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26. 在袁文才的庇护下我算是为你们报了一仇--贺子珍

26. 在袁文才的庇护下我算是为你们报了一仇--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1:43

26. 在袁文才的庇护下我算是为你们报了一仇--贺子珍


贺子珍等一行人到达茅坪后,贺敏学、刘真、王怀等和其他从永新来的同志,都住在攀龙书院的八角楼里。贺子珍则被袁文才安排住在洋桥湖 自己的家里。袁文才的妻子谢梅香对贺子珍十分热情,给她送来了被褥, 还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给贺子珍穿,把她当作自家人。尽管山下腥风血 雨,山上倒是平安无事了。


但是,不久,祝容枝杀害贺先圆的消息传到了大山中,贺氏兄妹听到 这个噩耗,悲痛欲绝。袁文才听说祝容枝把贺家不满14岁的小孩都杀了, 破口大骂:“他奶奶的,畜牲不如的家伙,看老子收拾他!”


他一怒之下,和王佐亲自带人下山,杀了祝容枝手下一个营长,并且 把刘枚皋的人头割了下来。

上山后,袁文才把人头往贺敏学兄妹面前一扔:“我算是为你们报了 一仇!”

但是,袁文才和王佐此举把祝大头激怒了。他听说刘枚皋的人头都被 割走了,大叫道:“袁、王部是井冈山的严重后患,必欲除之而后快。”

他率军穷追不舍,进山“追剿”。

除他一个正规团的兵力之外,永新劣绅又搜罗了 2000多乡勇和亡命 之徒“剿袁”。他们以“砍山剿匪”的策略,企图迫使袁文才出来决战。形势 非常危急。

为了应付这个局面,袁文才、王佐和各县在山上避难的共产党员进行 紧急磋商。贺敏学说:“敌人来势太猛,力量过强,不宜硬打硬拼,只有采取 打埋伏的办法,把队伍化整为零。”

“如何化整为零呢? ”王佐问。

“分散在老百姓当中,才能保存力量。”

这时,刘真又提出:“永新的自卫军人数虽不多,但对山上的情况不熟 悉,隐蔽有一定的困难,最好的办法还是回永新潜伏起来。”

于是,贺子珍同永新的共产党员一起,动员永新的自卫军把枪支埋起 来,下山隐蔽,并给每人发几块大洋作为回家的费用。农军自卫队员潜回 了永新。

为了应变,宁冈的自卫军全部分散到老百姓家中,袁文才只留下一支 四五十人的精干队伍,随同他和其他领导人一起在各山头活动。王佐的队 伍也采取同样的行动,他带领几十人隐蔽在八面山上。


地势险峻的井冈山,到处是悬崖绝壁,只有几条小路通进山里,而这 些小路非常狭窄,大部分只能一个人通过;祝大头率军开进井冈山后,几 千人的兵力根本施展不幵,只能把队伍排成一字形,一个挨一个地往上 爬。井冈山上到处都是参天的杉树和茅竹,密密层层,把太阳光挡住了。山 路两旁,树林和杂柴交织在一起,密密麻麻,就是里面藏着自卫军,也难以 发现。结果,祝大头的部队和乡勇们排着队,整天在一个个山头上转悠,可 是眼睛再尖,也找不到袁文才、王佐他们的人影。


袁文才的队伍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进了深山密林,到处有路可 通。敌人搜索这个山头,他们早已转移到那个山头,敌人搜索到那个山头, 他们又隐蔽到另一块丛林中了。过去,在井冈山的绿林好汉中流传着一句 话:“不要会打仗,只要会转圈。”意思是说,只要同敌人兜圈子转山头,就 能拖垮敌人。袁文才、王佐,实行的就是这种战术。因此,敌人进山后,他们 就同敌人捉起了迷藏。结果,祝大头忙碌半个多月,尽管他又是烧房子,又 是烧树林,还是一无所获。


袁文才在当地群众的掩护下,利用山高林密的天然屏障,化整为零, 忽东忽西,忽南忽北,忽明忽暗,忽远忽近,出没无常,与敌人在深山高岭 打圈子,有利就打一阵子,不利就躲起来。经过一个多月的辗转周旋,“追 剿”的敌军被拖得精疲力尽,无计可施,最后将桃寮、茅坪等地农民的财产 抢劫一空,退下山去。就这样,袁文才率领农民自卫军把数千敌军的“追 剿”又粉碎了。不久,朱培德为应付军阀间的混战,不得不从宁冈撤出了祝 容枝的二十四团“追剿”的部队,反动县长张开阳也奉命到吉安参加“铲 共”训练,结果,宁冈只留下一个名叫李朝阳的连长代理县长。李朝阳为了 稳定宁冈的政局,改军事“进剿”为安抚,派说客上山,要同袁文才讲和。袁 文才也希望有个安稳的环境,于是说:“讲和可以,我必须保留武装。”


李朝阳也提出条件:“那你缴些枪给我,我好向上面交差。”

“缴枪不行。”袁文才回答说。

“缴好枪不行,缴几支烂枪也不行吗? ”李朝阳派人问。

“烂枪?”

“是的,只要你们缴出几支无用的烂枪,李县长便好向上司虚报战绩, 以后就不再对你们以‘匪’相待了。”说客转达李县长的“意思”。


袁文才权衡了利弊和当前的•形势,为了利用合法手段来保存自己的武 装力量,便答应了李朝阳的要求,缴了几支烂枪给他。


随后,这位李县长为了安抚袁文才,又给了他“宁冈县保安团团总”的 头衔。从此,宁冈反动当局的军事“进剿”告一段落。而袁文才接受县政府 的粮饷,人马仍在山中,只是不再下山“吊羊”了而已。


宁冈的豪绅地主靠着祝大头的“正规军”都没把袁文才“则”下来,相 反,他却还被李县长“招了安”,更是害怕农军武装出击。为了保住自己的 生命财产,于是联络湖南酃县、茶陵的豪绅富户,成立了三县“和平委员会”。

李县长一听:“我们正规军都拿不下绿林,你们成立和平委员会,天下就和平了?”

豪绅觉得在理,有个人问道:“我们此举也是无奈,难道李县长有什么 妙计?”

“妙计谈不上,办法倒有一个。”

“什么办法? ”十几个脑袋全倾过来。

“你们何不推举拥有武装的袁文才担任和平委员会的军事委员?”

豪绅们恍然大悟。于是马上派人去请“袁团总”,用枪杆子来保护他们 的生命和财产。而袁文才也想利用“和平委员会”、“保安团”的合法身份, 暂时保存自己手中的这支拥有60多条枪的武装力量,于是提出条件:“我 还有些兄弟在三县坐牢,放出人的话,我可以考虑。”


三县的豪绅地主马上同江西、湖南反动政府联络,从监狱中放出一批 共产党员和农民协会的骨干。于是,袁文才接受了和平委员会的推举,当上了三县军事委员。


袁文才这一行动,保住了他所率领的这支农民革命武装。贺敏学、贺 子珍等一批共产党人也在袁文才的庇护之下,在茅坪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得以生存下来了。

上一篇:25.贺怡和父母在净居寺逃过一劫难--贺子珍

下一篇:27.当探子要耍流氓一枪崩一个--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1.31206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