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23.女将把门,王魁成了断头鬼-贺子珍

23.女将把门,王魁成了断头鬼-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17:03

23.女将把门,王魁成了断头鬼-贺子珍


农军会攻永新的胜利,使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慌了手脚。急忙从吉安调一个正规团的兵力,由团长祝容枝率领攻击永新县城,妄图一举扑灭赣西革命烈火。


正在这时,永新暴动时临阵逃跑的国民党极右分子刘枚皋逃到湖南茶陵,找到驻茶陵的国民党第三军军部特务营营长王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请求他率兵“收复”永新城。此时,王营长已经知道朱培德派遣祝容枝 前往永新之事,但是祝容枝历来争功手脚快,打仗行动都迟缓得很,接到 朱培德的命令后还并没行动。为了向主子邀功领赏,王魁准备出兵“救”永 新。但是,在刘枚皋面前,他却“犹豫不决”:

“这……这……没有军令,我们特务营动不得啊!”

“省里朱主席已经同意……”刘枚皋马上说道。

“即使朱主席同意,我们也动不得啊!”

“为什么? ”刘枚皋有些疑惑不解地问。

“永新农军这么厉害,纵使我特务营出动,伤亡无人负责啊!”


刘枚皋一听这个王营长一 口一个“啊、啊”的,马上明白了他为什么大 权在握“不敢”动兵的原因,马上说道:“永新民众准备集资大洋1万负责特务营的伤亡,死1个付1000,伤1 个500。”


这样,王营长就带领特务营连夜拔营出动了。


这一天,贺子珍正在组织妇女清理城外战场。突然,一个老表打扮的人急匆匆地赶来,说是要找永新县委的同志。贺子珍负责接待,来人说是受中共茶陵县委的委派,前来通知永新县委,朱培德的一个特务营已幵拔前来攻打永新。


贺子珍闻讯,立即找到大哥,告知茶陵县委送来的情报。贺敏学一听,感到很紧急,立即和贺子珍找到王新亚、杨良善、王佐、袁文才等人。面对着新的敌情,赣西农民自卫军总部召开了紧急会议。


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王新亚原是北伐军的一个营长,在北伐军离开 吉安时,党组织让他留下来协助安福一带的革命政府组织工农武装。现 在,他率部还在永新未走。

王新亚主持会议,并通报了有关敌情。会上,王新亚说:“汪精卫已在 武汉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公开撕下了国共合作的假面具,反革命势力非常 猖獗。敌人从江西、湖南调集6个团,准备向安福、莲花、永新扑来,并已经 占领了这些县的大部分地区。”


“对,情况很危急,茶陵的特务营也扑来了,估计明早就到达永新。”贺 子珍说。

“我估计,永新的民团并没有走远,他们就在县城附近,准备配合朱培 德的第三军,卷土重来。”贺敏学发表意见说,“很明显,光凭三县农民武 装,要守住永新城,是不可能的。”

袁文才、王佐、刘真等人也赞同贺敏学的看法。众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再打一仗,然后主动撤离永新。


对永新的这一仗,会议作了具体的部署:三县的农民自卫军马上全部 撤到城外,分别占领有利地形,埋伏下来,以逸待劳歼灭来犯之敌。永新县 城的南乡的农民自卫军,则组成赤卫队,负责守城。会后,各部人马连夜迅 速各就各位行动。


贺子珍的任务是带领一支赤卫队守禾川门。

禾川门是永新的南门,禾川河就在离城门不远的地方流过。贺子珍接 受了任务后,一刻也不敢停留,马上来到了禾川门。到这里一看,她发现这 支赤卫队有几十人,只有3支枪,其他全是赶造出来的梭镖。贺子珍自己 先背着一支步枪,腰上扎着一根皮带,挂着子弹带,在禾川门上和赤卫队 员挑土运砖,修理暴动时打坏的城墙。


然后,贺子珍又根据战斗打响后可能发生的情况,对每个赤卫队员都 明确了任务,作了细致的布置和安排,使人人职责分明。

话说敌军的特务营在营长王魁的带领下,由茶陵出发,行走了 一天一 夜,凌晨时分来到了永新城西10里处,然后下令:“稍息!”

一会儿,王营长派出的前方侦察员回报:“城门上只有几个挑土运砖 的民工,一个女将把门。据说是贺氏三兄妹中的大姐贺子珍。他们的枪支 武器也不多。永新实际是座空城了。”

王魁听完哈哈一笑:“基本没有超出我的预想!纵是有兵力部署,也不 过是几支打不准的土枪和一群乌合之众。”

狡猾的刘枚皋提醒道:“这会不会是空城计呢?”

王魁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老弟,不必过虑! ”接着下令道:“三连在 前,二连在中,一连断后。5时拿下永新,在城里吃早饭!”

王魁率领特务营直奔永新城而去。


谁知,他急匆匆地行至城西5里处时,却进人了三县农军的包围圈的 口袋内,袁文才一声喊打,前方收住了“袋口”。特务营马上后退,王新亚再 一声喊打,后面又扎死了“袋尾”。王魁在中间左突右突时,莲花军再次喊 打,贺敏学率领永新农军冲过来,一下子把王魁的部署给全打乱了。这时 农军的步枪土枪一齐开火,土雷土炮同时炸响。王魁原来气魄大得不得 了,此刻却只有招架之势,根本无法还手。农军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特务营一时摸不清情况,也发生自相开火对打的现象。


突然,一声“冲啊一”,农军发起了冲锋令,大刀、长矛、梭镖、棍棒派 上了用场,直杀得特务营一片混乱,首尾不能相顾。身骑髙头大马的王魁 见势不好,慌忙逃跑,只听一声枪响,被击落于马下。刘枚皋扑过来抢救, 被农军刺了一梭标,扑倒在地。此仗农军大胜。敌军特务营,包括营长在 内,全军覆没,除刘枚皋死里逃生外,无一人漏网。


且说江西省主席兼三军军长朱培德得知第三军军部特务背被永新暴 动队打败、全军覆没的消息后,大为震惊,暴跳如雷,大骂王魁:“这个死 鬼,一听着这名字,王魁王魁就是个“王鬼’,白白损失了我一个加强特务 营,三四百号全完蛋了!”


但是,骂归骂,王魁做了断头鬼,朱培德也无可奈何!但是,他岂能容 忍在自己的掌管区域内出现一个红色县

“看来不给他们些颜色看看是不行了! ”他咬牙切齿地说。说完,他操 起了电话就命令祝容枝跑步进攻永新县城。


上一篇:22.永新暴动:贺氏兄妹齐上阵-贺子珍

下一篇:24.贺先圆被害时年仅14岁-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1.6688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