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15.“永新三贺”遐迩闻名-贺子珍

​15.“永新三贺”遐迩闻名-贺子珍

2019-05-27
27 2019-05

15:10

15.“永新三贺”遐迩闻名-贺子珍


国民革命军出师北伐后,1926年7月11日占领长沙,威胁江西,江西 军阀一下子变得恐慌起来,江西与湖南接壤的井闪山诸县革命形势迅速高涨。

7月的一天,贺子珍接到通知,到龙家祠开一个会。


她走进会场,竟然看到妹妹贺怡和哥哥贺敏学坐在那里。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妹妹和哥哥也早就和党有联系,并且都入团了。这是永新县第一次党团员大会,讨论永新县的党组织怎样迎接革命高潮的到来,推动永新县革命形势的发展。


贺子珍在这次会议上,初次领会到共产党大会的严肃性,这让她越发 感到自己肩上的重任了。会议决定派欧阳洛、王怀等人到湖南茶陵迎接北伐军;贺敏学、刘作述和其他党员分成四个组分别到东乡、西乡、南乡、北 乡等地发动组织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进行北伐宣传,并建立党的组 织;贺子珍和贺怡留在县城进行迎接北伐军进驻永新的宣传工作。为了迎 接北伐军的到来,欧阳洛还指定了颜勇任永新县农民自卫队总指挥,贺敏 学为副总指挥。


北伐军的胜利进军为永新增添了革命的气氛。军阀陈修觉盘踞在永 新多年,耀武扬威,这一下却害怕了。他日夜睡不着觉,敲着自己的脑袋对 小老婆说:“我陈老三在永新作恶太多,肯定为国民革命军所不容,这颗脑 袋只怕难保住了!”


小老婆一听,吓得忙钻进他的怀里,着急地说:“你还不快想办法?当 家的男人反应缓,我们女人家都要跟你受挂累了啊!”


一语提醒梦中人,陈修觉马上吩咐全家准备逃走。临走前,他脑袋一 拍,把县商会的几个头头叫来:“北伐军马上就要打到永新来了,省里方督 办下令各县集款抗敌,永新摊派10万大洋,要保平安,你们就掏钱!”

“这……这……”商会的人不愿意掏。


“这、这……什么?”陈修觉眼珠子一瞪,“不掏钱,谁来保你们?” 陈修觉在永新10多年,一直说一不二,商会头头哪敢再说不掏,回去 后,东凑西凑,弄来了两万大洋。陈修觉拿了这两万大洋,把家里细软一 卷,留下亲信陈首菊率一连人马在永新,自己带着小老婆逃到吉安去了。


商会的老财们可没吃过这哑巴亏,陈修觉一走,他们马上转向全县挨 家挨户强行摊派,企图从民众那里搜刮回被陈修觉卷走的钱。


然而,这一次,地主老财们打错了算盘,他们为虎作伥的时代已经过 去了。颜勇和贺子珍等人坚决反对摊派,马上组织一个反摊派的群众大 会,几百名工人、农民和学生都来参加。大会上,永新各界的左派代表纷纷 上台讲话,贺子珍也登上主席台,大声说:

“一切祸国殃民的军阀就要垮台了!国民革命军马上就要来到永新, 光复永新!商会过去同陈修觉一个鼻孔出气,欺压老百姓。现在陈修觉看 到自己的丑行快败露了,卷钱逃跑,商会为虎作伥,要全县人们分摊陈修 觉卷走的巨款,真是欺人太甚!我们能答应吗?”

全场群众发出了怒吼:“我们不知道这事,绝不答应!”

大会群情激昂,对陈修觉和商会口诛笔伐。散会后,群众在贺子珍等 人的带动下,又举行了反摊派的示威游行。下午三时,游行队伍来到了县商会门前。


商会的老财们在陈修觉面前唯唯诺诺,敢怒不敢言,但是面对老百 姓,他们却是凶神恶煞。现在,商会头头看到如此多的'群众聚集在门外,马 上命令团丁: “把枪扛出来,装上子弹。”

于是,团丁马上行动,对着示威的群众瞄准,以武力进行威胁。


面对商会老财们的淫威,人们更加愤怒了,纷纷准备向前去反抗。这 时,下乡组织农民协会的贺敏学、刘作述等正好回到县城,目睹这一切,立即加人游行队伍。眼见团丁把枪弄得“哗哗”响,贺敏学大喊一声:“缴掉商 会的枪!”

“上啊! ”群众立即像潮水一样拥进商会,徒手同团丁搏斗起来。


永新城里的百姓早就对老财们欺压百姓义愤填膺,他们赤手空拳与团 丁搏斗,一个个英勇无比。贺子珍也冲进了商会,参加缴枪的行动。她虽是 个女孩子,但英勇如同男儿。结果,商会团丁的30支枪全部被群众缴掉。


这一下商会的头头全泄了气,只好取消了摊派活动。


这次在永新县第一次显示了革命的威力,人们第一次尝到革命的甜 头。贺子珍他们还没有见到北伐军,就已经为国民革命军的入城打下了群 众基础。年轻的贺子珍也第一次经受了群众运动风雨的洗礼。


此时,欧阳洛等人已赶到湖南茶陵,他们找到了北伐军负责人朱耀 华,向北伐军介绍了赣西情况,表达了永新人民欢迎北伐军的心愿。朱耀 华欣然同意东进赣南,马上与欧阳洛等人共同商讨了进军永新的问题。


在革命统一战线进一步巩固、江西群众运动迅猛发展之时,革命和反革命的斗争也更加激烈,各地军阀更加暴露出浄狞面目。


当国民革命军占领湖南后,江西直接受到威胁,自称浙闽苏皖赣五省 联军总司令的北洋军阀孙传芳,一方面把20万主力部队集中在江西一 带,准备孤注一掷,另一方面命令他的爪牙赣军总司令邓如琢加紧摧残革命力量。邓如琢以检査户口为名,査封了国民党江西省党部,逮捕办事员 四人,并将各项重要文件一起抄去。与此同时,军警密探四处活动,对邮 电、行人强行进行检查,集会、结社全被禁止,南昌城处于白色恐怖之中。 邓如琢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各界人士的强烈不满,各地纷纷函电谴责。邓 如琢慑于革命声势,不得不指令启封国民党省党部,释放被捕人员。但是, 南昌的形势仍然十分恶劣。此时,赵醒侬仍然在坚持工作,邓鹤鸣劝他: “敌人这么疯狂,你暂时隐蔽一下吧!” 


他坚定地回答:“我负有责任,不能隐蔽,准备牺牲。你先去九江避避, 我留下来。”1926年8月19日下午,赵醒侬冒着酷暑,在明星书店办公。刚 走到百花洲附近,便衣侦探突然拦住他的去路,不由分辩把他押送到稽査 处,接着,军警又搜查和封闭了明星书店、黎明中学和国民党江西省党部 机关,逮捕了4名工作人员。


赵醒侬被捕后,由稽査处押解到军法处。江西警备司令刘焕臣亲自审讯,严刑拷打,妄图迫使赵醒侬招认是共产党的宣传员。赵醒侬严守党的 秘密,坚贞不屈。9月初,湖南、湖北两省战局胜利在望,北伐军开始向江西 推进,逼近南昌。邓如琢看到自己末日来临,悍然下令以“宣传赤化,图谋 不轨”的罪名,杀害赵醒侬。


9月16日凌晨,赵醒侬被秘密地押到德胜门外芝麻田里。他见军警林立,知道敌人要下毒手,于是要求书写一份遗书,但却遭到横蛮拒绝。随即,凄厉的枪声响了,燃起江西革命烈火的第一人赵醒侬英勇就义。


烈士的血没有白流。就在赵醒侬壮烈牺牲的这一天,北伐军从茶陵经莲花,浩浩荡荡来到永新。


北伐军开进永新的那天,禾川镇城门洞开,万人空巷,全城老百姓几 乎都是倾家出动,纷纷来迎接革命军,有的在路边放上茶水,有的还摆上了刚从山上摘下的栗子。贺子珍和同学们手里拿着彩色小旗,站在群众的 队伍中喊着口号:

“欢迎革命军进城!”

“打倒土豪劣绅!”


贺子珍的双亲贺焕文和温杜秀也高兴地举着小旗加入了这激动人心的场面。全国解放后,贺子珍回忆这段时期的活动,仍然很有感触地说:

迎接北伐军到来的那一天,我们永新县城真是热闹极了,北伐军穿着一身灰布军装,队列十分整齐,威武雄壮地开进城里来#全城的老百姓 扶老携幼出来迎接,他们争着要看看革命军的军威.在北伐军进城的前 夕,我一夜未睡,和师生们一起连夜赶制了 一面面小红旗,上面写着欢迎 北伐军等标语,发给去欢迎北伐军的每一个人。我和妹妹一同站在欢迎 為行列里,手里拿着小红旗,领着群众高呼口那时候,革命的形势是 多么好啊丨在欢迎的群众队伍中,也有我的父亲和母亲,挈领着弟弟和妹 妹.他俩举着小红旗,兴奋得热泪盈眶!


北伐军开进永新城时,陈修觉留下的陈首菊一连人马闻风而逃,北伐 军没放一枪就占领了县衙。陈首菊一逃,陈修觉控制的县衙门被捣毁,“明镜高悬”的牌子被砸了个稀巴烂,县长包上大印,夹着尾巴仓皇逃到吉安 去。县团防局的兵丁缴械投了降,商会的大财主们也是凉透了心,惊呼:

“属于我们的好日子过去了。”而老百姓们却一个个扬眉吐气。


第二天,秀水小学的操场上召开军民联欢大会。主持人就是欧阳洛。 他向全县人民正式宣布:“永新光复了!”

台下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

全县人民沉浸在欢乐之中。在联欢大会上,许多人表演了精彩的节 目。贺子珍登台,独唱了一首,赢得了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


紧接着,永新县以共产党员、国民党左派为领导,正式成立了国民党永新县党部和永新县行政临时委员会等领导机关。县党部设常务委员会, 许多共产党员以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员的双重身份参加了党政领导工作。 县党部委员会的主席是国民党的左派周继颐,副主席是共产党的欧阳洛。 常委会下面设组织、宣传、工人、农民、青年、妇女等部。


贺子珍加入了国民党,并以跨党分子的身份,担任国民党县党部委员,同时她又是妇女部部长,并兼共靑团县委副书记。

贺敏学担任了商民部部长、团县委书记。

贺怡为妇女部副部长。

一时“永新三贺”为人称道,遐迩闻名。

贺子珍是永新县笫一任妇女部长。这一年,她才17岁。


上一篇:14. “国民革命一定会成功的”-贺子珍

下一篇:16.此时不反,更待何时-贺子珍

no cache
Processed in 0.3419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