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市红色文化培训中心LOGO
井冈山红色培训 > 贺子珍 > 13. 贺敏学跟着袁文才在井冈山“吊羊”-贺子珍

13. 贺敏学跟着袁文才在井冈山“吊羊”-贺子珍

2019-05-27
27 2019-05

15:07

13. 贺敏学跟着袁文才在井冈山“吊羊”-贺子珍


在贺子珍积极为党工作的时候,哥哥贺敏学正跟着袁文才在井冈山上 劫富济贫,四处“吊羊”。


风起云涌的革命运动很快也影响了在深山老林的马刀队。1925年9 月,经过一番接洽,袁文才率领一支30多人枪的队伍下山,移住茅坪攀龙 书院,就任了宁冈县保安团长。


此番下山,袁文才称自己是“被招了安”。他此次被“招安”是宁冈县长 沈清源亲“招”的。


原来,宁冈县有个进步青年叫龙超淸,是江西畨参议会议长龙淸海的儿子。他随父在南昌第二中学读书,与同时在南昌读书的刘辉霄、刘克犹、谢希安等六七个宁冈籍靑年过从甚密,几人时常在一起倾心交谈。在赵醒侬等的启发和教育下,他们秘密阅读马列主义和宣传新文化运动的进步书籍,很快接受了新思想,并先后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靑年团。


1924年刘辉霄先期从法政学校毕业,回到家乡,在宁冈新城开办了一所新型学校——“文明小学”,并自任校长。随后他又与龙超淸等组织了“文明社”,公开与地主豪绅组织的“新民社”相抗衡。


此时,宁冈县县长沈清源为本县极不稳定的政局大伤脑筋。他怕文明社与新民社这左右两派组织公开争斗引起祸端,更对井冈山袁文才的马刀队望而生畏,多次派兵“进剿”均告失败。于是,他左想右想,希望用招抚的办法使马刀队下山归顺县府,以了心腹之患。可是,他既不敢亲自出马,又一时找不着合适的说客。


1925年4月,刘辉霄得知县长沈清源正为找不到上山的说客而发愁。于是,通过龙超清与北洋军阀部队刘汉涛营七连连长王德文的私人关系,与龙超清一起说通了王德文,两人一起找县长沈清源献策,自告奋勇愿去井冈山招安马刀队下山。县长沈清源正求之不得,心中甚是高兴,但是他又有一些担心,说:“这个办法好是好,就怕不可靠。”


龙超清说:“这些年来,井冈山连年匪患四起,也是衙门和豪绅压迫太 甚的结果。官逼民反,势在必然。袁文才等人上山拉马队,也是被逼而为, 县长下令招他们下山,没什么不可靠的。”



刘辉筲也说:“你们年年剿匪,年年烧杀,剿了多少匪?”

他接着指出:“前不久,你们在茅坪大陇一带剿匪,杀了 48个人,其中 只有一个当过绿林,其他都是无辜百姓,这样做能不引起宁冈人民的反对吗?把袁文才请下山,宁冈局势就稳了!”


沈清源觉得有理,立即委派龙、刘和王德文三人为县长的代表,径直 上山,招抚马刀队。但是,此时,边界的土客籍界限是非常清楚的。龙超清 和刘辉筲都是土籍人,马刀队的人却都是客籍人。这种土客籍的矛盾,在 宁冈几乎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同时,井冈山附近几股绿林,由于豪绅地主和军阀部队的不断剿匪,有的逃跑,有的招安受骗被剿灭了。这更引起马 刀队的警惕。


刘辉霄会说一口十分流利的客籍话。他家靠近柏路的小壤有成片的森林,那一带山林全住着客籍人。每年他都要跟随父亲到那里去巡视他家的山林,和那里住着的客籍人关系很好,并学会了他们的语言。同时,通过 他的姐夫刘克犹等人的亲属关系结识了袁文才。而刘辉霄的才学又为袁文才所钦慕,这就为劝说袁文才下山提供了条件。


1925年7月的一天,龙超清和刘辉霄、王德文来到上坑,与马刀队的 头目胡亚春、何正山、袁文才、李松山、李少恒、贺敏学等会谈。

谁知一谈,当刘辉霄介绍龙超清是江西议会议长龙清海的儿子时,贺敏学哈哈大笑,说道:“自家人自家人!”

刘辉筲有些奇怪地问道:“如何这样说?”

贺敏学笑着指着袁文才说:“他还为你父亲竞选议长出过力。”

“此话怎讲?”

袁文才笑笑说道:“那是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建立北伐大本营,准备北 上讨伐北洋军阀时,江西拉开了宪政的序幕。你父亲龙清海先生在南昌参 加竞选江西省议长,拨了一笔经费到家乡宁冈拉选票。谢冠南主持为龙先生拉票活动,但是,他贪婪本性难改,利用手中的权力想独吞这笔经费。我得知这一消息后,暗中作了准备,投票选举那天,我突然当众揭露了谢冠南的舞弊行径。”


“袁大哥这一下弄得一方名士谢冠南当众出丑,狼狈不堪。你父亲还专门为此写信给袁大哥表示感谢呢! ”贺敏学说。



有了这些作铺垫,众人一下子就亲近多了。

随后大家开始了正式会谈。

此次龙超清和刘辉霄、王德文没携带任何武器,来到井冈山会见袁文 才。袁文才虽以礼相待,但是私下里总结了历史上多次农民起义的头领都 是因为上了官府“招抚”骗局的当才掉脑袋的教训,为防不测,他对龙、刘、 王三人的到来,以礼相待的同时,大山寨的四周加布了岗哨,设下伏兵,保 持高度警偈。经过交谈,袁文才感到龙、刘、王三人真诚相待,愿意下山与 官府进行谈判。但同时,袁文才却又担心下山谈判时的安全,刘辉筲提出 愿以自己为人质,“换取袁大哥下山。”当即,刘辉霄和袁文才结成拜把兄 弟,成了生死之交。

袁文才完全消除了疑虑,表示同意下山谈判。

数曰后,袁文才按约定的时间,带着亲信李筱甫等数人赴宁冈新城同 县长沈清源谈判。

在谈判中,袁文才提出受编不受调、下山不交枪等条件。沈清源不肯 答应,要袁文才投降。袁文才坚持说:“组织自立,行动自主,这是寸步不能 让的,否则,宁愿不下山。”最后,由于龙超清等在沈清源面前说明利害,竭 力周旋,沈清源终于全部接受了袁文才提出的条件。谈判达成协议,袁文 才同意将马刀队改编为宁冈县保安团,并由自己亲任团长。

为防意外,袁文才在下山之前,把对下山受编持异议的胡亚春等部分 人枪仍留在井冈山以观动静,粮饷和给养均由县府供给。

袁文才偕同李筱甫带领30多个人、12支枪,来到县城,接受招安,改 编为保安团。贺敏学不愿在宁冈为官,于是回了老家永新。其他人则被县 府委任为保安团副团长、队长、副队长、教育官、稽査员等。

袁文才招安后,这支队伍的领导权依然牢牢地掌握在袁文才及其心腹 的手中。豪绅地主和官府对他们不敢轻举妄动。1925年年底,袁文才率部 进驻砻市。第二年又移驻县府所在地新城。这时,保安团在袁文才的领导 下成为控制全县政局的一支主要的武装力量。县长沈清源认为袁部已经 接受改编,匪患已告平复,便先后将在县内ft扎的“剿匪”军阀部队撤走, 这样“匪患”一除,宁冈县就宣告“天下太平”了。

贺家大小见到贺敏学下山归来,十分欣喜。


上一篇:12.贺子珍16岁入团,在兄妹中最早参加革命组织-贺子珍

下一篇:14. “国民革命一定会成功的”-贺子珍

cache
Processed in 0.009409 Second.