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28.鸿门宴变成了同心宴--贺子珍

28.鸿门宴变成了同心宴--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1:47

28.鸿门宴变成了同心宴--贺子珍


在三湾,龙超清、陈蓊平见到了毛泽东。


三人说了很久,谈得很投机。毛泽东向龙超清、陈慕平介绍了秋收起 义和工农革命军的情况,龙超清、陈慕平向他介绍了宁冈县的党组织和农 、民自卫军的情况。当两人离开三湾时,毛泽东给他们每人送了一条枪。龙 超清、陈慕平返回茅坪后,立即将会见情况告知袁文才。袁文才见毛泽东 送了枪,知道他是有诚意相交,也十分高兴,说道:“既然老毛诚心相交,那 下一步我就得和他在井冈山合作啰!”


可是,袁文才的妻叔谢角铭一听,却不同意这样做。他劝袁文才说: “人家有上千条枪,你才几十条枪,和他们搞在一起,有什么好处?”

这时,他手下另一亲戚朱述庵也劝说道:“你晓得人家打的什么主意?

 

说不定早晚要把你吞掉!”听到这些劝阻,袁文才一想:有些道理。于是又犹豫了。


但是,当他征求龙超清、王怀、刘真、贺子珍等人的意见时,他们的一致态度是:“毛润之是党中央委员,和我们是一路的,那还怕什么呢?”或赞成,或反对,此时的形势逼着袁文才非迅速作出决定不可。


这天晚上,袁文才又把陈慕平叫到自己家里,详详细细地问他有关毛泽东的情况,然后,又和贺敏学等几个亲信商量了一夜。大家剥了两斤多瓜子,从当前的利益谈到将来的出路和最后的归宿,都觉得除了跟毛泽东走以外,没有别的出路。但是,袁文才没有见过毛泽东,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最后,贺敏学大腿一拍,说:“那就请毛泽东来与你会会面,一切问题当面商定。”


于是,第二天龙超清与陈慕平又前去毛泽东处,此时,毛泽东已移师 向井冈山奔来,到了宁冈古城。在古城,毛泽东与龙超清参加会议,具体研究工农革命军同袁文才会合的事。


谁知,10月5日,袁文才得知毛泽东已率部进至古城,并且龙超清参 加了毛泽东的一个重要会议,霎时妒心顿生•.“为何不邀请我老袁参加?” 然而,袁文才毕竟是有识之士,知道党内也有一套规矩,不能胡来,小不忍 则乱大谋,只好等龙超清和陈慕平回来再说。


这一日黄昏,龙超清和陈慕平急匆匆从古城赶至茅坪,将毛泽东亲自 来会见他们的事告诉了袁文才。


袁文才听后,既高兴又忧心。喜的是他的代表陈慕平也参加了毛泽东 的军事会议,并且,毛泽东这么一个中央委员、工农革命军的前委书记,同意前来茅坪会见袁文才丨忧的是人心隔肚皮,弱肉强食,自古有之,他又担 心自己的队伍被毛泽东一下兼并。


但是,袁文才也是好汉一条,他寻思半晌,终于说道:“明日与毛泽东 在茅坪与古城之间的大苍村相见。”

龙超清连夜赶回古城,把袁文才的消息告诉毛泽东。袁文才也马上把 手下贺敏学、李莜甫、周桂春、谢角铭、陈翦平、朱述庵等几位心腹唤来商 议此事。

贺敏学听了袁文才之言,说:“毛泽东同意亲自来见你,宽宏大度,有诚意。”


陈菇平更是竭力主张见面,摆酒接风。唯独谢角铭还是力持异议,说:

“世事重重迭迭,人心曲曲弯弯。毛泽东新来乍到,咱谁也不了解,岂可一 味听信?”

这时,朱述庵又接上话说:“防人一着不为愚。依我之见,明日由桂春 带一排人埋伏左右,以防不测。”

“那样不太友好吧,被人发现不好……”陈慕平说道。

“唔,还是防着点好! ”周桂春觉得谢角铭的话有理。

袁文才听罢众人之语,略思了一下,说道:“大舅和桂春也是一片耿耿之心,尚有可取之处。为稳妥起见,依了你们!”

于是,袁文才等人决定在大苍摆下“鸿门宴”,见机行事,以防万一。

大苍,是东源乡一个山清水秀的小山村,居住着明末清初从福建迁徙 而来的10多户客籍山民。会见地安排在大苍村的林风和家里。


林风和家处在村右侧的中央,是栋有吊脚楼的土木楼房。6日清晨,袁 文才手下一个排埋伏在林家屋后,约定听周桂春放炮为号,否则,不能显 露或者轻举妄动。林风和已按照袁文才的吩咐,把东源大苍一带在龙江书 院读书的靑年学生张祖钦、张汉翘、林鹤庭、苏兰春、肖斐、林芳华等召集 在一起,三人一组各守一扇门,不准任何人进屋。农军队员吴石生在林家 门口杀猪剖肚……

袁文才先到林家,他穿着长衫,外套黑缎马褂,俨然一副绅士模样。龙超清、贺敏学、贺子珍、李彼甫、周桂春、陈慕平、谢角铭等众头领也换了干净衣衫,显得精神抖擞,齐集在林家祠门口石桥上迎候毛泽东。


一会儿,毛泽东来了,一共5个人。一个是一团团长陈浩,一个是一营 党代表宛希先,以及已“下岗”的前师长余洒度,还有一个是勤务兵龙开富。


毛泽东一行在林家路口下了马,把马交给了勤务员龙开窗稩符。随 即,由龙超清领头,朝林家走来,袁文才等急忙上前迎接。陈藤平向袋文才 介绍了毛泽东,龙超清向毛泽东介绍了袁文才。

“久仰啊,文才同志! ”毛泽东立即同袁文才热情握手。


“欢迎啊,毛委员!您的大名如雷贯耳! ”袁文才一边答道,一边暗惊: 毛泽东一行未佩武器,赤手空拳!他立即向周桂春示意:撤埋伏。

周桂春会意,一阵风地离开了,随即撤除了埋伏的人枪。


接着,毛泽东把跟随而来的人员一一向袁文才作了介绍,袁文才也把 自己这一边的贺敏学、周桂春等山上的人介绍给毛泽东。袁文才介绍贺子 珍时,毛泽东有些惊讶了。他没有料到,在井冈山的“头面人物”中,竞然有 一个这样年轻貌美的姑娘。袁文才说:“她是永新的干部,叫贺子珍。”

毛泽东的疑团顿释,爽朗地笑起来,说:“我还以为她是哪位同志的家 属呢! ”他握住贺子珍的手说:“很好,很好,今后我们共同战斗吧!”

众人进屋坐定,上茶后,边喝茶边吃花生、瓜子。袁文才道:

“毛委员一路辛苦。袁某是山村野人,孤陋淼闻,今日有缘相会,实乃 三生有幸,望毛委员不吝赐教!”

“哪里,哪里!我奉中央指示,发动秋收暴动,意在大革命失败后在蒋 介石之流的血腥屠杀下闯出一条路,然而出师不利,转战到这里……”

两人很快切人正题,开始交谈彼此的情况。


毛泽东给袁文才分析了大革命失败后的国内形势,介绍了工农革命的 基本情况,肯定了袁文才带领农民自卫军敢于反抗地主豪绅的斗争精神。 然后,毛泽东停顿一下又说:“广大农村像海洋,我们像鱼,农村是我们休 养生息的好地方,我们一起在罗筲山脉干吧。我、你袁文才,还有其他同 志,一起携起手来一道干!”

接着,毛泽东又说:“我们只要团结一心,以罗霄山脉中段为依托,建 立根据地,敌人就拿我们没办法。”

听了这些话,袁文才的担心顿时烟消云散。原来,人家不是来吃掉他的队伍的,而是来跟他一同打土豪劣绅的。袁文才紧紧握住毛泽东的手 说:“毛委员,我们听你的。”


“好!”毛泽东拍一下袁文才的肩膀,高兴地问:“你们现在有多少枪?”

“60多条!”

一听到袁文才还保存有60支枪的家底时,毛泽东立即接过话头,说: “难得,难得!大革命失败后,你们还保存了 60支枪,这是革命的本钱呀! 以往的失败就在于我们没有抓枪杆子。但是还要发展!这样吧,为了我们 和衷共济,同创大业,部队送给你们100条枪,明天派人到砻市来担吧!”

说罢,即让同来会见的一团团长陈浩写了张取枪的条子。


自古有枪便是草头王。袁文才玩命似的惨淡经营,视枪如命,才发展 到60条枪的“家底”,毛泽东初次见面就赠枪100条,如此慷慨大义!袁文 才被深深感动了,顿觉心坚胆壮。毛泽东慷慨赠枪,乃是真诚之举。惊喜之 余,袁文才连忙说:“多谢毛委员一片诚心!我袁文才一定竭尽全力,跟着 毛委员干革命,虽肝脑涂地,在所不惜。今后凡是用得着我袁文才的,我们 一定效劳。”

说罢,他转头对贺敏学和李莜甫说道:“我们准备1000块大洋,送给革 命军,略表心意。还有毛委员部队的粮草和在茅坪建立后方的事,我们都 包下来!”

最后,袁文才诚恳地说道:“毛委员,请明早率部进驻茅坪!”


“好哇,一言为定! ”毛泽东兴高采烈地紧紧握住袁文才的双手。顿时, 俩人都开怀大笑,在场的双方人士都乐呵呵的,相互热烈地交谈起来,先 前那种凝重、紧张、猜疑甚至恐惧的气氛一扫而光。


时近中午,袁文才设宴款待毛泽东一行。吃完饭后,双方就部队进驻 茅坪的一些细节问题进行了亲切的交谈,—直到太阳快挨山边时毛泽东 一行才沿山路经木鸡陇返回古城。

毛泽东一走,贺子珍对袁文才笑道:“袁大哥布设的‘鸿门宴,变成了 ‘同心宴’。”

“毛泽东是个英雄,难道你袁大哥就是狗熊一个?,,袁文才打着呵呵, 大声回道。

贺敏学忙接上话说:“这叫英雄惜英雄!”


上一篇:27.当探子要耍流氓一枪崩一个--贺子珍

下一篇:29.​这个毛委员真了不起--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645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