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41.蜜月未过完:永新打垮两只“羊”--贺子珍

​41.蜜月未过完:永新打垮两只“羊”--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7:21

41.蜜月未过完:永新打垮两只“羊”--贺子珍


毛泽东和贺子珍结婚后,并没有平静的蜜月可度。

—天,毛泽东回到家里,一进门就说道:“又一场你死我活的大搏斗开 始了!”

贺子珍忙问道:“怎么?敌人又来‘围剿’了?”

“是啊!这次除了湘敌之外,江西来了两只羊!”

“两只羊? ”贺子珍奇怪地问。

“是啊!一只羊叫杨如轩,一只羊叫杨池生。两只羊都是劲头十足的家 伙啊!”

原来,杨如轩先后两次向井冈山发动“进剿”,都惨遭失败。消息传到 南京后,蒋介石十分恐慌,急忙命令江西和湖南两省的军阀对井冈山革命 根据地进行“联合会剿”。


6月上旬,湘、赣两省军阀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达成“协议”:湘敌 吴尚第八军出兵一个师,从安仁经茶陵、酃县向宁冈推进;赣敌第三军第 九师杨池生部三个团从南昌经吉安向永新推进,与赣敌第二十七师杨如 轩部两个团会合,由杨池生任总指挥,杨如轩为前线指挥。


毛泽东和朱德、陈毅收到两省敌人“会剿”的情报,立即命令部队集结 宁冈备战。


会议决定,乘湖南各派军阀明争暗斗、“会剿”军尚未集中、赣敌第九 师杨池生部还没有逼近永新的有利时机,留下三十二团、军部特务营和三十一团特务连守卫井冈山,并牵制住在永新的杨如轩部两个团,而以红军 主力二十八团、三十一团和二十九团向湖南酃县出击,打乱湘敌的步子, 声东击西,迷惑敌人,引赣敌出洞,然后回兵宁冈,集中力量迎头痛击江西 两只“羊”。


部署定当,红军主力于6月上旬从宁冈茅坪出发,兵分两路,故意摆 出大部队进击湖南酃县的架势。毛泽东亲率三十一团走砻市、眭村一线人 酃;朱德、陈毅率领二十八、二十九团走小路,从茅坪直插酃县。两部红军 在酃县十都附近会合后,一举打垮了驻扎在酃县境内的湘敌吴尚部一个 团,首战告捷。紧接着,红军乘胜占领了酃县县城,残敌弃城奔命。


在红军主力开赴酃县之际,杨池生和杨如轩两股敌人于6月中旬在永 新刚刚合伙,随即,就遭到留守井冈山的红军和永新、宁冈的赤卫队、暴动 队昼夜不停的骚扰,整天坐卧不安。突然,传来了红军攻打酃县的消息,两 只“羊”断定红军远出湘南,以为这下井冈山唾手可得了!于是,筹粮草,拉 挑夫,进犯井冈山。


毛泽东和朱德、陈毅得知赣敌将从永新出动的消息,便立即率领二十 八、二十九、三十一团悄悄从酃县迅速赶回宁冈,稍事休整,准备迎接新的 战斗。

6月22日,两只“羊”分头行动了:杨池生带两个团坐镇永新县城和维 持补给线;杨如轩带着自己的两个团和杨池生的一个团从永新探头探脑 地向新、老七溪岭前进。


新、老七溪岭相距不到10华里,紧靠龙源口村拔地而起,横在永新和 宁冈两县之间。山上树高林密,溪急谷深,地势十分险要。两座山岭各有一 条小路蜿蜒而上,西边老七溪岭的小路从永新的白口通往山那边的宁冈 新城,东边新七溪岭的小路从永新的龙源口通往新城。这两条小路上七里 下八里,是永新通宁冈的交通要道,像两扇大门,拱卫着红四军的大本营宁冈。


杨如轩带了三个团来到七溪岭下以后,又兵分两路••他自己率两个团 从白口沿老七溪岭进攻,并在白口设立前线指挥部;命令杨池生部李文彬 团从龙源口沿新七溪岭进攻。他们准备第二天分别开始行动。


敌人的一举一动,根据地军民侦察得一清二楚。“大鱼”上钩了,战斗就在眼前。根据敌情,毛泽东立即写信给红四军军委,提出了一个歼敌方 案:要以很快的速度打掉白口一路,把正面敌人消灭一部或大部;战役的 重点在白口,主攻方向放在老七溪岭,箝制方向放在新七溪岭;打垮敌人 以后要猛追到石灰桥,争取时间,发动群众。毛泽东还指出,根据湘、赣两 敌的不同情况,我军必须避强就弱,集中力量打击赣敌。


23日这天正是端午节。天还没有亮,红四军各团按照确定的作战部 署,开始分头向新、老七溪岭前进。


朱德、陈毅率二十九团和三十一团一营从新城出发后,开往新七溪 岭,抢在敌人前面,占领了新七溪岭制高点一望月亭,并在这里设立了 指挥所。担任前卫的二十九团占领望月亭制高点后,继续沿山路直向山脚 下搜索前进,恰巧和蜂拥而来的敌人李文彬团顶面遭遇。于是,激烈的战 斗就在新七溪岭首先打响了。由于山路崎岖狭窄,两侧都是陡坡险崖,长 满繁密的丛竹緣松,兵力无法展开,敌人在机枪的掩护下,鱼贯式地爬坡 仰攻。二十九团是湘南暴动农军,枪支很少,他们怀着保卫根据地的坚强 决心,凭着梭镖、鸟铳和大刀,顽强地阻击着装备优良的敌人,先后打退了 敌人的多次冲锋。但是,经过一番苦战,因压不住敌人火力,战斗越来越艰难。


在这紧急关头,三十一团一营三连投人战斗。他们不顾敌人密集的火 力封锁,发起了反冲锋。敌人的火力很猛,接火后不久,三连连长就英勇牺 牲,三连的其他几个干部也相继负伤。这时,只见一排长挺身而出,指挥大 家战斗。


在红军暂时失利的情况下,敌人张牙舞爪地嚎叫着,向二十九团和三 十一团的望月亭指挥所步步逼进。红军战士万丈怒火心中升,决心人在阵地在。

突然,一阵排子枪的声音,盖住了敌人杂乱的枪声和叫喊声,冲在最 前面的敌人应声倒下去了,其余的敌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呆,立即 停住了脚步。原来,三十一团一营二连也投入了战斗,战士们一跃而起,像 下山猛虎,扑向敌人。


但是,不到片刻,溃逃的敌人又凭着望月亭前面的另一个山头——风 车口进行顽抗。不夺下这个山头,望月亭指挥所就依然有失去的危险!


就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朱德手提花机关枪,带着三个赘卫员,赶到 望月亭指挥所,动作十分利索。他察看了一下战斗情况后,对三十一团一 营营长陈毅安说:“一定要顶住敌人,不能让他们冲上来!”

“请放心,一定顶住!”陈营长坚定地回答。

说话时,不断有抬着伤兵的担架和伤员从望月亭指挥所经过,指挥所 里也停着一部分伤兵。朱军长走过去,挨个地询问伤势,嘱咐他们好好休 息,又吩咐说:“伤兵的武器统统留下,交给二十九团,准备出击!”

朱德亲临前线指挥,大大地鼓舞了士气,战士们越战越勇,越打越顽 强,死死地把敌人压在风车口下。


这时,老七溪岭方向突然像山崩地裂一样,枪炮声响成一片,战斗打 得十分激烈。原来,早上,王尔琢率二十八团赶到老七溪岭时,敌杨如轩部 两个团已占领了有利地形百步墩高地。形势对二十八团十分不利。王尔琢 组织了几次冲锋,想把山头攻下来,都未能成功,部队退过茅管坳与敌对 峙。大敌当前,情况危急。身为二十八团一营营长的林彪害怕了,动摇了。 他说:“新七溪岭枪声时断时续,恐怕失守了,这里又攻不下山头,我们应 当撤出战斗,往莲花方向退却。”


团长王尔琢说:“新七溪岭不可能失守,朱德同志的机关枪还在响 呢! ”并果断地决定:由三营营长肖劲从本营中抽调100多个作战勇敢、有 战斗经验的党员、老战士和连、排、班干部,编成几个冲锋集群,每一集群 24人,配备3挺花机关、5支梭镖、7支步枪、9支驳壳枪,敌人冲击,坚 决把山头拿下来。


中午,烈日当空。爬了半天山的匪兵,又饿又渴,精疲力竭,已经毫无 斗志。杨如轩以为红军在七溪岭兵力不多,没把红罕放在眼里,爱兵如 子”的他传下命令:“让部队在百步墩一带休息,准备过了中午再进攻。”匪 兵们听说可以休息,一个个放下枪,解下子弹带,找个阴凉处横七竖八地 躺下睡觉了。


这是一个敌疲我打的好机会。王尔琢立即下令三营营长肖劲率领冲 锋集群,隐蔽前进。他们利用地形,以跃进的方式,一起一伏,几个猛扑,就 接近了敌人。在杨如轩的手下正在躺头睡大觉,突然发现面前出现红军, 惊慌失措时,肖劲和战士们猛然站起身,向百步墩冲去,三脚两步跨到敌人面前,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把匪兵们杀得血肉横飞。紧接着,红军的第 二、第三个冲锋集群,又涌了上来,敌人渐渐支持不住,死伤越来越多,活 着的纷纷沿着山间小道溃逃。二十八团很快夺取了百步墩制高点。接着, 团部命令三营巩固阵地,由林彪带领一直担任预备队的一营,进行追击。


袁文才、王佐率三十二团从半夜就埋伏在杨如轩前线指挥部的眼皮底 下一武功潭山上,他们一直在寻找歼敌的战机;这时,听到老七溪岭枪 声激烈,马上向白口的敌前线指挥部发起突然袭击。红军战士和赤卫队、 暴动队员们猛冲猛打,敌指挥部顿时乱成一锅粥。杨如轩见势不妙,爬上 马想溜。突然,一颗子弹飞来,将杨如轩打伤。他死命抱住马头,狼狈不堪 地向永新逃去。


老七溪岭的两团敌军失去指挥,首尾挨打,立即全线崩溃。二十八团 迅速从山头冲下,势如排山倒海,正在溃逃的大股敌军被冲得七零八落, 在狭窄的山道上互相冲撞践踏,许多匪兵跌人路侧的山崖送了命。转眼 间,红军追到了山脚下。那里就是杨如轩设了指挥所的白口,它的前面有 一块开阔地。部队追到这里,林彪却违背上级指示,擅自命令一营停止了 追击。残敌得到这个喘息的机会,重新拼凑力量,垂死顽抗。这时,正好三 营赶到,立即用兵一处,与敌激战于白口。三营营长肖劲英勇牺牲,团参谋 长王展程也负了伤,但红军终于消灭了敌人两个营。接着,王尔琢率领红 二十八团一鼓作气,以小部追击残敌,大部急转新七溪岭,包抄龙源口的 敌人。


朱德军长在新七溪岭上的望月亭指挥所,听到老七溪岭的枪声由上往 下移去,知道二十八团已得胜,正向新七溪岭下的龙源口包抄过来。于是, 他立即命令二十九团和三十一团一营全部出击。

立.刻,fl十九团战士们呐喊着,直向敌人扑去。起初,敌人还想挣扎, 但抵不住红军如瀑布一样的俯冲。尽管敌团长喊破嗓子,强令匪兵向上仰 攻,却无济于事。


正在这时,二十八团、三十二团一部已赶到龙源口,预伏在龙源口一 带的数千名赤卫队、暴动队员也一齐参战,从四面八方向敌人包围过来, 漫山遍野红旗招展,杀声阵阵。残敌见退路已被切断,又腹背受击,军心完 全瓦解,顷刻垮了下去,大部在龙源口被歼。


下午3点光景,战斗结束。

红军第三次占领了永新城。两只“羊”带着他们的残兵败将,夹着尾巴 慌忙地向吉安方向逃去。龙源口大捷后,永新县城举行万人祝捷大会。


在祝捷大会上,特委书记谭震林提议贺子珍作为妇女代表到会上讲 话,贺子珍一口应承。她大大方方地走上台。这时,她身穿灰军装,腰束皮 带,英姿飒爽。台下的群众大多认得贺子珍,或早闻其名,贺子珍在台上, 还未张口,就引来了群众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贺子珍看到台下的群众热 情这么高涨,心中涌起湿暖的热流。她眼晴一热,激动地说道:“乡亲们,兄 弟姐妹们,请问大家,是谁领导我们打垮了国民党反动军队,打倒了豪绅 地主,建立了工农兵政府?”


群众异口同声:“是红军!是共产党!”

贺子珍听到这热情洋溢的回答,她讲话的才气迸发了,她昂着头,声 音清脆有力。她望着台下的群众,即兴发挥着:“乡亲们说得对!我们要拥 护红军!拥护共产党!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把国民党反动派消灭干净……”

雷鸣般的掌声响彻会场内外。

毛泽东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上那位美丽而又侃侃而谈的妻子,听着她头 头是道的演讲,不住地点头。他身旁的朱德军长也不住称赞贺子珍:“润 之,贺子珍同志真是个出色的宣传家哩!”

湖南敌人吴尚的一个师,自从一露头就被红军打垮一个团以后,一直 不敢出动。当他们得到赣敌惨败的消息后,更是不敢再战,仓皇撤退。蒋介 石煞费苦心拼凑的第一次两省“会剿”就这样以失败而告终。


上一篇:40.毛、贺结合:毛泽东挎上贺子珍绣的挎包--贺子珍

下一篇:42. “我这个郎婿也只好人乡随俗”--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394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