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20.工农武装抢先行动,把右派头领关进监狱-贺子珍

20.工农武装抢先行动,把右派头领关进监狱-贺子珍

2019-06-01
01 2019-06

09:13

20.工农武装抢先行动,把右派头领关进监狱-贺子珍


在临时县委和欧阳洛领导下,县共青团、县总工会、县农民协会、县学 生联合会、县妇女会、县商民协会、县反帝大同盟等群众团体,组成了声势 浩大的革命阵营,使永新县的革命斗争不断深入。各地农会普遍开展了减 租减息运动,广大农民在政治上获得翻身,经济生活也有了一定改善。永 新工农群众的革命热情空前髙涨。

 

此时,北伐军进攻所向无敌,各军阀部队闻风丧胆,逃的逃,降的降,还有一些地方军阀派员与北伐军联络,要求和北伐军修好。自北伐出师以来,短短几个月时间,北伐军已歼灭了吴佩孚、孙传芳的主力。南昌也早于1926年11月8日被北伐军三路会攻一举夺下。现在,国民政府实际统辖的已有广东、广西、湖南、湖北、江西、贵州、福建7个省,革命力量从中国南端的珠江之滨,迅速发展到长江流域,几乎席卷了半个中国。


但是,正在北伐战争节节胜利、全国工农革命蓬勃兴起之时,赣州总工会委员长、共产党员陈赞贤惨遭蒋介石杀害的消息传到了永新。


赣州是赣南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为了加强对赣州和赣南革命的 领导,1926年10月,中共吉安县委书记陈赞贤被调任为中共赣州特别支 部书记、国民党赣南党务及民众指导员。


陈赞贤来到赣州后,为了把工人组织起来,日夜深人到工人群众中, 同工人谈心,启发工人觉悟,开始筹组赣州总工会。11月初,赣州工人第一 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陈赞贤被选为委员长。赣州总工会成立后,采用和 平协商的办法,以各行业为单位,同资方签订以“保障职业、增加工资、改 善待遇、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为基本内容的劳资集体合同。但是,工人的合 理要求遭到以赣县商会会长刘甲弟为代表的右翼分子的拒绝。


11月7日,钱业店员工人竹先罢工。各钱庄大门紧闭,门前张贴着罢 工通告。各店工会组长把钱柜钥匙掌握在手,账本、票据、经折统统控制起 来。钱业店员罢工,使钱业资本家揣惴不安,马上对罢工工人进行威吓利 诱,他们的一个个花招,被工人一一戳穿,遭到义正词严的驳斥。资本家一 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们把矛头指向陈赞贤,宴会请帖接二连三地送到总工


会,陈赞贤统统批了 “谢谢”二字,原件退回,后来,干脆在报上登了启事:

“近因工作繁忙,各界应酬宴会一律谢绝心领。”


资本家哪肯死心,又请出陈赞贤的私塾老师充当说客,登门劝说:“你 办工会,哪里不好办,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办呢。如果你答应离开赣州,商 会方面愿以万元光洋相赠。”

但是,这又遭到陈赞贤义正词严的拒绝。最后,各钱业的资本家迫于 形势,不得不全部接受工人提出的复工条件,在劳资集体合同上签了字。 钱业罢工斗争取得胜利。


但是,赣州工人的罢工胜利却使坐镇南昌的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坐卧 不安。此时,他正准备篡夺革命领导权,日益高涨的工农运动正是他叛卖 革命的最大障碍,于是,决心镇压赣州工人运动。随即,他命令国民革命军 新编第一师进驻赣州,任命倪弼为新编第一师党代表,贺其燊为国民党省 党部特派员,郭巩为赣县县长,充当反革命急先锋。


倪弼一伙来到赣州,便与豪绅、地主、大资产阶级、国家主义派分子狼 狈为奸,结成反革命联盟,向革命势力大举进攻。召集基层工会代表召开 联席会,倪弼打着新一师政治部的招牌直接插手大会。在会上,他动说: “你等甚好,赣州工人甚好,唯有陈赞贤不好。如你等能够打倒陈赞贤,我 们时常来指导你等。”


工人们对倪弼的挑拨离间、造谣中伤异常愤慨,纷纷据理驳斥:“劳工 世代当牛马,从未有人关心过,陈委员长来了,救了多少人,办了多少好 事,我们心中有数。”

倪弼听了恼羞成怒,竟威胁说:“拥护陈赞贤的都是反革命。”

工人代表不畏强暴,愤怒退出会场。


倪弼见分化瓦解赣州工会不成,1927年1月26日晚,派兵包围和搜 査了赣州总工会,妄图逮捕陈赞贤。陈赞贤化装成伙夫,一手提菜篮,一手拿菜刀,走出赣州城,奔赴南昌。在南昌,他向北伐军总政治部请愿,揭露 倪弼一伙在鞔州摧残工人运动的罪行。2月下旬,他出席了江西省第一次 工人代表大会,当选为省总工会执行委员。


会议结束后,陈赞贤不顾个人安危回到阴云密布、杀机四伏的赣州。


赣州的工运斗争,正处千钧一发之际,陈赞贤昂然归来。3月1日,赣州总工会在城内卫府里举行了盛大集会,欢迎陈赞贤委员长归来。陈赞贤 在会上传达了全省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的精神,介绍了请愿斗争经过,号 召革命工农进一步团结起来,粉碎反动派的任何进攻。会场不断爆发出激 昂的呼声:“拥护陈委员长! ”“打倒新军阀!”“工农革命万岁!”


3月6日晚,赣州总工会的会议室里正在开会研究筹备纪念孙中山逝 世两周年。突然,新编一师的反动军官胡启儒闯进会场,约陈赞贤有急琪 相告。陈赞贤刚走出会议室,几名便衣同时拥上,把陈赞贤绑架出了总工 会。开会的人们赶出来时,总工会大门已被反动武装封锁,沿街岗哨密布, 全城戒严。


赣县县政府西花厅里,两厢布满了持枪武装。倪弼、贺其燊、郭巩等凶 神恶煞一般坐在花厅上首。陈赞贤走进西花厅,几个人像一群疯狗似的鼓 噪齐上,攻击陈赞贤“制造阶级斗争”、“扰乱治安”、“破坏社会秩序”,倪弼 破口大骂后还责问陈赞贤:“知罪不知罪?”


陈赞贤怒不可遏,厉声斥责:“我从事工农革命运动何罪之有,你们镇 压民众、破坏革命,才是大罪弥天!”

倪弼一伙气得暴跳如雷,再三逼令陈赞贤在3分钟内签字解散工会。 陈赞贤斩钉截铁地说:“头可断,血可流,解散工会的字我决不签。”

“蒋总司令有令在此,今晚要枪毙你! ”倪弼的话音刚落,军官陆剑鸣、 胡启儒首先向陈赞贤开枪,陈赞贤中弹不倒,向倪弼扑过去,这伙刽子手 手忙脚乱纷纷朝陈赞贤开枪,陈赞贤身中18弹,倒在殷红的血泊之中。


陈赞贤遇难的噩耗当晚传出,工人们悲痛万分,纷纷要求为烈士报 仇。赣州总工会决定罢工3天,以示哀悼和抗议。同时派出工人请愿团赴 南昌、武汉请愿,提出惩办凶手,改编新一师,保障工会活动自由等要求。 在南昌,赣州工人请愿代表团同南昌工人一道,髙举烈士血衣,游行示威。


陈赞贤被杀害后,永新县也举行了悼念烈士活动,并组织声援。


但是,此时已是风雨欲来,紧接着,上海又发生反革命政变。4月12曰 凌晨1点,上海青红帮全副武装的流氓,身着蓝色短裤,臂缠“工”字袖箍, 冒充工人,自法租界乘多辆汽车分散四处,袭击工人纠察队。工人纠察队 仓促抵抗,双方发生激战。


当天上午,蒋介石指使北伐军占领了上海总工会,并把“上海工界联合会”改名为“上海工会组织统一委员会”,让其盘踞总工会会所,配合军队破坏各工会,拘捕共产党员和工人领袖。反动军队的暴行,大大激怒了上海工人。他们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然而,反动军队接到蒋介石的屠杀密令,埋伏在游行队伍必经的地方,当游行队伍走到宝山路三德里附近时,反动军队突然用机枪向徒手工人群众扫射,当场死亡群众百人以上,伤者无以计数。当时天降大雨,宝山路上一时血流成河!


以后几天内,反动军队大肆搜捕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仅工人被杀者就有300多人,被捕500多人,逃亡失踪者5000多人。优秀的中共领袖人物赵世炎、陈延年英勇牺牲。


腥风血雨来临了!


5月初,武汉政府北伐军独立师师长夏斗寅背叛武汉政府,带兵杀向武汉,一路气势汹汹,最终被叶挺率军击败。


5月21日,武汉政府军三十三团团长许克祥在长沙叛变,解除工农武装,释放了全部在押的土豪劣绅,枪杀了100多名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


3天后,长沙叛军正式成立“中国国民党湖南救国委员会”,宣布脱离武汉国民政府,拥护南京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并声称“拥护蒋汪合作”。


不久,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军长、江西省主席朱培德在江西公开叛变,驱逐100多名共产党员和政工人员出境,同时,捣毁工会、农会,屠杀工农领袖。


一连串的血腥事件发生,反革命气焰喧嚣尘上。永新县的地主豪绅也暗暗攒了一股劲,尤其是那些商会财主们,此时,又显露出了他们以前欺压人的嘴脸。更让永新县的共产党员没有料到的是,县党部主席周继颐原来是个假左派,此时看到形势对于“左派”不利,立刻撕下了“左派”的外衣,与土豪劣绅龙镜泉勾结,公开向县党部和县政府中任职的共产党员讨伐,并赶他们走。周继颐还下令工人纠察队、农民赤卫军“全部交出武装”。


在县党部里,其他一些原来以国民党左派面目出现的,也急剧地向右转。 一时间,永新县里一片杀机!

永新临时县委立即讨论了这个形势。在会上,大家一致要求主动打击 这股反革命势力。结果,在龙镜泉等人还没有动手之前,欧阳洛、刘真、贺敏学、毅勇等人率工农武装抢先行动,一举速捕周继颐及一批右派头领, 并把他们关进了监狱。


这一果断的行动保住了永新的革命政权和武装。


就在这危急时刻,党为了开展吉安县的妇女工作,把贺子珍调到那 里,让她担任国民党吉安县县党部妇女部部长和共产党吉安县妇委书记。

这时的贺子珍,虽然才17岁,但她已经穿起了江西的妇女才穿的衣 服:一件藏青色的大襟短衫,一条深色的长裤,脚上穿着一双布做的凉鞋, 鞋上扣上3个连在一起的扣子。这是当时永新最流行的式样。贺子珍就这 么一身小大人打扮走马上任了。


上一篇:19.恶婆连声求饶千万不要斗争我-贺子珍

下一篇:​21.暴乱分子把“海天春”洗劫一空-贺子珍

cache
Processed in 0.0060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