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37.贺子珍遇险:两名战士烧死--贺子珍

​37.贺子珍遇险:两名战士烧死--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7:08

37.贺子珍遇险:两名战士烧死--贺子珍


军情似火,杨如轩的大军开始行动了。红四军的几个团按照军委的部署,分头行动。


贺子珍没有随队伍一起行动,军委参谋长王尔琢交给她一项特殊任务:“带领10名战士秘密潜回永新,同永新的地下党取得联系,了解敌人 兵力部署,并组织永新的农民武装,配合红军主力作战。”


贺子珍尚不满18岁,接受这项重大的任务,有些心理压力,说道“我 怕自己一时疏忽而坏了党的大事。”


毛泽东一听,鼓励她说:“你们这次是到敌占区去,虽是深人虎穴。但是,只要大胆机智,小心谨慎,并依靠当地的群众和党的组织,这样你们就有了信心,什么困难都不怕!”

这一席话,让正处于紧张而又忧虑之中的贺子珍有了信心。


第二天,她和几位农军战士告别了毛泽东,乔装成村民和堂客连夜出发了。

一上路,贺子珍就开始深深地思索:10个人一起活动,目标太大,容易 引起民团的注意。于是,她把同来的人分成两队,分别到两个村子去摸愔 况,找地下党接头,并规定了两队人员碰头的时间和地点。


贺子珍带着一队人,到离永新三四十里的一个村子去活动。这是一个 大村落,有一个较大的民团,其中有许多人练过拳术,很会打架,村口养有几条大恶狗,村子外的人一般都不敢轻易进村。到这个村子探听情况最危险,可是,为了摸清民团的情况,贺子珍仍然决定到那里去。


他们悄悄地摸进村子后,很快同这里的党员联系上了。贺子珍和她同 来的战士分头在几个可靠的乡亲的掩护下,幵始收集敌情。一切工作开展 得很顺利。

这一天,她同几个战士正在一个老表家里碰头,刚要把了解到的敌情 汇总一下,突然,放哨的进来报告说:“民团带着枪向这里开过来了。”

贺子珍当机立断:“马上转移!”

接着,她把桌上的材料塞到灶膛里烧掉。当他们要往外走时,敌人已 经把这所房子包围了。


几个男同志一看情况不好,打着枪,硬冲了出去。贺子珍也拔出手枪, 顶上火,准备往外冲。这时,屋里的老表一把将她拉住,低声说:“走不得 了,快藏起来!”

这个老表家一共三口人,还有妻子和一个5岁的儿子。


贺子珍急中生智,像上次在秋溪遇险时那样披着一件老表妻子的衣服 藏到了床上帐子后边。老表让妻子用锅灰把脸抹黑,躺在床上装病,又把 儿子抱到床上,让他隔着帐子坐在贺子珍的腿上装哭。男孩的身子正好挡 住帐子后面的贺子珍。用土布做的帐子本来就比较厚,不透亮;再加上江西农村的房子,窗户很小,屋里特别黑,完全看不清帐子后面坐着一个人。


民团头子看有人冲出去,马上命令几个团丁 :“跟踪追击,留下来的都进屋子。”

其实,地主民团并不清楚有几个人在这里开会,加上刚才几位男的在 他们眼皮底下逃了出去,一进屋不见人以为都跑了呢丨为了泄怒,几个团 丁把老表家砸了个光,草草地找过后,就喊着:“没有人,追!”一溜烟跑去 追赶逃跑的“共党分子”,根本没发现帐子后的贺子珍。


民团走后好长时间,老表也不让贺子珍出来,怕团丁反扑过来,一直 到天完全黑了,觉得敌人不会再来,他才让贺子珍出来。贺子珍担心其他 战友的生命安全,就向老表告辞。老表心疼地对她说:“现在这么晚了,你 一天都没吃东西,我给你做点便饭,吃了再走吧!”

“不,大伯,我要走了,不能再连累你们一家人了。”

贺子珍接着问老表:“刚才那几位战士跑到哪里了?”

老表告诉贺子珍:“冲出去的战士为了分散团丁的注意力,跑出村后, 就往两个不同方向跑,团丁也分成两股追赶。一出村子,他们就钻进山林, 隐藏起来。团丁搜遍了两个山头,也没有发现战士们的踪影。这些狼心狗 肺的家伙竟想出了一条毒计:放火烧山。他们企图用这一招,逼迫战士们 自己走出来。结果,两片山林烧成两片火海,也没有一个人走出来投降。” 贺子珍听到这儿,非常着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是生,还是死?” 老表默默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贺子珍对老表说:

“大伯,我马上上山去找他们。”

老表见她着急的样子,忙说:“我先给你找个向导。”

于是,贺子珍就在向导的带领下悄悄摸上了山。


在朦胧的夜色下,贺子珍看到了被烧的山,黑糊糊的,连一些小的树 树干也被烧没了,整个山变成了一座荒山。有些烧剩半截的树干,还在冒 烟,烧枯的树枝不时掉落下来。贺子珍加快了步子,她小声地轮流喊着几个战友的名字。但是,除了山风的呼啸声,没有任何回响。他们把这片山林 几乎走遍了,才在一块山石后面发现被烧死的两个同志。从被烧焦的躯体 和深插进泥土里的手可以看出,他们宁愿被烈火烧死,也决不出来投降。 看到这种情形,贺子珍的心像针剌一样疼痛不已,泪水默默地往下滑落。 她对自己说:贺子珍,现在还不是你哭的时候,因为你的任务没有完成,战友们的仇还没有报。她这么想着擦掉了眼泪,强忍住悲痛,又爬上了另一 座山。


怀着悲恸心情的贺子珍又来到第二座山上,树木像前一座山一样被火烧坏了。她深情地喊着战友们的名字。忽然,贺子珍听到有轻轻走动的声 音。她心里一阵狂喜,忙高兴地叫他们的名字:

“是你们吗?我是贺子珍,敌人走了,你们快出来吧。”

不一会儿,有人走过来了。贺子珍一看,果然是自己的同志。接着,他们又找到了另一个。原来,在熊熊的大火中,他们匍伏在潮湿的沟整里,才幸免于难。劫后余生,战友重逢,悲喜交集。贺子珍说:

“我们这里出了事,不知道在另外一个村子活动的同志们情况怎么 样,有没有遇到危险。我看,最好是先去找找他们,把了解到的情况汇总一 下,向军委送个报告。”

这两位同志同意这个意见。于是,三个人同向导老表一起,立即出发 到那个村子去。贺子珍立刻把他们的情况写在信上,由两个同志负责把这 封信送上井冈山。在信中,她还把遭遇到的危险和两个同志牺牲的消息写了上去。


送信的同志走后,贺子珍又和同志们商量预定的计划:出发到另一个 村子去,继续了解情况。两天以后,给军委送信的同志回来了。他们带回了 王尔琢的信。信里说:“你们的来信收到了,反映的情况很好,很有用。敌人 正千方百计要消灭你们,战斗马上就要打响了。你们速回井冈山。”


贺子珍和她的战友们把党交给的任务全部完成以后,回到了井冈山。 毛泽东看到他们胜利归来,很高兴地对贺子珍说:

“贺子珍同志,你工作得很出色,很有进步。过去的一个学生娃,一个 小姐,学会怎样干革命,怎样同工农群众打成一片了。你成了工农分子,不 再是小姐了。”

贺子珍听了毛泽东这番赞扬的话,突然面红心跳起来。


“以后要更加注意锻炼自己呢! ”她心想。

毛泽东见贺子珍不吱声,就和蔼地对她说:“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吧,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贺子珍听到“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这句话,哪还有心思休息。她睁大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对毛泽东说:“毛委员,我不累。我不用休息,照样能继续战斗!”

毛泽东看到她这孩子似的样子,哈哈笑了起来。


果然,当红四军攻打永新的兵力部署完毕后,贺子珍随军委到了前线。


这次战斗,红四军分两路出击。毛泽东率领的三十一团从宁冈、大陇 经新城,过七溪岭,直扑永新。朱德率领二十八、二十九团从茅坪经拿山、 盐石向永新县城挺进。袁文才、王佐领导的三十二团,仍守在井冈山。


永新的暴动队、赤卫队总指挥部同南乡第四区委,发动了全县的农民 武装接应红军主力。他们人数多,地形熟悉,不但带领红军队伍走近路包 抄敌人,给红军战士送水送饭,而且直接参加了战斗。在最后发起冲锋时, 永新县的农民武装,成千上万人呐喊着向敌人压过去,大大增强了红军的 声威。战斗获得了全胜。杨如轩的三个团被打得落花流水,他狼狈地带着 残兵败将向吉安方向溃逃而去。


红军攻占永新城后的第二天,在县城召开了祝捷大会,毛泽东讲了话。会上,成立了永新县工农兵政府。接着,除二十八团就地休整待命外, 二十九团和三十一团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在永新境内分兵发动群众,打土 豪,分田地,建立革命政权。


上一篇:36.借调到前委做秘书--贺子珍

下一篇:​38.贺怡遇险,山泉救命--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1062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