方武装力量,等我们回来, 就好办了。”


出席会议的同志认为毛泽东提的意见很在理,马上同意他的要求。


于是,毛泽东又连夜赴田溪。到田溪后,他顾不上休息,就马上召集了 永新县委地方武装干部的会议。在会上,他把他的想法说了一遍,征求大家的意见,永新的同志也同意了。


临走之前,毛泽东对贺子珍交代说:

“我走以后,你如果回井冈山去,可以安全些。不过,这里更需要人,你就留在永新吧,帮助县委的同志守住这里。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 们都不要动;守住永新这块地方,就是对井冈山最大的支援。”

毛泽东说完这些话,想了想,又对贺子珍说:•‘等我把大部队接冋来, 就给你写信,你再回井冈山来。”


贺子珍心情沉重地看着毛泽东,说:“润之,你放心,我会在永新等着你的好消息。”第二天天没亮,毛泽东就带着队伍出发了。


上一篇:43. “你什么时候把开慧姐接来,我什么时候离开你”--贺子珍

下一篇:45.刘真同我开个玩笑,扣住了我的平安家书--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9807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