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17.贺氏三姐妹带头剪发,成为县城一大新闻-贺子珍

17.贺氏三姐妹带头剪发,成为县城一大新闻-贺子珍

2019-05-31
31 2019-05

17:26

17.贺氏三姐妹带头剪发,成为县城一大新闻-贺子珍


宁冈也光复了,永新更是备受鼓舞,在大革命浪潮推动下,永新城乡 发生着翻天拟地的变化。


这一段时间,贺子珍又是县党部委员,又是妇女部部长,并且她还在 秀水学校读书;身上的担子十分繁重,毎天忙得不可开交。


此时军阀一倒,反封逑的思潮一涌而起,辫子也被革命派当作满淸贵族和守旧的标志。贺子珍想,要革命就要铲除封建残余,现在男女平等,男的都剪了辫子,留了短发,我们妇女为什么还要拖条辫子呢?我也耍留短发。于避,贺子珍决定带头卯发。从上学时起,贺子珍就衍了一条又粗又长 的大辫子,她的头发乌黑如漆,散开来,如同光滑的黑缎子一样美丽,正是 这美丽的头发,为少女时代的她平添了无限的魅力。她也很爱这条荧丽的 辫子,闲来无讲,或者矜书,或#谈天,都爱轻轻抚弄它。可是现在,她不仅 觉得辫子碍啡,每天的时间要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没有时间梳理它,而且 觉得脑袋后拖蔚一条长长的黑辫,像猪尾巴似的,难箝死了。


一听贺子珍要煎发,两个妹妹贺怡和贺先圆马上支持,但是,母亲温杜秀闻讯立即劝阻:“女人要是没了辫子,那还叫女人吗?”

“封建社会几千年,我们妇女受压迫也几千年,裹脚,蓄长辫。小脚走不动,长发留人打。如今光复了,我们要势家,所以就不兴留长发。”贺子珍向母亲讲理。

“那也不能剪!没有辫子,男不男女不女的,像什么话呀?”

“怎么不能剪呢?我是妇女干部,我不啤头剪掉辫子,谁会剪呢?” “革命就革命,谁要你带头剪什么辩子呢? ”母亲就是旧脑筋。


这时贺焕文过来了,贺子珍向父亲解释。还是贺焕文开通,说道:“剪 就剪吧。”

说时迟那时快,“咔嚓”一声,贺子珍下了剪刀。母亲不忍看,父亲说:


“这不是挺好的嘛!”

他话音未落,贺先圆一看大姐的长辫突然之间没了,左看右看不习 惯,说道:“大姐怎么看起来像个男孩啊?”

贺怡直问:“先圆,好不好看?”

“好看,好看。”

贺怡又说:“如今,你也是儿童团长了,大姐带了头,我们也剪了这猪 尾巴吧。”

“好哇! ”贺先圆马上赞同。


于是,她们对着镜子,一下子剪了下来。然后,三姐妹又相互把头发修 成短短的,变成了五四时期的那种女学生头。贺怡看着剪成短发后的贺子 珍,高兴地说:“姐姐,你把辫子剪掉,像个男孩子,越发显得漂亮了。”

“你们俩精干多了呀!”


贺氏三姐妹一夜之间全剪了辫子,这马上又成为县城一大新闻,当她 们走在街上时,行人望着她们的头发,交头接耳。那些淘气的孩子在她们 的后头,瞎起哄,像看到什么新鲜玩艺儿那么稀奇。贺子珍和妹妹全不理 会这些,昂着头,大方地去走自己的路。


贺子珍到了学校,一群女同学围了过来,参观她的短发,有赞扬的,也有惋惜的。她坦然地说:


“现在男女平等,我们妇女为什么还要拖条长辫子,为它浪费时间呢? 我们妇女要革命,也要革辫子的命。我今天把剪子也带来了,我帮你们剪 掉这条封建尾巴!”

班里的同学在贺子珍的鼓动下,都跃跃欲试,几个勇敢的女同学当即 也把辫子剪掉了。然而,把脑后的辫子剪掉之后,起初,她们摸着脑后短短 的头发,羞得不敢走出。贺子珍鼓励她们说:“怕什么?剪掉这猪尾巴,人都 精神多了,这么漂亮,人家羡慕还来不及呢!”

但是,还是有女生说:“我倒不怕,就怕挨父母的骂。”

贺子珍说:“那就由我去给你们的父母说。”


贺子珍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放学后,贺子珍没顾得上回自己 的家,而是先把剪了发的同学一个个送到家里,并在同学家里向她们的父 母宣传革命思想,讲为什么要剪辫子。

家长们听了贺子珍说的道理,又看到女孩剪掉了辫子人确实精神多 了,纷纷表态说:“剪了就剪了吧,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在贺子珍的大力提倡下,学校中的革命“左派”都陆续剪了辫子,她们 的举止也影响着县城中的一些思想激进的妇女,不久,永新妇女留短发的 逐渐多了起来。


妇女少了辫子,但是永新的守旧派男人仍然坚持拖着一根长长的“猪 尾巴”。贺子珍又开始倡导守旧派剪发。但是,剪发却遇到了巨大的阻力。 因为依照永新当地的风俗,少年儿童不分男女脑后都得拖一根辫子,小孩 子脑后有辫子可抓,才能够“长命百岁”,“多福多寿”。结果,任凭贺子珍说 破嘴皮子,父母就是不同意。有一次,贺子珍来了气,也不管他们同不同 意,逮住了就剪。在贺子珍为县城里的人剪发的那些日子,守旧派对贺子 珍是又怕又惧,当他们远远地见到贺子珍时,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逃跑, 有时实在躲不过,就干脆捂着自己的辫子对贺子珍说:“我回家就剪掉。”


贺子珍看到他们这副恐惧的样子,哈哈大笑,只得放过他们。


在急风暴雨似的革命中,福音堂的教士害怕了,纷纷回国,协教士、严 教士和康教士也卷起铺盖和行李,离开了永新。临走时,他们咕哝着:“仁慈上帝!没见过这样剪头发的革命!”

他们一走,福音堂小学散了,教堂也人走一空。


上一篇:16.此时不反,更待何时-贺子珍

下一篇:18.“我们大家来放脚,真正好快乐!”-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4872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