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39.天下大事尽收眼底歼敌四个团--贺子珍

39.天下大事尽收眼底歼敌四个团--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7:16

39.天下大事尽收眼底歼敌四个团--贺子珍


这时,毛泽东并没有撤退,他仍住在井闪山黄洋界下的宁閃县茅坪的八角楼里。


在白色恐怖四处密布的井冈山,消息十分闭塞,中央的指示、文件,通过党的秘密交通转送,来得很不及时。要了解国内外的大事和形势,只能通过敌人的报纸。


1927年,毛泽东在给中央的一封信中专门提到了这种情况:“在湘赣边界,因敌人封锁,曾二三月看不到报纸。去年9月以来,虽可以设法到吉安、长沙买报了,然得到亦很难。”

贺子珍做军委秘书,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为毛泽东搜集报纸。


白天,她随毛泽东外出工作,夜晚,她坐在油灯下,神情专注地翻阅着 堆在她面前的报纸,宛如沙里淘金,寻找有参考价值的新报道,给毛泽东 做决策参考用。


为了尽可能让毛泽东及时看上报纸,她想了许多办法,费尽了苦心, 甚至还同偷越国民党封锁线上山来做生意的小商小贩建立联系,请他们 每次来时多带些报纸,并高价收购。她还特别叮嘱小商小贩除带南昌、赣 州等地的地方报纸外,设法多带些《申报》、《大公报》来一因为这些报纸 的报道比国民党的其他报纸客观、公正些,因而价值也就更大些。


商贩们为了通过封锁线,躲过国民党哨兵的盘查,只得用报纸充当包 装纸。结果,几经周折带上山的报纸,不是日期不连续,就是被搓得皱巴巴 的。贺子珍收集后,将这些报纸按时间顺序编排分好,然后呈送给毛泽东阅读。


每当毛泽东看到报纸,脸上顿生喜色,嘴里连声叫着:“好,好! ”旋即 便如饥似渴地伏案阅读,如痴如醉。看到有价值的消息时,他更是兴奋异 常,边看边说:“真是拨开云雾见晴天,天下大事尽收眼底!”


毛泽东的判断力和信息分析能力极强,他能从敌人报纸上那些不知夸 大了多少倍、掺了多少水分和假象的报导中,准确地分析出敌人的动向、 意图以及所面临的形势和发展趋势,并由此决定红军的战略与策略。然 而,这一次由于杨如轩的封锁,毛泽东很长时间没看到报纸了,心里烦躁 不安,不得已,他专门把三十一团一营营长员一民和党代表宛希先叫来: “杨如轩一封锁,我们快成瞎子、聋子了,你们到我的老熟人家去弄些报纸 来吧。 ”


“老毛,你在这深山老林还有老熟人? ”员一民和宛希先有些奇怪!

“是呀!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闾啊,他的家就在茶陵高陇。”

茶陵,红军上井冈山后已经攻打过两次了,员一民和宛希先最是熟悉 不过,马上率领三十一团一营从永新西乡出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击湖南茶陵县的高陇。

高陇是大地主、大军阀谭延闾的家乡,地处湘赣大道上,交通极为便利,又离茶陵县城不远,一旦告急,很快可以搬来救兵。因此,它虽然地理位置很重要,可是镇上却只驻扎了地主武装挨户团。


1928年5月16日,三十一团一营直逼高陇,挨户团闻风逃跑。他们不战而逃,分明是搬救兵去了。为了对付即将而临的战斗,一赀立即进行了部署,命令一连担任警戒,二连作预备队,机枪连在山头筑工事,准备打掩护,三连向前方推进,进行侦察。


三连在接到侦察任务后,当即朝着挨户团逃跑的方向前进。行不多远,果然发现了前面的村子里驻有敌军。连长张清泉命令两个排占领附近一块高地,如果敌人发现后来进攻,就坚决阻击;他自己带领一个侦察排钻进敌人的腹地去侦察,他们很快接近敌人,隐蔽在村子附近,敌人在村里的一举一动都在战士们的眼皮底下,就连敌人的大声吆喝和惊起鸡飞狗跳的声音都可以听得很清楚。经过一番细心的侦察,弄清了敌人是湘军吴尚的第八军一部,人数约一个团。此时,敌人还没有发现红军。张清泉见这正是袭击敌人的好机会,立即指挥部队给敌人一个突然袭击。敌人猝不及防,当场被打死很多。三连在消灭了一批敌人后,向高陇撤退。敌人立即集中全部兵力,尾追上来。


营长员一民立即命令一连和二连准备战斗。一连连长陈伯钧带领一个 排飞快地布置了埋伏。敌人的尖兵随即闯进了埋伏圈,霎时间,枪弹和手 榴弹象雨点一样落向敌群。敌人东冲西突,纷纷中弹仆地。最后,丢下一批 尸体,仓皇逃跑了。


敌军的大队人马,见尖兵被歼,虽然有些心慌,却又倚仗人多势众,继 续涌来。第一批窜上来的敌人被消灭了,第二批、第三批的敌人又涌上前 来。在激烈的战斗中,三连连长张清泉壮烈牺牲了。战士们看见敌人杀害 了自己的连长,怒火万丈,有的跳出掩体,大吼着要杀下去跟敌人拼。营长 员一民的心头也充满了愤怒和仇恨,但看到眼前的处境对自己不利,硬拼 不能改变战场的态势,马上大喊:“避开敌人的锋芒,回头再来收拾敌人。”


然后,他迅速带领部队后撤了 15华里。敌人转眼间不见了红军,有点 摸不着头脑,生怕又中了红军的计,不敢贸然追击。员一民、宛希先利用战 斗的空隙,从容整理了自己的队伍。接着,指战员们怀着为烈士报仇的决 心,回身又向敌人发起猛烈的反攻。经过三小时激战,反攻到了高陇。


可是,就在这个时刻,一营遭到了优势敌人的反扑。在争夺一个制高 点时,临近山头上的敌人突然打来一排冷枪,员一民不幸牺牲。他的牺牲, 使一营的指战员们更增添了对敌人的仇恨。他们在党代表宛希先和副营 长陈毅安的指挥下强忍悲痛,暂时撤出高陇,驻扎到东首、马首一带,进行 休整,准备再战。同时,鉴于牺牲营长1人、连长2人、兵士 50人以上,损 失较大,宛希先决定派出骑兵通信员,向驻在宁冈的红四军军部报告军情。


军部接到情报后,朱德、陈毅和王尔琢等同志立即带领二十八团从宁 冈赶来增援。


第二天,二十八团到达马首附近的罗帕岭,与三十一团一营取得了联 系。这时,敌人的主力已摆在高陇河西的狮子岭、象皮岭一带。朱德等人研 究后,决定采取两面包抄的作战计划,三十一团一营攻敌右翼,二十八团 攻敌左翼。两部顺利完成迂回包抄后,于中午12时向敌人发起猛烈进攻。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鏖战,敌人招架不住,狼狈地向茶陵方向溃逃。红军乘 胜追击,边追边打,一直打到腰陂方回。这一仗消灭敌人一个连,俘敌连长 及士兵多名,缴枪百余支。这一下,红四军一下子缴获了一大批报纸。


杨如轩正在永新龙源口附近“寻敌决战”,得到红军主力袭击高陇的 消息后,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想到红军不声不响地去了湖南;喜的是红军 主力去攻湖南,井冈山必然空虚,正好乘虚而人。于是,他急忙命令在永新 南乡的两个团抵达龙源口,妄图越过七溪岭,直取宁冈,而他自己则带着师部和两个团又缩回头“坐镇永新城”。杨如轩满以为这下子准是万无一 失了,哪想到恰恰中了毛泽东和朱德的计!


毛泽东获悉敌军的部署后,立即命令红二十九团和宁冈、永新的地方 武装,利用山险,扼守新、老七溪岭,阻击敌人主力;同时,又从宁冈古城给 在高陇的红四军军部发出急信,要求朱德、陈毅必须迅速地采取行动,解 除龙源口两团敌人对宁冈的逼困。朱德马上决定率红军回师江西,直捣永 新县城,袭击敌人的指挥部,引龙源口敌人回头去救,相机消灭敌人,扭转战局。


5月18日清晨,朱德、陈毅带领二十八团和三十一团一营从髙陇出 发,向永新挺进。绵绵不断的黄梅雨,把泥路淋得稀溜滑,一脚踩下去,“扑哧”一声,泥浆漫上了脚背。战士们杀敌心切,不顾泥泞的小路溜滑,只管 迈开大步朝前奔。部队像插上了翅膀一样,飞过了莲花县的田南、三板桥、 桥头和永新西乡的龙田、潞江、沙市等地,一天走了 100多里路,于当天晚 上攻下了离永新县城只有30华里的澧田镇。


红军大部队到达澧田后,饱饱地睡了一觉,第二天早饭后,部队由群 众带路,沿着禾水北岸的大路,向永新城挺进。


说也凑巧,就在这时,敌七十九团正好从永新城面对面地向红军开 来。原来,昨晚杨如轩接到澧田靖卫团的报告后,以为来的只是一小支游 击队,便派了七十九团赶去。七十九团的团长刘安华,绰号刘胡子,是镇压 万安县农民起义的刽子手。在红军首战永新时,这个团像泥鳅一样溜得 快,没有受到多大损失,便俨然以“胜利之师”自居,这次奉命出城打红军 的“游击队”,更以为十拿九稳。临走时,刘胡子夸下海口 :“小小的游击队 有什么了不起,看我把他们统统捉来!”

朱德、陈毅等同志根据侦察到的敌情,迅速作了新的战斗部署,准备 在永新城通往澧田的必经之处一草市坳一带伏击敌人。


上午11点钟光景,刘胡子吆喝着敌七十九团,大摇大摆地闯进了草市 坳。等敌军大部队进人埋伏圈后,王尔琢一声令下,山上枪声大作,到处杀 声震天,子弹像雨点般朝敌人扫去。刘安华做梦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红 军主力,被打得措手不及,伤亡重大,扭转屁股就向后逃。红二十八团立即 从黑栋山直插过来,越过神林坳、草市坳,像猛虎般向敌人奋勇冲杀。败退之敌与后卫部队会合后,又企图抢占坐落在草市坳人口处的鹰崖岭,控制 制高点。朱德早就防着他们这一手,立即指挥部队冲上去,把四挺机枪架 在山头上,一齐向敌人开火,打得刘胡子的“胜利之师”连滚带爬退下山 去。但是,二十八团并不放过他们,一鼓作气,迅速尾追,刘胡子率敌撒腿 奔跑,到草市坳东侧河边的大桥头。谁知这时早已埋伏在附近的一部分红 军和地方武装,又从坳背后包抄过来,抢先赶到前面,截断了他们的逃路。 红军形成前后夹击,刘胡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成了瓮中之鳖,只好豁出 去死打。但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他的队伍越打越少,眼看没几个人 了,刘胡子知道完了,便独自骑着一匹大白马,想夺路逃命,红军一齐开枪 射击,将他当场击毙。


全歼了敌人七十九团后,红军乘胜向永新城逼进,从草市坳到永新城 是下坡路,比较好走,部队像一阵旋风似的扑到永新城下。城里的敌人还 不知道七十九团已经被歼灭,更没想到红军会来得这样快,杨如轩甚至还 在等着刘胡子的胜利捷报呢!


红军神速地开到永新城下,决定立即攻城。这时,杨如轩和几个亲信 正在师部边搓麻将边听留声机。当城外枪声四起时,部下向他报告:“红军 快打进城来了!”

杨如轩不信,满不在乎地说:“什么红军,不过是一股小游击队,我已 派刘胡子到澧田方向搜索去了,他们来不了。”

过了一会儿,部下又来报告说:“枪声更近了。”


杨如轩搓麻将的兴致正浓,非但不信,还把来报告的部下臭骂了一 顿,吓得部下再也不敢进去报告了。正当杨如轩摸着麻将,摇头晃脑地跟 着留声机刚哼到《金沙滩》中“杀得我杨家兵四散奔逃”一句时,忽然“兵 乓”一声,一颗子弹打碎了屋顶上的瓦片。这一下,杨如轩才惊醒过来,跑 到屋外一听,枪声已离师部很近。他急得什么也顾不得,立即破门而出,朝 永新东门逃命,几个亲信紧随后面。


当杨如轩跑到街上时,街上已挤满了慌慌张张奔逃的士兵。他又喝又 骂,好不容易挤到城门口,可是,他的部下都想往外逃,已把城门塞死了, 只是一片嘈杂的吵闹和咒骂声。杨如轩一见这情景,便对着士兵们大叫 道:“不要乱跑!不要乱跑!”但没有一个人理他。杨如轩又声嘶力竭地拼命叫喊:“我是杨师长,你们要听指挥!”


但是,仍然没有人理睬他。杨如轩无法,只得跟着士兵往外挤,挤得满 头大汗,可是还是挤不出去。他只好又倒回来,钻进一家铺子,打开后门, 打算爬墙出城。城墙不算高,但杨如轩生得像只笨猪,费尽了平生之力,才 爬上了城墙,正想跳下去,又怕摔死,后面的枪声越来越近,杨如轩急得脸 色发白,手脚不住地颤抖,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不顾死活地跳了下去。跳 下去时,正好一颗流弹从他的额上一擦而过,顿时鲜血直流。亲信们一见 主子受了伤,便急忙拖着他往天河方向逃跑了。


战斗结束了。红军这次二打永新城,将敌七十九团和三十七团一营工 兵大炮队、机关枪连,以及师部卫生队、输送队打得落花流水,击毙、击伤 敌团长、师长各1名,夺获追击炮7尊、山炮2尊、银洋20余担。


就这样,赣敌的“进剿”又告破产。随后,红军为了巩固胜利,主动撤出 永新,经高坑、三湾回宁冈休整。

武装斗争的节节胜利,有力地推动了根据地建设。


1928年5月20日,毛泽东在宁冈茅坪的谢氏慎公祠主持召幵了湘赣 边界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参加会议的有军队党和永新、宁冈、莲花、遂 川、酃县五个县委及茶陵特别区委的负责同志共60多人。刘真、贺子珍、 刘辉霄、贺敏学、龙超清、袁文才、王佐、陈正人、刘寅生等全部与会。在会 上,毛泽东分析了中国革命的形势,阐明了中国革命的特点,回答了 “红旗 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坚定了大家坚持井冈山斗争的决心。大会议决了 政治问题、政治纪律、暴动口号、政纲,选举产生了第一届边界特委,委员23人。


在边界特委中,宛希先、毛泽东为常委,朱德、陈毅、刘辉霄为候补常 委,毛泽东任特委书记。从此,边界地方党有了坚强的、统一的领导机构。

毛泽东当选为特委书记后,改选陈毅任红四军军委书记。


几天以后,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也在茅坪仓边村成立了,毛泽东兼任 主席,袁文才任副主席。边界工农兵政府设有土地部(谭震林负责)、军事 部(张子清负责)、财政部(余贲民负责)、政法部(邓允庭负责)、工农运动 委员会(宋乔生、毛科文负责)、青年委员会(肖子南、刘真负责)、妇女委员 会(吴仲莲、彭儒负责)。


之敌与后卫部队会合后,又企图抢占坐落在草市坳人口处的鹰崖岭,控制 制高点。朱德早就防着他们这一手,立即指挥部队冲上去,把四挺机枪架 在山头上,一齐向敌人开火,打得刘胡子的“胜利之师”连滚带爬退下山 去。但是,二十八团并不放过他们,一鼓作气,迅速尾追,刘胡子率敌撒腿 奔跑,到草市坳东侧河边的大桥头。谁知这时早已埋伏在附近的一部分红 军和地方武装,又从坳背后包抄过来,抢先赶到前面,截断了他们的逃路。 红军形成前后夹击,刘胡子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成了瓮中之鳖,只好豁出 去死打。但是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他的队伍越打越少,眼看没几个人 了,刘胡子知道完了,便独自骑着一匹大白马,想夺路逃命,红军一齐开枪射击,将他当场击毙。


全歼了敌人七十九团后,红军乘胜向永新城逼进,从草市坳到永新城 是下坡路,比较好走,部队像一阵旋风似的扑到永新城下。城里的敌人还 不知道七十九团已经被歼灭,更没想到红军会来得这样快,杨如轩甚至还 在等着刘胡子的胜利捷报呢!


红军神速地开到永新城下,决定立即攻城。这时,杨如轩和几个亲信 正在师部边搓麻将边听留声机。当城外枪声四起时,部下向他报告:“红军 快打进城来了!”

杨如轩不信,满不在乎地说:“什么红军,不过是一股小游击队,我已 派刘胡子到澧田方向搜索去了,他们来不了。”

过了一会儿,部下又来报告说:“枪声更近了。”

杨如轩搓麻将的兴致正浓,非但不信,还把来报告的部下臭骂了一 顿,吓得部下再也不敢进去报告了。正当杨如轩摸着麻将,摇头晃脑地跟 着留声机刚哼到《金沙滩》中“杀得我杨家兵四散奔逃”一句时,忽然“乒 乓”一声,一颗子弹打碎了屋顶上的瓦片。这一下,杨如轩才惊醒过来,跑 到屋外一听,枪声已离师部很近。他急得什么也顾不得,立即破门而出,朝 永新东门逃命,几个亲信紧随后面。

当杨如轩跑到街上时,街上已挤满了慌慌张张奔逃的士兵。他又喝又 骂,好不容易挤到城门口,可是,他的部下都想往外逃,已把城门塞死了, 只是一片嘈杂的吵闹和咒骂声。杨如轩一见这情景,便对着士兵们大叫 道:“不要乱跑!不要乱跑! ”但没有一个人理他。杨如轩又声嘶力竭地拼命叫喊:“我是杨师长,你们要听指挥!”


但是,仍然没有人理睬他。杨如轩无法,只得跟着士兵往外挤,挤#满 头大汗,可是还是挤不出去。他只好又倒回来,钻进一家铺子,打开后门, 打算爬墙出城。城墙不算高,但杨如轩生得像只笨猪,费尽了平生之力,才 爬上了城墙,正想跳下去,又怕摔死,后面的枪声越来越近,杨如轩急得脸 色发白,手脚不住地颤抖,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不顾死活地跳了下去。跳 下去时,正好一颗流弹从他的额上一擦而过,顿时鲜血直流。亲信们一见 主子受了伤,便急忙拖着他往天河方向逃跑了。


战斗结束了。红军这次二打永新城,将敌七十九团和三十七团一营工 兵大炮队、机关枪连,以及师部卫生队、输送队打得落花流水,击毙、击伤 敌团长、师长各1名,夺获追击炮7尊、山炮2尊、银洋20余担。


就这样,赣敌的“进剿”又告破产。随后,红军为了巩固胜利,主动撤出 永新,经高坑、三湾回宁冈休整。

武装斗争的节节胜利,有力地推动了根据地建设。


1928年5月20日,毛泽东在宁冈茅坪的谢氏慎公祠主持召幵了湘赣 边界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参加会议的有军队党和永新、宁冈、莲花、遂 川、酃县五个县委及茶陵特别区委的负责同志共60多人。刘真、贺子珍、 刘辉霄、贺敏学、龙超清、袁文才、王佐、陈正人、刘寅生等全部与会。在会 上,毛泽东分析了中国革命的形势,阐明了中国革命的特点,回答了 “红旗 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坚定了大家坚持井冈山斗争的决心。大会议决了 政治问题、政治纪律、暴动口号、政纲,选举产生了第一届边界特委,委员 23人在边界特委中,宛希先、毛泽东为常委,朱德、陈毅、刘辉霄为候补常 委,毛泽东任特委书记。从此,边界地方党有了坚强的、统一的领导机构。


毛泽东当选为特委书记后,改选陈毅任红四军军委书记。

几天以后,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也在茅坪仓边村成立了,毛泽东兼任 主席,袁文才任副主席。边界工农兵政府设有土地部(谭震林负责)、军事 部(张子清负责)、财政部(余贲民负责)、政法部(邓允庭负责)、工农运动 委员会(宋乔生、毛科文负责)、青年委员会(肖子南、刘真负责)、妇女委员 会(吴仲莲、彭儒负责)。


会后,在边界党和毛泽东的领导下,边界工农兵政府开始镇压敌人, 实行土地革命,以壮大赤卫队、暴动队等地方武装,发展工农业生产。


上一篇:​38.贺怡遇险,山泉救命--贺子珍

下一篇:40.毛、贺结合:毛泽东挎上贺子珍绣的挎包--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470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