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32. 打茶陵:贺子珍报纸送来的战机--贺子珍

32. 打茶陵:贺子珍报纸送来的战机--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1:58

32. 打茶陵:贺子珍报纸送来的战机--贺子珍


贺子珍从永新带来的报纸,无异于刺破雨雾阴霾的一道闪电,使毛泽东寻到了一个难得的用兵契机。


自大汾遭袭上井冈山以后,为了改变部队的窘况,毛泽东就像只困狮 似的一边练兵、养伤,一边窥伺着山外形势的变化。他不时托人出外买来 报纸,细细加以研究。


“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在这深山密林中出不去,毛泽东不放过 报上的蛛丝马迹,以把握山外的风云变幻。湖南军阀唐生智和桂系军阀李 宗仁、白崇禧之间爆发的两湖之战,毛泽东在从砻市南下时就晓得了。军 阀混战顾不上湘赣边远地区,这正是工农革命军得以发展的时机,但出师 不利,在大汾遭袭击。此时,毛泽东得悉唐生智前线吃紧开始征调各县民 团前去增援时,知道民团一走,各地兵力减弱,下手出击的机会就来到了! 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真是天不灭我,敌助我也。”他把打击的第一个 目标选在了称雄湘赣边一时的茶陵。


茶陵原驻有湘军吴尚的第八军一个团,又有三县联合的挨户团。毛泽 东这一选择当即把茨坪王王佐惊了个瞠目结舌。他没有想到毛泽东养息 没有几日,便要攻城略地,一面佩服他的胆略,一面又怀疑他的举动。


饭后,到下午回茨坪时,他揣揣不安地对前来送行的袁文才说:

“老庚呀,这老毛莫不是喝醉了酒吧?他在大汾刚丢了一个营,这一回 我担心他攻城不成,把这一营人马也要败光啊。”

袁文才笑道:“老毛这人可不是个鲁莽的汉子,他这一招儿,我思谋有 门儿。”

“我还要瞧一瞧。”王佐仍然疑虑很大,说,“他虽说比不上你我弟兄, 但他来到这儿,也算朋友,不管他是输是贏,你都及时往山上给我报个信。 ”


毛泽东的决策在工农革命军的前委会上一宣布,几乎是得到前委们一致拥护。团长陈浩、副团长韩昌剑、参谋长徐恕和一营长黄子吉尤为激动和积极。陈浩、徐恕、韩昌剑、黄子吉等人上山以来,一直满腹牢骚,对毛泽东的指挥耿耿于怀。来到井冈山,吃了十几天红米饭、南瓜汤,把他们都吃腻了,吃烦了,巴不得找个时机率队出山。


三天过后,前方告捷。工农革命军几乎未遇多少抵抗,就第二次攻占了茶陵县城。


工农革命军占领茶陵后,处决了敌县长,很快与隐蔽在茶陵徐文元书店的共产党员谭震林接上头。谭震林以公开身份成立了茶陵县工会,但是,在酝酿成立革命政府时,团长陈浩不同党代表商,擅自从部队选派谭梓生去做了县长,然后仿照旧衙门县太爷的样式升堂审案,让一些士兵站在衙门口充当衙役。地方党组织对此很有意见。陈浩、徐恕、韩昌剑、黄子吉四个人置若罔闻,让部队驻在沫江书院,一天只三操两讲三点名,操完就解散,对宣传群众、发动群众、组建群众武装一事,不是推三阻四,就是置之不理。并且,他们还几次换便衣去吃馆子、听曲子、逛窑子……


在茅坪的毛泽东闻讯后怒气冲冲,立即挥毫写信,责令陈浩把县政府解散,县长谭梓生速返原部。工农革命军应同茶陵县党组织一块商议,让工会、农会、士兵委员会民主选派代表成立工农革命政府,并要求他们把落实情况速报前委。


几天之后,茶陵来信了。信是一营党代表宛希先写来的,信中报告了茶陵工农兵政府成立的情况。信中说,根据毛委员的指示,已将我们委派的县长免去。由于工会、农会成立不久,经过一段酝酿,才从工会、农会和士兵委员会分别选出代表,最后用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民主选举出谭震林(工人)、陈士榘(士兵)和谭普祥(农民)组成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


谁知这时,团长陈浩和副团长韩昌剑、参谋长徐恕密谋脱离毛泽东领 导,在部队撤出茶陵向井冈山转移途中,他们派人联系,投靠驻在宜章的 蒋系十三军军长蒋鼎英。毛泽东闻讯后,在茶陵的湖口追上部队,然后果 断采取措施,把陈浩等扣押,将部队带回砻市。


回到砻市后,前敌委员会决定,将陈浩等叛徒处决,任命张子清为团 长,何挺颖为党代表,朱云卿任参谋长。

上一篇:31. “哎呀,我可不敢打扰你们的盛宴”--贺子珍

下一篇:33.袁王做媒男才女貌蛮好的嘛--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905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