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43. “你什么时候把开慧姐接来,我什么时候离开你”--贺子珍

43. “你什么时候把开慧姐接来,我什么时候离开你”--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7:25

43. “你什么时候把开慧姐接来,我什么时候离开你”--贺子珍


塘边的工作结束后,毛泽东和贺子珍回来住到了县城禾川镇。


在禾川镇,他们见到了贺敏学。


一个多月前,在杨如轩大举攻击井冈山时,毛泽东为了“经营永新”, 很重视地方武装的建设,特地把贺敏学从三十二团调了出来,送给他7支 步枪,叫他回永新发动群众,搞武装,拉队伍。

贺敏学二话没说,立即离开新改编的三十二团和袁文才。回县后,他 组织了永新县暴动队总指挥部,把全县各乡原来秘密组织的暴动队都组 织起来,统一领导。5月,红军第一次打开永新城后,党在永新城里召幵全 县农民大会。各乡农民得到通知,纷纷整队进城。永新北乡村农民傍晚时 才接到通知,当即拿起梭镖,排着队,打着火把,赶进城去。在率队进城途 中,贺敏学突然发现在一个庙里躲着两个敌兵,意外地缴到了一支闪亮的 “汉阳造”。这天夜晚,全县的农民武装都到齐了。第二天白天,会场上长矛、鸟铳密集如林,梭镖上的红缨望去像一片红色的海洋。在大会上,毛泽 东又一次发出号召,要组织农民暴动队,拿起武器同土豪劣绅和反动派 斗。他说:“敌人怕的是什么?是我们手里有武器。我们为什么有威风,也 是因为手里掌握了武器。只要我们牢牢掌握枪杆子,何愁反动派打不倒。”


毛泽东的话更使贺敏学认识了掌握枪杆子的重要性。大会以后,他和 刘真他们更加大力发展永新县的农民武装。在草市坳和龙源口的战斗中, 贺敏学率领永新暴动队也参加了战斗,并且缴获了大量的武装,他的队伍 也得到了空前壮大。


此次,兄妹见面时,他向毛泽东汇报了自己在永新的工作情况。毛泽 东听后,高兴地说:“永新是井冈山的门户,你的这支暴动队就是拒敌于家 门口的一把尖刀,一定要好好经营好!”

这时,朱德、陈毅等人都住在永新县城。他们都住在城镇的南端,傍着 清澈的禾水河那一幢商会的二层楼房子就是他们的住处。


1928年6月30日,毛泽东在这幢楼房的二楼中厅主持召开了湘赣边 界特委、红四军军委和永新县委联席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朱德、陈毅、宛希 先、王尔琢、何挺颖、朱云卿、谭震林、陈正人等,以及永新县委的刘真、刘 作述、刘家贤、王怀、贺敏学。湖南省委两位巡视员一湘东特委委员袁德 生和醴陵县委书记杜修经也参加了会议。会议开了一天一夜。白天研究分 兵发动群众、深人土地革命、扩大地方武装等项工作。晚上专门讨论了湖 南省委的来信。


湖南省委来信就是由杜修经和杨开明带来的。杨开慧的堂弟杨开明 此时还在茅坪。


会上,首先由杜修经传达了湖南省委的决定。这时,因为秋收起义前 委是由中共湖南省委领导,因此红四军前委一直隶属于湖南省委。在此次 信中,中共湖南省委改变先前同意毛泽东以宁冈为大本营的思想,指令红 四军“留下200条枪”,主力立即离开大本营,“杀出一条血路”,“向湘南发 展”,“泽东须随军出发,派杨开明同志为特委书记”,组织前敌委员会,由 毛泽东任书记,指挥红四军及湘南党务及群众工作,并“希望毫不犹豫地 立即执行”。杜修经传达湖南省委的指示后,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们必须 坚决执行省委的决定丨”


毛泽东听了,脸色顿时沉重。


因为这纯粹是不切实际的盲动冒险!红四军离开井冈山向敌人严密布 防的湖南进军,势必冲个鱼死网破,得不偿失。经过一番思考,毛泽东分析 当前政治形势,发表了和省委“盲动、冒险”的指令不同的意见。宛希先对 省委的意见也力持异议,马上附和毛泽东的看法,朱、陈前阵子在湘南吃 尽了苦头,深知湘敌的厉害,也同意毛泽东的意见。最后,会议讨论决定:

“四军仍应继续在湘赣边界各县作深人的群众工作,建设巩固的根据 地。有此根据地,再向湘赣推进,则红军所到之处其割据地方巩固,不易被 敌人消灭。”


由于多数同志坚持这种意见,杜修经、袁德生最后也只好表示同意。


不执行上级的指示,这在毛泽东看来,也是一件十分慎重的大事。7月 4日,他根据联席会议的精神,以湘赣特委和红四军军委的名义,向湖南省 委报告了不去湘南的六条具体理由。

会后,杨幵明从宁冈来到永新,毛泽东将特委书记之职转让给了他。


这次杨开明来到井冈山,不仅带来了湖南省委的不切实的指令,也带 来了杨开慧的消息:她带着三个孩子毛岸英、毛岸青和毛岸龙与陈玉英等 仍住在板仓。她还活着!并且,杨幵慧还给毛泽东捎来了两双布鞋。


这一段时间,贺子珍用女性的细心与温情悉心地照料毛泽东的生活, 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在生活上,都给了毛泽东很多的慰藉。毛泽东对贺子珍 的感情在这艰难的环境中也日益加深。此时,贺子珍已经怀孕在身,他们 深深地陷人了痛苦之中。


不久,贺子珍同毛泽东双双从禾川镇返回井冈山。在茅坪攀龙书院的 八角楼里,贺子珍一想起自己的尴尬地位,不舍与毛泽东的分离,经常掉 泪,眼睛哭得红红的。毛泽东不得不为此事经常劝慰她:“不要想得太多, 你现在还怀着一个小毛毛呢!”


但是,依着贺子珍的性格,她认为对的事,会一直这么走下去的。为了 能让自己在杨开慧来的那天走得自自然然,她平时就留意着,尽量把她自 己的衣物与毛泽东的分开,放在另一个包袱里另一个地方。


毛泽东是个细心人,终于一天,他发现了贺子珍的这个秘密。他故意 指黃她的包袱问:“子珍,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我的行李呀。”贺子珍随口回答着。她正在剪报,头也没抬,毛泽 东就走过去,把包袱打开,他看到里面除了贺子珍的一身换洗衣服、一双 草鞋、一双布鞋、一把刀子外再没有别的东西。在那个极其艰苦的年月,这 就是贺子珍的全部行装!毛泽东看到这些东西,心头一热,他看着低头正 在剪报的贺子珍那微低着头的清秀的脸,忍不住又问:

“你准备你的行装干嘛?”

“准备走呀。你什么时候把开慧姐接来,我什么时候离开你。她带着三个孩子,多不容易,我还年轻,到哪里都可以工作生活。”

贺子珍把剪好的报纸摆好放在桌子上,她扬起白皙的秀美的脸,冲毛 泽东一笑。这笑,是纯真的,也是苦涩的。贺子珍的宽宏和大度让毛泽东又 爱又怜,忍不住眼角湿润起来。


毛泽东好半天没有说话,眼前的贺子珍虽然年少,然而,她的胸怀和 自我牺牲的精神却是罕有的,他能说什么呢……


然而,在这烽火连天的年代,敌情容不得太多的儿女私情的纠葛,他 们来不及理清自己情感上的困惑,很快形势骤然严峻起来!井冈山又陷人 了湘赣两省大军的“围剿”之中。


上一篇:42. “我这个郎婿也只好人乡随俗”--贺子珍

下一篇:44. 八月失败:“我会在永新等着你的好消息”--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1.50194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