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22.永新暴动:贺氏兄妹齐上阵-贺子珍

22.永新暴动:贺氏兄妹齐上阵-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09:58

22.永新暴动:贺氏兄妹齐上阵-贺子珍


中共永新县党部驻吉安办事处成立后,永新县委马上召开紧急会议。


会上,大家决定首先做两件事情:一是派县委委员尹铎去宁冈、王怀 去安福、刘洋去莲花联络,要求袁文才、王佐率领宁闪农民自卫队、王新亚 率领安福县农民自卫队、杨良善率领莲花农民自卫队,三路进攻永新县 城,营救革命同志出狱;二是推派刘真、彭大燮赴南昌请愿,要求省方派员 彻査永新反革命事件,惩办右派勾结豪绅、土匪屠杀革命群众的行为。


会后,各人分头开始行动。


此时,宁冈农民自卫军分为两股,一股是袁文才在茅坪的部队,一股是王佐在茨坪的部队。


1926年龙超清和袁文才在宁冈夺取政权后,11月,经龙超清介绍,袁 文才光荣地加人了中国共产党。随后,他又被党组织派往吉安参加农民运 动训练班。通过农训班学习,袁文才进一步提高了政治觉悟和军事才能。


但是,宁冈的反动劣绅龙清标,不甘心于自己的天下让位于龙超清、 袁文才,在沈淸源等人被逐出宁冈后,他们大造反革命舆论,说:“北伐军 打过来就要走,五省联军马上就要打过来! ”但是五省联军越打越退,龙清 标见吓不垮袁文才等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谋刺袁文才,搞垮农民自卫 军。但是,刺客被袁文才机警地拿获,龙清标外逃吉安才捡了条命。


1926年12月,江西省政府派林笑佛带领一连人到宁冈充任县长。林 笑佛到任后气焰嚣张,放出大话说:“小小袁选三不成气候!’’


结果,袁文才利用林笑佛克扣士兵薪饷等恶行,鼓动士兵说:“林笑佛笑面虎!”


愤怒的士兵们一怒之下将林笑佛打死。


随后,江西省政府又先后委派张廷芳、易乱无来宁冈充当县长,但他 们慑于前车之鉴,视宁冈为畏途,拿着官帽子,却一直迟迟不敢到任。趁此 机会,1927年春,袁文才派出农民自卫军战士秘密潜人吉安,将宁冈的大劣绅龙清标抓回宁冈。然后,县工会、农会和广大群众,在新城召开群众大 会,斗争龙清标。


在大会上,各界群众当众揭露了龙清标造谣惑众、挑拨离间、制造反 革命舆论、阴谋搞垮农民自卫军的种种罪行。愤怒的群众用石头、木棍当 场将龙清标打死。通过这次群众斗争大会,进一步推动了宁闪全县群众性 的革命斗争。以龙超清、袁文才为首的宁冈左派势力的壮大和农民革命运 动的发展,有力地打击了军阀、豪绅地主和官府的反动气焰,使宁冈的政 治局面在左派的直接控制之下。


赣州事变后,蒋介石之流对共产党人、左派人士和革命群众实行血腥的镇压。湘赣边界各县笼罩在一片反革命的白色恐怖之中。在同军阀和豪 绅地主的长期斗争中,袁文才认识到枪杆子才是寻吃、报仇和防身的根 本,因此,在大革命失败后的一片缴枪声中,不为所动。最后,江西省主席 朱培德不得不亲自强令宁冈的袁文才缴枪,但是袁文才抗拒不缴,带着 100多人马和龙超清、刘辉霄等人上了茅坪的深山老林。


王佐自幼生在井冈山麓,家境贫寒,从小鲁莽好动;15岁跟人学裁缝 时,并跟师傅学得一身武艺。由于家境贫苦,他从小受欺凌剥削,对土豪劣 绅充满仇恨。井冈山地区绿林出没,他便萌发了参加绿林队伍报仇雪恨、 出人头地的念头。1923年,他跑上山跟随绿林头目朱聋子当“水客”搞侦 察,同时兼任采购。转年,他自己吊羊绑票得手,买到一支九响毛瑟枪,就 带领十几名游民起事,自封为首领,打起“杀富济贫”旗号,并且声势曰渐 社大起来。1926年,王佐手下二头目尹湘南,与人勾结图谋杀害王佐。幸亏 被他察觉,在杀手围困之时,他跳墙逃到马刀队,向袁文才求助。袁文才和 王佐一见如故,十分投缘,于是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随后,袁文才派 人送王佐回茨坪,重整队伍。


在大革命时,袁文才在共产党员龙超清帮助下,带领队伍在宁冈县赶 跑伪县长,成立了农民自卫团,并加人了中国共产党。这对王佐教育和影 响很大。1927年元月,当遂川县农民协会派王文铮来找王佐时,他欣然将 自己的绿林队伍改为农民自卫军,和各乡农民自卫军一起,对土豪劣绅进 行了坚决斗争。他并宣布停止向农民征收田赋月捐,深得农民拥护。当时 各地劣绅地主纷纷反水,但是在遂川,反动力量还不敢动手,因此他与袁文才更是唇齿相依,一个在山上,一个在山下,一个在茅坪,一个在茨坪, 配合行动,成为井冈山谁也不敢动的绿林武装势力。


尹铎来到茅坪,袁文才听说贺敏学等人被抓,大腿一拍:“这些混蛋, 老子还没动手,他们一个个都先动手了。一个字:打!”


袁文才接到永新县委攻打永新的指示后,迅速通知了茨坪的王佐。7 月中旬,袁文才在茅坪集结部队,进行战前训练。


与此同时,安福、莲花等县几股农民自卫军得到永新县委的通知,也 一致同意攻打永新县城。


此时,永新南乡的农民武装基础比较好,欧阳洛又派出人通知那里的 农民也参加围攻永新的战斗。


贺子珍是这次暴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她向欧阳洛建议:“我们通知 狱中被捕的同志,里应外合,把武装攻打永新的消息、日期,告诉他们,这样才万无一失。”


欧阳洛点头同意:“这个任务就由你来办!”


于是,贺子珍找了一位可靠的老表,让他秘密回到永新去,把联合进 攻永新的日期告诉她的舅母,请舅母通知狱中的同志。


此时,贺子珍的舅母受贺子珍兄妹的影响,也参加了革命。当老表按 照贺子珍的安排告诉贺子珍的舅母时,舅母灵机一动,决定让贺子珍的小 妹妹贺先圆把信送过去。


当初贺焕文等人黑夜逃出永新县城后,贺子珍的妹妹贺先圆和弟弟贺 敏仁都留在舅母家。为了不让监狱的兵士怀疑,舅母打发小先圆到监狱里 给贺敏学送饭。在送饭的竹筒里,她悄悄放上了一张小纸条,把会攻永新 县城的日期写在上面。


贺先圆年龄虽小,但是聪明机灵,巧妙地完成了送信的任务。


在监狱的贺敏学等人获得贺氏姐妹送来的口信时,监狱中的同志马上 进行策应准备。此时,他们已成立了临时党支部,贺敏学被众人推举为支 部书记。在此之前,贺敏学也想到了武装暴动这条路,并且也是打算联络 袁文才、王佐、王新亚领导的农民自卫军。贺敏学还把这些意见写在一张 薄薄的小纸条上,把它塞在一把旧扇子竹把的空洞里,买通了一个看守, 把扇子送了出去。想不到他的此举与永新县委不谋而合,他马上把狱中的同志们组织起来,准备狱内暴动。


经过一系列的安排,会攻永新县城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7月26日晚,会攻永新县城的序幕拉开了。袁文才率部星夜越过七溪 岭,赶到永新县城南门外。为尽快解救狱中受难群众和战友,袁文才与王 佐商议,将部队部署在东、南门外隔河相望的东华岭上。与此同时,王新亚 和杨良善率领的安福、莲花农民自卫军也按时到达了攻城地点。次日凌 晨,各地农军从四面八方同时向县城发起攻击。


攻城战斗打响后,由于禾川河水深流急,敌人火力凶猛,袁文才率部 攻敌不下,他马上改变原定策略,立即从部队中挑选出几十名身强体壮、 机动灵活的自卫军战士,组成泅渡登城的突击队,实行强攻突破。由于袁 文才与王佐配合默契,指挥得当,经过两个小时的激烈战斗,终于首先攻 破了敌人的城墙防线。攻进县城后,袁文才指挥部队迅速追歼守敌,占领 了县政府;接着他又打幵监狱,救出了贺敏学、贺灿珠、颜勇、龙忠贵、张莱 锦等共产党员以及农会干部和革命群众100多人。随即,由王新亚率领的 安福农民自卫军和莲花农民自卫军在永新城外击溃敌人之后,开进县城 与袁文才会合。第二天,袁文才带领部队配合其他几县的农民自卫军击溃 了敌人一个正规营的反扑,解放了整个永新县城。因为贺子珍惦记着暴动 的成败,在永新暴动的前一天,她决定回永新参加战斗。她把吉安的工作 向人交代以后,就匆匆地赶回永新。


这时正赶上了南方的盛夏季节,天气燥热,贺子珍走在通往永新的路 上,汗水从她美丽的脸上流了下来。因为天气热,加上贺子珍那颗焦急的 心,她的衣服湿透了,贴在她的身上,但是,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一会儿也 舍不得歇。此刻她多么想早一点知道,农民自卫军到了永新城下没有?战 斗进行得怎么样了?监狱里的同志们安全脱险没有?从吉安到永新,大部 分是崇山峻岭,山道弯弯,她一路疾行。两地相隔180多里的山路,贺子珍 却丝毫没感觉到累,一路爬山涉水,急急而行。


19日下午,当她赶到永新时,远远地看到永新的城墙上一面镰刀斧头 的旗帜迎风飘扬,啊,暴动成功了!她顾不上抹一把汗水,一阵急跑,奔向城去。


在城墙下,她看到三县农军总指挥部的大布告赫然贴在墙上。原来,暴动成功后,党组织以狱中党支部作基础,成立了永新县革命委员会,贺 敏学担任县委书记。同时成立了赣西农民自卫军总指挥部,王新亚是总指 挥,袁文才、王佐是副总指挥。


在县城附近的一个村子里,贺子珍与这次武装暴动的领袖们见了面。 会攻永新县城胜利后,根据党的指示,欧阳洛前往南昌,参加即将发 动的南昌起义。永新的工作,从此就留给刘真、王怀、贺敏学、贺子珍及袁 文才他们了。


上一篇:​21.暴乱分子把“海天春”洗劫一空-贺子珍

下一篇:23.女将把门,王魁成了断头鬼-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1.20985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