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33.袁王做媒男才女貌蛮好的嘛--贺子珍

33.袁王做媒男才女貌蛮好的嘛--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2:00

33.袁、王做媒:“男才女貌,蛮好的嘛!--贺子珍


袁文才早就是共产党员。步云山练兵后,袁文才这支农民革命武装, 真正开始了走向革命的新生。


袁文才在和毛泽东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彼此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 称赞毛泽东学识渊博、有军事才能。他还经常向部下称赞毛泽东是中央一 级的大能人。


他不仅在口头上这样说,而且在实际行动中认真地按照毛泽东的意见 去做,把毛泽东的意见当做指路明灯了。他主动清除部队中那些豪门出身 的不良分子和老兵油子,大批地吸收有阶级觉悟的青年入伍,迅速改变了 起源于绿林武装的这支队伍的复杂成分,使之成为在中国共产党直接领 导之下以贫苦农民为主体的革命武装。


随着袁文才革命觉悟的提髙,他对部下遵守革命纪律的要求更加严格 了。有一天夜里,他的特务连有几个战士在野外捉到几只散失的鸭子,回 到步云山私自杀掉煮吃了。袁文才知道这件事后,立即召开特务连的全连 大会,严厉批评了那几个战士,还责成连长亲自带领几个战士去向丢失鸭 子的农民群众赔礼道歉,并按价给予赔偿,在群众中获得了很好的影响。


在步云山练兵期间,袁文才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在各连建立了党支部;随后又发展了一批有觉悟的干部、战士人党;尔后,他又在连队成立了 士兵委员会。他还经常对干部、战士讲:“我袁文才犯了错误,也要由士委 会来处理。”他的胞弟袁雪梅是第二连的连长,因生活作风问题受到士委 会的批评后,不仅没改,反而私自离开队伍。袁文才知道后,不徇私情,要 求土兵委员会对其胞弟从严作了处罚。由于实行了民主制度,废除了打骂 制度,人民军队官兵一致的原则在这支部队中得到了认真的贳彻。


这时,胡亚春、何正山等人,不听袁文才劝说,恶习难改,继续着谋财 害命、打家劫舍的那种土匪行为,不仅不听劝告,反而时常冒充袁文才的 名义去拦路抢劫,甚至企图谋刺毛泽东,在宁冈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为了 维护党和工农革命军的声誉,袁文才不拘前盟,大义灭亲,于1927年底将 胡亚春、何正山捉拿归案,并于次年正月将胡亚春处决。这使袁文才在宁 闪一带更得人心。

然而,以井冈山茨坪为大本营的王佐则不同了。他虽然专与土豪劣绅 们作对,也同情革命,但他还不是共产党员。前一阵,他听说毛泽东要派人 前来改造他的队伍,担心工农革命军要吃掉他。但是,现在毛泽东把陈浩 等叛徒处置了,攻打茶陵充分显示了工农革命军的强大实力,于是,他又 担心工农革命军在井冈山呆不长久,将来自己吃亏。这天,他特意来到宁 冈茅坪,找自己的老庚袁文才商量主意。


袁文才对王佐作了一番幵导,使王佐的顾虑消除了许多。说到毛泽东 的队伍能不能在井冈山久留,两人谁也没有把握。袁文才毕竟久居江湖, 深沉老练,思谋良久,开口说道:“要让老毛久居井冈,只有把他拴住!”

王佐一听,连忙问道:“怎么个拴法?”

袁文才道:“设法让他做我们井冈山的女婿。”

王佐听了,一拍大腿:“老庚,你这个主意好! ”可转眼一想,他又顾虑 道:“听说老毛在湖南已有妻小,这事使得么?”

袁文才说:“这有什么使不得。这年头出门在外,多讨一个婆娘有什么 关系?”

王佐想想也是,问:“那你说叫谁嫁给他好?”

袁文才哈哈一笑:“贺敏学的妹妹贺子珍不是顶般配吗?”

王佐想想眼睛一亮•.“对呀!让他们结成一对,郎才女貌,蛮好的嘛! ”


两人当即商定,先和贺敏学、贺子珍商量,如果他们兄妹同意,就和老 毛挑明这件事。

贺敏学是个爽快人,知道这件婚事对大家都有好处,再说毛泽东确实 不凡,于是满口答应做妹妹的工作。

贺子珍在这段时间读过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知道毛 泽东是我们党内有名的“农运王”,崇敬已久。前些时毛泽东率工农革命军 来到茅坪,她也在欢迎的人群之列,袁文才还特意将她向毛泽东作了介 绍,她也下意识地看了看毛泽东,见他虽然衣衫破旧,脸庞瘦削,满头长发 乱蓬蓬的,两眼却炯炯有神,谈笑和蔼可亲,不失青春风采,崇敬之外又增 添了几分亲近之感。可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提亲要自己嫁给他,袁文 才、王佐大哥和自己的亲兄长都极力主张这门婚事,她不禁评然心动,却 又默不作声,报以少女特有的羞涩。


几天后,袁文才果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向毛泽东讲了这件事。毛泽东 以为袁文才只是说说而已,没把它放在心上。


过了大概半个多月,袁文才又向他提起这件事。

毛泽东这才认真起来,连忙推辞,说:“我在湖南早有妻子儿女,这事 使不得。”

袁文才劝说道:“这有什么关系?贺子珍已经去了茨坪王佐处,估计王 佐已经给贺子珍说了这件事。”

不久后,毛泽东去茨坪了解王佐的农民自卫军整编情况,王佐热情邀 请他和何长工去家中吃饭。席间,王佐果然又说到这事,毛泽东还是婉言 拒绝。

与袁文才一样,王佐又劝说了一番,态度热情坚决,看样子是非成全 此事不可。

这可给毛泽东出了一道难题。他明白,袁、王一再提及此事,其用意不 言自明。

要是自己不答应,袁、王对自己、对共产党和工农革命军好不容易才 建立起来的信任可能产生动摇,这将对建立革命根据地十分不利;要是答 应吧,自己怎么对得起远在家乡的杨开慧母子呢!对贺子珍这个姑娘他是 没什么可说的,虽然接触还不多,但凭直觉,他已发现她性格活泼,品貌出众,他为工农革命军中能有这样一位巾帼女杰而感到髙兴。至于别的想 法,他倒一点也没有。现在袁、王突兀提出婚姻一事,倒是挑动了他那根敏 感的神经。


毛泽东十分为难,袁文才、王佐却在等待着毛泽东表态。毛泽东决定 先拖一拖再说。


在这种情况下,1928年元月,前委委派何长工到王佐部队任党代表。 何长工知道王佐对自己仍有戒心,便暂时不接触士兵,设法接触他的老母 和妻子、心腹等,逐步获得他们的好感。后来,何长工与王佐谈话中,知道 他最忌恨井冈山一带反动民团总指挥尹道一。为此,前委根据何长工汇 报,派来一个排兵力协助王佐消灭尹道一。在战斗中,王佐亲自出马,何长 工在中途设埋伏。尹道一率部队凶恶扑来,误中埋伏,被一枪击毙,残部树 倒猢狲散。事后,王佐兴奋地表示,对共产党更加信任,请求多派干部来训 练他的部队。于是,党先后派宋任穷、康健、张际春、高静山、蔡协民、谭梓 生等许多同志到王佐部队工作。在党的领导下,王佐克服了打骂士兵、摆 香堂、拜把子等绿林习惯,并且主张他的部队也要像工农革命军一样官兵 平等、经济公开、爱护群众。


上一篇:32. 打茶陵:贺子珍报纸送来的战机--贺子珍

下一篇:34.工农武装割据局面形成--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29723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